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朕的皇后能见鬼》朕的皇后能看见鬼免费阅读 第五章 荒村野寺孤魂山鬼 朕的皇后能见鬼GAY吧

古代言情 | 阮玉珩,宋大人 | 阅文集团 | 2020-02-07 19:09:08

《朕的皇后能见鬼》朕的皇后能看见鬼免费阅读 第五章 荒村野寺孤魂山鬼 朕的皇后能见鬼GAY吧 导读
这次本喵安利给各位网友们昭宥原创佳作《朕的皇后能见鬼》,天选人物是洛轻云,那串,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夜色已至,深夜寺庙清冷,与白日时的繁盛截然不同。她今日走入后殿,留心的看了四周,穿过偏门便能看见一小小木门。这木门是僧人平日去后山担水的小门,时常有人进出,便没有关上。洛轻云溜了出去,手中紧攥着那串佛
《朕的皇后能见鬼》朕的皇后能看见鬼免费阅读 第五章 荒村野寺孤魂山鬼 朕的皇后能见鬼GAY吧 免费试读

夜色已至,深夜寺庙清冷,与白日时的繁盛截然不同。她今日走入后殿,留心的看了四周,穿过偏门便能看见一小小木门。这木门是僧人平日去后山担水的小门,时常有人进出,便没有关上。

洛轻云溜了出去,手中紧攥着那串佛珠,她嘴里暗念‘阿弥陀佛’,却还是浑身发寒,她握着佛珠的手沁出薄汗,离开寺庙她便要只身一人穿过一片树林,翻过晏山便是与京城一山之隔的常州县,若是不遭变故,一日便可到,如此推算,她可以赶在洛府来人接她时回到寺庙。

山路崎岖,满地都是曾叠的落叶,她走在上面,发出吱呀声响。前些日子才下过雨,一棵棵参天大树,在那场暴雨后枝叶殆尽,光秃秃的枝丫,一片萧条。

她渐行渐远,越是离开佛寺四周,越是寒意肆虐。她将披风裹了裹,依然紧握着那串佛珠,漆黑中一双眼睛正盯着她。看着已经陷入黑幕的森林,越走越深,她缩了缩肩膀,将那佛咒在嘴里不停歇的念叨。忽的刮起一阵邪风,树木仿佛在狞笑着,整片森林像是张开的手臂,将她困入其中,她不知何时能走出这无尽的黑暗,她加快脚步,摇曳着瘦弱的身躯。

她跑的越快,四周的风似乎也追随着她而来,原本应该空荡荡的四周倏然带着血腥气弥漫在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乌鸦的呜咽声。她捂住耳朵拼命地跑,她将咒语念得更快,似乎是在求救挣扎,她根本不敢往四周看,生怕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今日与以往不同,平日她若是感到这股邪气,自然会有那种凉意袭遍全身,而今日,她知道身旁到处都是邪祟鬼魅,可是它们只是在远处,她不知怎么就遁走了心思,定是这佛珠,这些鬼怪才不敢近身。

她能感觉到身边绝非一只鬼,这里常年阴森树木蔽日,山鬼邪祟定是成群的盯上了她,想到此处,她不由又加快了脚步,她早就筋疲力尽,却还是拼尽余力地逃,可是她身子瘦弱,哪有那用不尽的力气。

不一会,她双腿酸软不由放慢脚步,那股邪灵之气似还紧追不舍,像是一双双眼睛在黑暗处盯着她,露出森森的笑。

一声响雷划破天际,毫无征兆的山雨突然袭来,她喘息粗重眼神缱绻,雨水打在脸上她累得睁不开眼,她慌乱的抬眸打量四周,却发现不远处有一座破庙!她嘴角扯出一丝笑,欢喜难抑,虽然脑子混混沌沌,到了此刻还是有些雾茫茫,不过她知道她必须跑到那座庙里。她攥着佛珠的手又紧了几分,拼劲气力,大步冲向那里。

