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笔趣阁 第41章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鬼畜

现代言情 | 季倾潇,铁三角 | 阅文集团 | 2020-01-14 17:02:20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笔趣阁 第41章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鬼畜 导读
畅销热文《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是簌喃七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小说,天选人物季倾潇,莫言,精彩片段试读:“你坐那自个玩着吧,等我把这些文件批完了差不多就到点了。”季夜尘看了看腕表道,说话间不忘嫌弃地睨她一眼。季倾潇抬起头看了眼墙上高挂的钟,十一点二十。也确实快到饭店了,在撑一下下就可以见到大哥了!激动!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笔趣阁 第41章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鬼畜 免费试读

“你坐那自个玩着吧,等我把这些文件批完了差不多就到点了。”

季夜尘看了看腕表道,说话间不忘嫌弃地睨她一眼。

季倾潇抬起头看了眼墙上高挂的钟,十一点二十。

也确实快到饭店了,在撑一下下就可以见到大哥了!

激动!!

她大哥季莫言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不得不说,除去因为渣男和大哥闹的不愉快,自己是一直非常非常崇拜大哥的。

大哥从小成绩优异,一直是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小孩”,还有一点就是,大哥对她简直是宠溺的没话说。

印象中,除了在渣男这件事上,大哥似乎从没对她发过脾气。

因为受爷爷的影响,大哥最终选择了当兵。

本身季倾潇就有兵哥哥情怀,大哥一当兵后,对他的崇拜和敬佩就更甚了。

但是到如今她也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大哥要让自己嫁给陆望祈。

就在她痴迷于渣男林世恒的温柔乡的时候,大哥突然向父母提议让她与陆望祈订婚。

说是让她收收心,顺便也将小时候定下的娃娃亲给履现了。

可在那个时候,却是是季倾潇具有逆反心理最重的年纪。

时光的缝隙——

季倾潇坐在床头抽泣着,控制不住的歇斯底里道:“大哥为什么啊?我都已经随了你们的愿和他订婚了,现在你们还要逼我和他结婚?”

一名男子站在床的不远处,冷眼看着她哭泣。

这名男子便是季倾潇的大哥季莫言。

见他缄默不言,季倾潇心里的怨气也蹭蹭蹭地往上涨,“凭什么啊?我都听你们的和那个叫不上名来的陌生人订婚了,你们居然贪心到想要让我和他结婚?

我不知道你们图的什么,我是和世恒有来往,但我没错是你们把我和他生生的拆散的,你又凭什么要禁足我?”

为什么要她嫁给那个男人?

难道是像小说一样,她们家要破产了,所以靠卖女儿来换得一笔融资?

可很显然并不是,季家的生意仍旧蒸蒸日上如火如荼。

可……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有什么理由非要她嫁给那个男人,那个听说在s市号称阎王的男人。

她的音量很大,却因有些颤抖和哽咽而显得有些气势不足。

看她这幅模样,季莫言有些心疼又有些痛心,“你还知道你是订婚了的?订婚没多久你就跑出去跟那个野男人鬼混?

你知道传出去让别人怎么说你吗?不过是让你在家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哪了,顺便养精蓄锐准备当个漂亮的新娘子吧。”

等听完他最后一个字落下,季倾潇再也控制不住的崩溃大哭。

捞起旁边的枕头就朝男人站立的方向扔去,“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季莫言毫不费力地接过枕头,“潇潇死心吧,林世恒不适合你。”

季倾潇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哈!那陆望祈就适合我了?你一句不适合就要让我们分手吗?一句适合就让我和陆望祈结婚?”

《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星月岂能与她争辉笔趣阁 第41章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鬼畜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簌喃七的评价,说《星月岂能与她争辉》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星月岂能与她争辉》的小说来。作为簌喃七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簌喃七再也没有写出和《星月岂能与她争辉》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簌喃七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簌喃七

作者:

簌喃七

VIP精品试读

  •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免费下载 君臣文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主角是李怀瑾,李绎的小说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本回给书迷们安利稚墨下的架空创作《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怀瑾,李绎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直到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中,苏里茉才像是浑身卸了气一般,瘫软在地。“娘亲,你不要哭,绎儿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小家伙跪在她的身边,一双柔柔的小手不断地帮她擦着脸上的泪痕。苏里茉揪心,看着面前懂

  • 《许卿一世欢》许卿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诱受 许卿一世欢MB

    许卿一世欢

    这回给读者们鉴赏贪欢一客新写的古代言情网络故事《许卿一世欢》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颜如玉,莫怀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舞姬被带上来时,满身伤痕看的朝臣倒吸一口冷气。君倾看着那模样,一脸的不可置信,颤抖着声音,“太子哥哥,你怎么可以用这般酷刑?”君越冷笑道:“不用酷刑,如何让她说实话,难道让她再凭白诬陷本宫一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