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邪皇圣传》笑傲江湖之岳夫人 玄幻小说 邪皇圣传YAOI

邪皇圣传

玄幻|楚风浩,师兄|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70 人赞过 赞一下
经典小说《邪皇圣传》由藏剑埋名墨下的玄幻类型的新书,故事中的主人公是楚风浩,师兄,内容百看不厌,书单必备。精彩情节试读:“想留下我们,你们还不够格!”山澜杰刚说完话,楚风浩踏着玄奥步伐,移形换影,眨眼间就杀到跟前。山澜杰眼球瞪大,楚风浩的速度为何变快这么多。他仓皇结印,但楚风浩却不给他机会,出拳如风,破开山澜杰的防御,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邪皇圣传》为作者藏剑埋名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想留下我们,你们还不够格!”山澜杰刚说完话,楚风浩踏着玄奥步伐,移形换影,眨眼间就杀到跟前。

山澜杰眼球瞪大,楚风浩的速度为何变快这么多。

他仓皇结印,但楚风浩却不给他机会,出拳如风,破开山澜杰的防御,拳印重重印在他的胸膛。

山澜杰惨叫一声,像断线风筝倒掠出去。

山澜百合想要逃走,但邪空却拦在前面,目光不屑的盯着他。

“欺人太甚,我山澜百合可不是软柿子!”山澜百合喝道。

他猛的倒退,快速结印,大量灵力凝聚掌心,黑气波动,犹如野兽咆哮。

“碎山掌!”

山澜百合锁定邪空,目光森然,露出凶狠之色。

碎山掌是山澜族高深灵术,一但施展出来,可斩杀同阶对手。

山澜百合推出掌印,耳边却传来一道轻喝道:“太慢了。”

他的眼瞳骤然收缩成针芒,邪空速度爆增,快如闪电,已然抓住他的手腕推到一侧。

碎山印击中一块巨石,顿时惊起震耳声音,那块巨石被轰成无数块碎片。

咔嚓的微弱声音传来,山澜百合的手腕被邪空用力一掰,手形严重变弯,被邪空生生折断。

山澜百合脸色煞白,脸皮扭曲一块,额头冷汗连连。

邪空踢断山澜百合的膝盖骨,令他无力支撑,跪了下去,旋即邪空以中指关节猛戳,狂暴力量倾泻,凶猛的将山澜百合的脊梁骨震断。

山澜百合倒地抽搐不已,口吐白沫,他的眼神恐惧而绝望,看向邪空的目光就像看着魔鬼似的。

“你放心,我会给你个痛快!”

邪空凝结灭印,扣在山澜百合心脏处,山澜百合满脸青筋暴突,心脏碎屑吐满一地,两眼翻白,气绝身亡。

“看他们的灵术和秘宝,背景肯定不小,肯定有好东西。”邪空迅速将山澜百合脖子的玉坠摘下,丢进自己的虚空坠里。

看见楚风浩走过来,他理了理衣领,笑道:“楚兄的实力,无敌同辈,邪空佩服!”

楚风浩看了一眼山澜百合,翻了翻白眼,道:“可惜,他们的血经是阳卷,我们白辛苦了一场!”

他以血玉力量,将山澜杰身上的血经引出来,但这是阳卷血经,那血经悬浮一会儿,便消散天地间。

“楚兄,我有一事相询!”邪空严肃说道。

“何事?”楚风浩道。

“这两人,在血炼城会是怎样实力?”邪空问道。

楚风浩沉默一会,道:“天下之大,妖孽辈出,他们只能算中游,若不然我一人都可以扫平血炼城,何须要和邪空兄联手!”

“怎么,邪空兄对自己没信心?”楚风浩反问道。

邪空摇摇头,道:“我只是想多了解血炼城和各大陆天才,如果这两人在血炼城能独占鳌头的话,那血炼城就名不副实,令人没了兴趣!”

楚风浩不语,他知道邪空在说谎。

血炼城是什么地方,他一清二楚,除非是嗜血之人和好战之人,才对血炼城有兴趣,他看出邪空都是这类性子。

“这玉箫,真是一件不错秘宝!”邪空拿起山澜百合的玉箫,上面镌刻着精致条纹,晶莹剔透,条纹流转着一股不弱的波动,灵力蝉附,极为不俗。

“你若喜欢,这玉箫也赠给你吧!”楚风浩拿出山澜杰的玉箫,笑道。

邪空不客气的将玉箫收起,即使他不懂音律,两支玉箫也可以卖得不少灵丹。

如果让楚风浩知道他的想法,估计郁闷的想吐血,这玉箫乃上等秘宝,他见了都要心动,若非想结交邪空,他才不愿将玉箫拱手让人。

“我们走吧,回音谷的战斗,应该惊动了别人,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再慢慢等待猎物上钩。”楚风浩道。

邪空点头,两人走出山谷,远离回音谷后,便坐在一株古老巨树下休息。

两人眼眸微闭,开始调理气息,极力回复灵力,山澜兄弟被他们斩杀,但两人消耗不少灵力,若遇见强敌,对他们不利。

邪空吞下十粒灵丹,精纯的能量滚滚渗出,融入他的四肢百骸,他还引天地灵力入体,内外相通,使他的灵力如滔滔江水般回升。

隐隐间,他感觉到四窍修灵境的瓶颈有些松动,有股欲要冲破瓶尖,直达五窍修灵境的冲动。

但他忍住了,修灵境乃打造基础的境界,他不想强行突破,这会让他的根基不稳。

他若开辟第五个灵窍,需要水到渠成,一气呵成。

灵丹能量消耗完后,邪空便停止下来,他睁开眼睛,松松筋骨。

楚风浩的气息慢慢恢复到鼎盛状态,隐隐还有上升趋势。

只是他将自身气息压下来,缓缓的睁开眼睛,射出两道凌厉眸光。

邪空神色一变,灵觉顿时席卷开,目光冷冽下来。

他跟楚风浩同时跳跃而来,一股强盛力量从密林席卷而来,大地颤抖,恐怖力量撞断不少巨树,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痕,像干旱数年的景象。

一道瘦弱的人影徐徐走近,他身高八尺有余,全身黑衣,戴着一个白色笑脸面具,看不到他的样子。

尽管对方只有一人,但邪空和楚风浩却感觉到异常危险,像是被一头毒蛇盯上,如坐针毡。

“好可怕的灵压!”

