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最新章节 straight(直人) 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父子文

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

古代言情|温严氏,温贤珠|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60 人赞过 赞一下
《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是游走的小溪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创作,主线新颖,文笔出神入化,书单必备。温老三平时都动不动就要休妻,而这个时代的女子要是被休回去,懦弱一点的,如她娘那样的,几乎就没什么活路了。她借用原主的身子活了过来,接受了她留给这副身子的记忆,对于温严氏,她也是当自己的亲娘一样疼着。可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为作者游走的小溪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温老三平时都动不动就要休妻,而这个时代的女子要是被休回去,懦弱一点的,如她娘那样的,几乎就没什么活路了。

她借用原主的身子活了过来,接受了她留给这副身子的记忆,对于温严氏,她也是当自己的亲娘一样疼着。

可再怎么心疼,她也没办法转变她娘的思想,让她直起腰版和温老三对抗。

这个时代的女子怕被休,还不是怕没地去。

如果她能把日子过起来,解除她娘的后顾之忧,说不定她娘就不怕被休了。

温严氏的确是穷怕了,瞧着闺女抓了那么多米,伸手就要阻拦,“阿珠,每人煮一碗粥用不了这么多米。”

“你们在温家就天天喝粥,来我这,怎么都得让你们吃一顿饱饭。”

“就这么点米,都被我们给吃了,你以后吃什么啊?”

“您看见院子里那些草药了吧,明天我就能把那些干干巴巴的草药换成钱。最少能换一百二十文。”

“真的?那些草药那么值钱?娘还以为……”闺女这么厉害,温严氏激动的都笑出皱纹了。

她娘才三十四岁,就满脸皱纹了。

想当年花一样的小姑娘,就因为嫁了人,然后就要没日没夜的操劳,还要给男人生孩子,还要时时刻刻担心被丈夫休回去。

这还是嫁给的穷人,这要是嫁个有钱的,说不定还要接受自己的丈夫今天娶一个回来,明天接一个进门,三妻四妾太正常不过了。

一个人的日子多好,自己吃饱全家不饿,也不用看谁的脸色过日子。

温贤珠越想越觉得自己拒绝霍俊是对的。

未来,她也绝不嫁人,谁都不嫁。

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实际一家人都没什么好心情。

不过美食可是最能调节情绪的。

温贤珠先做的是腊肉炒芹菜,把腊肉切成薄片,放进锅里一炒,滋滋啦啦立刻出了很多油。

一闻到肉香,几个孩子都露出了笑脸。

甚至就连蹲在地上烧火的温严氏都在暗自吞着口水,“阿珠,你这做菜的手艺也是和城里人学的?”

“啊,对啊,城里人可会吃了。”

温贤珠边说着,边把多余的油盛出来,放进竹筒里,留着日后炒菜用。

然后就开始切葱花,这些小葱是她在山上割的野葱,味道比种植的小葱味道都浓。

温贤珠把葱花调料倒进锅里,待煸出香味,才把切好的芹菜倒进去,快速翻炒几下,又放了点盐,待芹菜熟了,装盘出锅后,又炒了一道野韭菜炒蘑菇。

这两道菜都是下饭菜,当然,在她切蘑菇的时候,还是要费一番口舌说服她娘,最后还是小惠过来帮忙,才说服温严氏让她炒这道菜。

一锅米饭,两道菜,还有之前她给两个弟弟留的鸡肉,吃的连一滴汤都没剩。

“我从未吃过这么香的饭菜,阿珠,娘借你光,这辈子值了。”

两个弟弟都吃过大姐做的菜,小惠那就更不用说了,到是温严氏,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饭菜,有些过于激动了。

书本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游走的小溪)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温严氏,温贤珠)的肤色,主角(温严氏,温贤珠)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古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目录

作者相关

游走的小溪

作者:

游走的小溪

VIP精品试读

  • 《至尊宝宝:腹黑总裁找上门》腹黑宝宝鬼才娘亲 鬼畜 至尊宝宝:腹黑总裁找上门18禁

    至尊宝宝:腹黑总裁找上门

    优质爆文《至尊宝宝:腹黑总裁找上门》是绿肥红瘦创作的一本豪门风格的佳作,主线人物齐雅,舒子俊,书中主要讲述:龙皓晨的眸光一凝,看着这个倔强的小女人居然迎着自己的目光,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与妥协,那张五官精致的小脸上因为愤怒已经泛起了红晕,在他的世界里,还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怒视他。他的眸光再一冷,沉脸的看着她微

  • 《无关风月无关你》此事无关风月 T吧 无关风月无关你立场倒换

    无关风月无关你

    火爆辣文《无关风月无关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爱丽丝,主角兰亭,徐念美,是一本婚恋类型的新书,精彩章节节选:女人点点头,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看叶兰亭的眼神也格外疏离,眼角浅浅的细纹是被岁月留下的痕迹:“你来了啊。”“嗯。”叶兰亭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却还是回答道。“司云呢?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