推开门,门框的尘土洒落一地,一尊罗汉石相立在庙中正怒目而视,这荒废的庙看起来已有年份,石像下的佛龛供桌上落着厚厚的灰尘。顾不得这些,洛轻云立刻关上门,蜷缩在供桌下,她浑身湿透,不知是冷还是惊吓,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门外狂风大作,暴雨似乎一时半会也停不下,风透过残落的门窗吹进来,雨水像是冤魂索命般不停歇的扣着大门,生生作响。她捂着耳朵,却觉得此刻聚集的冤魂厉魄越来越多,门外黑压压一片,她面色惨白,死死的攥着佛珠,失魂落魄,万念俱灰。

“少爷,这里有座庙!”似有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她眸间一亮,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望向门外,只见两个身形修长的人影站在寺庙外,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气息,其中一男子推开门,山风卷着灰尘落了他一脸。那人用手掸了掸灰,细细打量了一番,嘟囔了一句:“这地方也太破了吧!”

另外一个白衣男子迈了进来,他将身披的裘毛大麾脱下,掸了掸雨,环顾四周道:“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有个地方避雨已经不错了!”

那男子金声玉润,并未训斥,另外那青衣男子便不再吱声。

良久,二人将佩剑放在身侧,用火石生起一堆火,青衣男子觉得有些冷,走到窗前拿破烂的窗纸糊了糊窗户,还是被风吹开,他啐了一声,小声呢喃:“少爷,这山雨来得毫无预兆,您这不坐马车赶夜路也真是心急!”

那白衣男子靠在一侧,闭目养神,轻叹道:“我只有一日的时间,若不走近路翻过这座山,肯定到不了常州。”

洛轻云静静躲在供桌下,这两个男子来了以后,门外的黑影似乎都消失了。雨虽未停,但并非方才那般狂风乱做,她的心稍稍放下几分,却不敢发出声响。

“可是,公子,龙鳞真的出现在常州了吗?”青衣男子问道。

白衣男子没有应声,缓缓睁开眼望着门外,不知这暴雨何时能停,他神色怅然,暗暗叹气。那青衣男子正欲开口,忽的目光一移,看见供桌下露出的衣角。

“桌下何人?”青衣男子厉喝一声。

洛轻云一怔,急忙将裙摆扯了进来。

那白衣男子警觉地直起身子,“出来!”他淡淡开口,不怒自威。

洛轻云自知已无处可躲,便从供桌下小心的爬了出来。却见那青衣男子立刻拔剑架在她脖颈处,厉声质问:“你是何人,为何躲在此处!想要做什么?”

洛轻云一个哆嗦向后退了一步,见她一介女子,容色苍白,似是疲累至极,白衣男子上前将那剑拨到一侧,他眉目清冷,细细打量了她一番,倒也觉得不像刺客。

“你是何人?”他开口,目光直直的盯在她身上。洛轻云有些不自在的避开他的眼睛,眼前的男子一副贵公子打扮,一袭白色银光刺绣长袍,外裹一件玄色裘毛大麾。他腰间系着一块冰蓝色龙凤双佩,极是罕见。

洛轻云犹豫半晌,唇间开阖:“我…我是京城洛家的二小姐!”

“洛家?”那男子眸色一沉。

二人神色惊异对视一番,青衣男子收回长剑,直身而立。白衣男子思忖片刻,京城洛家,这女子是洛皓轩的庶女,见她变貌失色犹如惊弓之鸟,愈是不解她为何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岭之中。

“你为何会在此?”白衣男子疑道。

“回公子,我……”初次与男子如此近距离的攀谈,洛轻云不由得脸涨得绯红,声音极低:“我要去常州找人!”