邪空紧盯着此人,汗水湿透他的后背,此人之强,难以想象。

面具人身后跟随着一头巨蜥,每踏出一步,地面就会颤动一下。

“七窍修灵境!”

两人感受到那头蜥蜴散发着的灵力波动,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一头坐骑就是七窍修灵境,面具人的实力又是哪一步?

他们看不出,心里没底。

一头七窍修灵境妖兽,足以碾压他们,何况还有一个神秘面具人,他们两人恐怕凶多吉少。

“绝望的猎物味道,我最喜欢了,捕猎盛宴正式开始。”

面具人看着两人,嘴唇微张,传出阴冷高尖的声音。

“你是何人?”楚风浩稳住心神,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追魂使者,可不要让我失望啊。”面具人说道。

他微微抬头,刹那间释放出无尽杀气,温度骤降,凝结成霜。

邪空和楚风浩眼神微震,犹如掉落冰窟之中,两人看到无穷无尽的尸海以及堆积成山的尸骨,绝望的气氛笼罩两人心头,等他们回过神来,一切都变成虚幻。

“好可怕的杀气,只是杀气就让我们陷入幻境中。”

邪空回望着面具人,额头不断冒着冷汗,他因恐惧而失去抵抗的勇气,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楚风浩也是一样,被面具人的杀气震慑住了。

“好好享受死亡的盛宴吧!”面具人冷冷说道。

他背后的蜥蜴伸出舌头,嘴中有气旋高速旋转,凝聚成锥形刃,朝着两人射过来。

“该死的,快动啊!”邪空心中喊道。

楚风浩睁大眼睛,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竟离他这么近。

面具人眼睛微眯,随即露出惊愕的神色,锥形气刃射到巨树上,而邪空和楚风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利用痛觉来刺激神经,压制心中的恐惧,恢复行动能力吗?”面具人舔了舔嘴唇,顿时多了兴趣。

邪空用银箭扎在手掌心,剧烈疼痛掩盖住内心恐惧。

楚风浩则咬破舌尖,手脚再次可以行动后,两人便跳到树后,借助密林地势迅速逃离。

他们跟面具人的实力相差太远,只有逃遁才有活命机会……

一堆篝火冉冉升起,不时飘出肉香味道。

有两人坐在篝火旁,各抓起一只兽腿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师兄,血炼城不过如此,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遇见一个像样的对手!”

“不能怪他们太弱了,而是我们太强了,所以找不到合适的人练练手,我们还是直接前往血炼城吧,相信能进城的人,不会让我们失望!”

两人用泥土将篝火盖灭,起身欲要离去,嘭的两个声音坠落,令他们顿时提高警觉。

邪空和楚风浩从树上掉下来,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丝毫不理会这对师兄。

“五窍修灵境,太弱了。”

那叫师兄的人摇头,他原本以为是不错的对手,但他见楚风浩不过是五窍修灵境,便失望摇头,邪空更直接被他忽视,气息更弱。

邪空和楚风浩看见两人后,眼睛顿时一亮,这两人都处于六窍修灵境巅峰,或许可以阻挡一会面具人。

“杀了他们,然后抢夺血经和他们的东西。”师兄老气横秋的道。

“你要血经,我们可以给你!”楚风浩说道,随即他取出阳卷血经,放在地上,跟邪空倒退几步。

“你们倒有自知之明!”那师兄笑道。

他们看见阳卷血经后,不禁欣喜若狂,他们抢夺过三卷血经,却都是阴卷,跟他们的一样。

故而想办法去抢夺阳卷,但楚风浩却自己送过来,就像天上掉下个馅饼。

然而在他即将拿到阳卷血经时,一道幽光从天而降,将那血经给摧毁了。

“谁?给我滚出来!”血经被毁,师兄无比愤怒。

然而一股强盛灵压席卷而来,顿时令他们师兄弟打了个冷颤,连愤怒的勇气都没有。

书本点评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藏剑埋名)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楚风浩,师兄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邪皇圣传》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
目录

作者相关

藏剑埋名

作者:

藏剑埋名

VIP精品试读

  • 《撑腰》撑腰 不止是颗菜百度云 同人女 撑腰69

    撑腰

    《撑腰》由网络作家简思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陶青澄,常青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韵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妈,你就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打胎?”陶青澄最后看了自己妈一眼,心中已经有决断了,但她还是想问,亲生的母亲待她如此,换做别的人,就算是做了丢人的事情,母亲也会一力护下来,她在母亲的脸上没瞧见心疼的表情

  • 《烟雨情深》林子昂安如意戚雨薇小说 娘受 烟雨情深straight(直人)

    烟雨情深

    火爆创作《烟雨情深》是九歌所编写的一本短篇类创作,情节中的主线角色是戚雨薇,子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非常不错。小说剧情回顾:“安如意,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是吗,不配进林家的门吗?!”“哦,对了,还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小梅,一个伺候人的丫头而已,竟然试图将你死死瞒着的那些事情都告诉林子昂,我当然也是不能放过她的。”“那个贱丫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