首页 > 资讯 > 正文

《情陷太子妃》情陷太子妃拥有她的夜 第18章 她想踢死他 情陷太子妃清水文

架空 | 玄青,玄宸 | 互联网 | 2021-05-04 16:52:15

《情陷太子妃》情陷太子妃拥有她的夜 第18章 她想踢死他 情陷太子妃清水文 导读
优质小说《情陷太子妃》是陌晓鱼最新力作的一本架空类型的佳作,本小说的主角玄青,玄宸,精彩片段预览:轻歌心惊胆战的看着颜皇后,轻声禀道:“姑母,轻歌没事,大概过几日就好了。”因为曾经和轻歌的流言,玄青不能开口为她说话,便轻轻扯了扯玄宸的衣袖,想要他开口阻止太医来。玄宸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假装误会了他
《情陷太子妃》情陷太子妃拥有她的夜 第18章 她想踢死他 情陷太子妃清水文 免费试读

轻歌心惊胆战的看着颜皇后,轻声禀道:“姑母,轻歌没事,大概过几日就好了。”

因为曾经和轻歌的流言,玄青不能开口为她说话,便轻轻扯了扯玄宸的衣袖,想要他开口阻止太医来。

玄宸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假装误会了他的意思,开口劝说:“颜小姐,女儿家容颜上的事,绝不是小事,还是让太医看看吧!”

轻歌恨不能一脚将他踢出宫墙去。

看一看?一看不就露馅了么?

“是啊!颜小姐,还是让太医瞧瞧吧!若是因为红痘溃破而影响了颜小姐的容貌,可就变成大遗憾了。”二皇子也轻声劝道。

轻歌急得心如猫抓,她万万没想到,该死的沈玄宸会出现在皇后宫中,且在她面纱撕裂后火上浇油。这个男人,可得躲着些,忒坏了!

“太医看的,能不留疤痕吗?”颜皇后不动声色,似乎想传太医,又在犹豫什么。

“哎!三哥,你府上不是就有名医吗?臣弟还记得去年狩猎时,臣弟被山鹰抓伤了脸颊,你府上的大夫给臣弟敷了什么药膏,不但很快痊愈,且未曾留下半分疤痕,比宫里太医医治的还好,不如,让他给颜小姐瞧瞧吧?”说话的是七王爷玄彦

轻歌要晕倒了,该死的,敢情这皇子们一个个都吃饱了没事撑的,这不是愈发的把她往火坑里推吗?她正想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远的,这个七王爷就把她推到他脸前头去了。

颜皇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没有说半句反对的话,微微低垂了眼眸,似乎在思量。轻歌趁机对玄青投去求救的目光,没想到,玄青竟轻轻点了点头,对着她笑了一下,虽然是极短的一下,她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要她答应让玄宸府中的大夫给她看?

轻歌低垂下眼眸,旋即明白了。他一定是要她想办法离开皇宫去三王府,这样,她便有机会避开颜家的人和皇后单独跟玄青见面了,而且,玄青和玄宸的感情似乎好些,也许玄青可以说服玄宸为她保守秘密,而太医若是看出端倪,必然不敢对颜皇后有所隐瞒。

轻歌想通了,便轻声叹道:“这个轻歌倒是真的知道些,上次轻歌的手臂摔伤,那位岳先生给轻歌的药膏涂抹之后,第二日便好了,也不曾留下半分疤痕。”

颜皇后点点头,轻声说:“如此,便宣那位岳先生入宫给你瞧瞧吧!”

玄宸不动声色的禀告道:“母后,那位岳先生是个怪人,不善交际,有些怕人,平时是避世不出门的,若是进了宫,心里惶恐,只怕误诊了颜小姐的病情,不如,请颜小姐到儿臣府中去,待诊治完毕,儿臣亲自护送颜小姐回府或回宫,可好?”

颜皇后想了想,允了,玄青大喜。片刻,轻歌便带着俏儿要离开凤仪宫,却不料身边多出一个人来,颜皇后竟让自己的宫女青鸢也跟着她去,说等会还要她回到宫中来陪伴自己。轻歌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这样的话,她还能单独跟玄青见面么?

《情陷太子妃》情陷太子妃拥有她的夜 第18章 她想踢死他 情陷太子妃清水文 精彩点评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玄青,玄宸)性格,陌晓鱼的这本书《情陷太子妃》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玄青,玄宸)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陌晓鱼)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陌晓鱼

作者:

陌晓鱼

VIP精品试读

  • 《沉沦的记忆》往日的记忆使我沉沦 大结局 沉沦的记忆小说TXT

    沉沦的记忆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沉沦的记忆》的小说,是作者肖水木笔下的青春网络创作,创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实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第七章:保密二冯桦磊是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家门,看到索桂梅在厨房洗菜赶紧左转走到盛水的盆旁洗了几把脸,居然有些丝丝的痛,毕竟除了彦水哲就属冯桦磊受伤最重了。“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索桂梅这时从厨房出来洗

  • 《神傲苍穹》苍穹龙骑神是什么 小顶 神傲苍穹BG

    神傲苍穹

    《神傲苍穹》由网络作家文盲小书童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吴子,穆雪琪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吴子落刚出酒馆,屋内便是一道剑花甩起,原是那孪生兄弟,坐立不住,首先发难,一个舞剑攻向含笑生,一个身法微妙,直抓剑谱而去。“尔敢”含笑生一鞭打出,登时空气嗡嗡作响,这鞭若狂龙,生猛之极。而那剑谱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