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全文 第103章 转角遇到爱男妃文

现代言情 | 季倾潇,铁三角 | 阅文集团 | 2020-01-14 16:39:44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全文 第103章 转角遇到爱男妃文 导读
天选人物叫季倾潇,陆望祈的网文是《星月岂能与她争辉》,它是作者簌喃七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书中主要讲述:输了吧,又丢了自己的面子。连带着连她们家陆望祈的面子都给丢了。啧。这些小女生真无聊。“好好玩,我走了。”苏诺也没了和季倾潇继续交谈下去的念头了,斜眼睨了她一下,转身就走。看着那宛如骄傲的孔雀的背影,季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全文 第103章 转角遇到爱男妃文 免费试读

输了吧,又丢了自己的面子。

连带着连她们家陆望祈的面子都给丢了。

啧。

这些小女生真无聊。

“好好玩,我走了。”

苏诺也没了和季倾潇继续交谈下去的念头了,斜眼睨了她一下,转身就走。

看着那宛如骄傲的孔雀的背影,季倾潇将手中的最后一块慕斯蛋糕放入嘴中。

失笑,用纸帕优雅地抹了抹唇角,继续觅食。

除了幼稚,季倾潇也找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苏诺的行为了。

罢了,十几岁的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自己又有什么好去计较的呢。

至于……

觊觎她老公?

就拉倒吧。

陆望祈是她的男人,谁也别想抢走。

前世没有动情亦或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时,对于这些烂桃花,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嘛……

烂桃花来一朵,掐死一朵。

“想什么呢?”

思绪飘的太远,也没注意到何时,伊芙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季倾潇眨了一下眼,将里头阴翳的情绪全部敛去,“你刚刚干嘛去了?”

再次抬目,就是略带着俏皮的质问目光。

也就是为了转移话题,随口一问,却不想,伊芙露出了一抹娇媚张扬的笑意。

???

季倾潇用食指的指尖戳了戳她的手臂,“怎么了,是偷男人去了?”

伊芙投来一记白眼,“瞎讲,姐姐是转角遇到爱。”

说完,她又讲头微微垂下,嘴角扬起小女人般的笑意。

这让季倾潇非常疑惑了,她两认识这么久了,何时见过她这般软还不知缘由的笑容。

“你别告诉我你是想搞一夜情。”

季倾潇捂着小心脏,仿佛伊芙一回答“是”就让当场晕倒的样子。

“啧啧啧,倾潇你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这脑洞,怕是开过光吧?”

伊芙瞥过头去,往旁边挪了挪,用小碟装了几颗草莓,又用杯子装了一点温水。

“不是,你倒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

这迷雾重重的回答,愣是把季倾潇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

“你姐妹我啊,邂逅了一场美丽的爱情。”

伊芙一边平静的陈述着,一边将冰镇的草莓放入温水中浸泡。

这一听,季倾潇眉头直接蹙起。

什么意思?

什么叫邂逅了一场美丽的爱情?

在这前后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邂逅了一场美丽的爱情?

待温水和冰镇草莓的热传递完成后,伊芙将草莓拿出,用纸巾吸干草莓表面的水分,递给了她。

实在是不可置信,季倾潇用手背贴上伊芙的额头,后而飞快松开。

“芙儿,你说你是遇到手段高明的婚恋诈骗集团了吗?”

简直是厉害啊,把芙儿的智商都弄的直线下降了都。

见她不接过自己的草莓,伊芙直接将草莓蒂拔掉,塞进季倾潇微张的唇瓣缝隙中。

季倾潇:“???”

你倒是快说啊!!

这小妮子,什么时候还学会吊人胃口了?

这可是何等大事啊!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全文 第103章 转角遇到爱男妃文 精彩点评
这本《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是我最喜欢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簌喃七)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簌喃七)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簌喃七

作者:

簌喃七

VIP精品试读

  •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诸天boss群 调教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小顶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的作品,是作者炫荒新出的玄幻小说,小说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朱由检加入次元聊天群!”冰冷无情的声音在所有群员的耳边响起,让他们知道有新人入群了。而在这一声通知之后,就什么都没了。苏昊有点小懵逼。他本来都做好了迎接新人的准备了,现在就这么一个新人,白白的浪费了

  • 《以婚之名,秦先生的套路深》天价妻约靳少久违了百度云 章节在线试读 以婚之名,秦先生的套路深豪门风格小说

    以婚之名,秦先生的套路深

    独家作品《以婚之名,秦先生的套路深》是九九最新力作的一本豪门类故事,情节中的主要人物是秦泽深,江启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出神入化,值得一看。精彩内容:“还不出去?”秦泽深的声音陡然又冷了几度。现在门口的东林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一抬头,就发现自家少爷正在盯着自己,那模样,好像是抢了他心爱玩具一般。东林感觉自己好像没做错什么事啊?怎么会突然得罪了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