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冥王绝宠大小姐》冥王宠后 忠犬攻 冥王绝宠大小姐小说大结局

冥王绝宠大小姐

玄幻|苏月言,凤如凰|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88 人赞过 赞一下
独家完整版小说《冥王绝宠大小姐》是于芊芊新出的一本玄幻风格的作品,主人翁苏月言,凤如凰,精彩片段试读:“不是,我是觉得听到了不该听见的声音,身体起了反应。”苏月言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南宫冥如此开心的声音,可是这个声音不是说给你自己,而是说给马车里面的另一个人——凤如凰。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苏月言是不相信的,


版权来源:互联网
《冥王绝宠大小姐》为作者于芊芊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不是,我是觉得听到了不该听见的声音,身体起了反应。”

苏月言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南宫冥如此开心的声音,可是这个声音不是说给你自己,而是说给马车里面的另一个人——凤如凰。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苏月言是不相信的,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得到南宫冥,他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只认识了不到两个月的人。

可是凤如桃说的有声有色,她有些动摇,就赶来看看,没想到事情比她想象的要严重。

南宫冥的马车自己从来都没有坐过,现在竟然被别的女子坐了,马车里怎么会有三步远的距离,难道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

这一刻苏月言的脑海里百转千回,她的南宫冥谁都不能抢走,谁抢谁就得死。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结果她已经够挫败了,本以为南宫冥即便是不喜欢她也不会喜欢别人。

“苏莲花,你打算在你的马车里呆多久啊,难道是毁容了不敢出来见人么?”

夏紫萱再次挑衅,她就是看不惯苏月言装淑女的样子,明明就是蛇蝎,何必装的善良,让所有人都难受。

每次看到她夏紫萱就会想起当然她蛇蝎一样的脸,挥之不去。

“师姐,你这样说师妹,让师妹的心都要碎了。”

苏月言缓缓的走出来,虽然话是对夏紫萱说的,但是眼睛却一点儿都没在她的身上停留。

看了一眼白家三兄弟,虽然很奇怪他们为什么和南宫冥在一起,但是她的目的可不是他们。

听到她说的话,夏紫萱的肺都要气炸了,这是个什么人啊,怎么只要有男的在就总是一副白莲花的样子。

“紫萱欺没欺负人我们倒是没看到,我们看到的却是你挡住了我们前进的路,‘好狗不挡道’这句话没听过么?还是你就是喜欢标新立异,做与众不同的事情。”

凤如凰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路,但是只要是欺负她的朋友,那就是死罪一条,她的人没有人能动。

做出马车看着对面的女子,弱弱柔柔的外表,却隐藏着钢铁般的内心。这是凤如凰见到苏月言第一眼的印象,一语中的。

夏紫萱看着从车门里面出来的凤如凰,眼睛里面充满了佩服,那些话说的太给力了,这么多年她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苏月言吃瘪,乐此不疲。

“你,你就是凤如凰?”

苏月言看到从车厢内出来的女子,眼睛里面充满了厌恶,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美女,她才是天下第一美女,这个名头,谁都夺不掉。

而面前的凤如凰不施脂粉,一身水蓝色长裙,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呦,还认识我呢,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啊。”

凤如凰看着面前的女子,第一眼就是不喜欢,第二眼第三眼连看都不想看。

一身白衣,脸上像是抹了石膏一样白,黑头发随风飘摇,这要是晚上看到凤如凰已经会吓出一身冷汗,简直就是贞子的古代版。

书本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冥王绝宠大小姐》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玄幻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冥王绝宠大小姐》,作者(于芊芊)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目录

作者相关

于芊芊

作者:

于芊芊

VIP精品试读

  • 《幻武时空》幻武时空免费阅读 玄幻小说 幻武时空诱受

    幻武时空

    主人公叫尹天仇,灵印的小说是《幻武时空》,它是作者月下小鸟最新力作的一本玄幻新书,精彩片段预览:尹天仇感觉自己就像深处蒸笼里面一样,就连周围的岩石看上去都是红彤彤的,一滴汗水从他的额头滑落滴在了地上,只听呲的一声,马上就被蒸发了。此时从他的头顶上空传来了一阵既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欢迎你们来到魔

  • 《穿书直播:反派大佬,放过我》穿书直播之反派大佬放过 平胸小受文 穿书直播:反派大佬,放过我无广告

    穿书直播:反派大佬,放过我

    独家作品《穿书直播:反派大佬,放过我》是书秋白创作的一本科幻空间类作品,设定中的传奇人物是程槿,厉少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稳重,非常不错。精彩情节试读:照常下班的程槿在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了一份现成的奶油蛋糕,就当是给自己庆生了。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程槿叹了一声气。每次都是自己,在公司是自己,在家是自己,过个生日,还是自己。一直是自己过的感受,就是太过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