“常州?”他眼眸微眯,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番。她这样一个弱女子,若是要去常州,为何不坐马车走官道,半夜会在这枯藤败叶的深山破庙中出现。

洛轻云望着眼前的男子临风而立,银白色的长袍在夜色中泛着冷光,寒意盎然,可是比起寺庙外的鬼怪幽魂,她心生感激,倒是非常庆幸他们的出现。

她神情一顿,不知怎地,竟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那笑容很是奇怪,连这男子平静无波的眼底也不禁动了一下。

他立刻恢复神色,不再看她,盘膝坐回火堆前,将佩剑放在身侧,背对而立。青衣男子犹豫不惑,腾地一下站在他身后,目光似利剑敏锐的盯着她:“这荒郊野岭古寺之中出现一女子,此事如此怪诞,公子要当心!”

洛轻云吓了一跳恍若未觉,经他这么提醒,她才察觉自己出现在这确实不妥,怯怯回道:“二位公子,我只是躲雨才来这里的!并非您想的那样!”

青衣男子面色铁青,当机立断:“一派胡言,京城洛家的小姐为何出现在此避雨,我看你就是刺客!”

言罢,他提剑便刺了过来,洛轻云惶恐万般,愣在原地,她下意识的捂住眼睛,大惊失色却忘记闪躲。

“住手!”那白衣男子不慌不忙的言道,他微微侧过头,睨了洛轻云一眼,对那男子道:“她不是刺客!”

“可是…….”那青衣男子低呵,剑锋已经刺到她面前停下了。

“没什么可是,都是在此避雨的,莫要生出事端!”

青衣男子死死瞪着她,不甘将剑收鞘。洛轻云喘了好一会,才算慢慢平静下来。他们坐在火堆前,而洛轻云只敢躲在供桌旁,青衣男子不再理她,却时不时的将目光投来,那白衣男子更是没有多瞧她一眼。门外的一切早就趋于平静,洛轻云宽了心,即便方才那一幕她险些没命,可是她还是感谢他们能来解救了她。

良久,青衣男子取了几块点心道:“公子,吃点东西吧,明日一早还要赶路!”洛轻云咽了咽唾沫,看着他们,眼眸发光。昨日,她一早便去了迎光寺,午膳的时候正在行拜叩大礼,晚膳也只吃了点清粥斋菜,此刻她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作响,她恍然不觉自己一直盯着他们手中的糕点。

白衣男子眼角若有似无的扫了她一眼,起身走到她面前,洛轻云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紧紧的贴紧墙角,那男子伸出手,他十指纤长,神色静穆:“吃吧!”

他将糕点递给了她,洛轻云一怔,怯懦的接过。那男子转身走了回去,洛轻云握着这块糕点,眼眶一热,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意。

《朕的皇后能见鬼》朕的皇后能看见鬼免费阅读 第五章 荒村野寺孤魂山鬼 朕的皇后能见鬼GAY吧 精彩点评
《朕的皇后能见鬼》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昭宥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昭宥

作者:

昭宥

VIP精品试读

  • 《重生九十年代》重生九十年代宋娇免费 GC 重生九十年代作者是姬秋的小说

    重生九十年代

    《重生九十年代》作者:姬秋,浪漫青春类型佳作,主角:静娴,初高中,本创作精彩片段预览:安和平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小男生,他是知道自家妈妈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的,可作为儿子,他又不好说什么,眼看着妈妈把属于静娴妹妹的席子给拿走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站在一边,憋得脸都红了。静娴看的有趣,其实,

  • 《漠路王妃》秦府的王妃 小顶 漠路王妃kuso

    漠路王妃

    独家作品《漠路王妃》是小乔77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本网络故事的光环人物花雨蝶,夜龙辰,书中主线围绕:还有两日便要去秋猎,花雨蝶一大早就出了宫,从花满楼把消息给无忧阁传了出去。正欲回宫,却迎来了不速之客。“这么巧?”夜龙辰本想来花满楼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从这些丫头们口中探得一些口风,却碰上了刚从里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