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爹地,妈咪又逃了》夏初念冷纪霆最新章节 by小灭 爹地,妈咪又逃了激H

爹地,妈咪又逃了

总裁|乔乐颜,乔乐|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00 人赞过 赞一下
小灭完结小说《爹地,妈咪又逃了》由小灭新写的总裁风格的小说,主线角色乔乐颜,乔乐,剧情令人拍案,非常值得追。精彩内容:“就是那种‘我好幸福,你们都好棒,妈咪好爱你们’的恶心表情嘛!”乔乐知白了她一眼,说完后还忍不住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笨蛋吱吱,妈咪明明是求安慰的样子!”乔乐颜用力地在笨弟弟的后脑勺打了一下。乔乐知捂


版权来源:互联网
《爹地,妈咪又逃了》为作者小灭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就是那种‘我好幸福,你们都好棒,妈咪好爱你们’的恶心表情嘛!”乔乐知白了她一眼,说完后还忍不住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笨蛋吱吱,妈咪明明是求安慰的样子!”乔乐颜用力地在笨弟弟的后脑勺打了一下。

乔乐知捂着后脑勺呛声道:“乔乐颜,你这样子以后肯定嫁不出去的你知不知道?!”

“你管我,我干嘛要嫁给臭男生,一个个都烦死了!”因为相貌出众,乔乐颜从记事之后,就经常被周围的男生献殷勤,早就不耐烦了。

乔如彤看了一眼时间,七点二十二分,估计了一下路上要用的时间,干脆放弃收拾碗盘。

她拍拍两个孩子的脑袋,对他们说道:“走吧,我送你们去比赛会场。”

“不用啦,妈咪去上班就好,我和吱吱可以自己去的。”乔乐颜手脚麻利地把碗盘都摞在一起,见笨弟弟还站在原地,踹了他一脚,“笨蛋吱吱,把杯子也拿去洗碗槽啦!”

把牛奶杯放进托盘,跟在乔乐颜身后的乔乐知在心里肯定,这个姐姐一定会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乔如彤在孩子们身后喊道:“放着就好,别洗了,你们两个要来不及了。”

“老妈,我们只是端一下,没兴趣洗的,你放心好了。”乔乐知拽拽的说了一句,后脑勺长眼似的避开姐姐的巴掌,一溜烟地跑去门口,拎着自己的小背包打开门锁。

“乔乐颜,你再不过来我不等你了哦!”

乔乐颜瞪了弟弟一眼,跟乔如彤嘱咐道:“妈咪,我们两个下午三点左右就可以结束,到时候会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你下午想一下有什么需要到超市买的东西,到时候发短信给我,我们回家的时候顺便买回来。”

“好,谢谢乐颜,去吧,路上小心一点。”乔如彤蹲下来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笑得很是幸福。

至于之前明明说不等姐姐的乔乐知,则是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门口,明摆着等不到姐姐是不会走的。

听着两个孩子的脚步声在楼梯里消失,乔如彤趴在窗口,刚好看到两个孩子抬头对她挥手。

阳光下,乔乐颜和乔乐知两姐弟一晃一晃地走远,两个孩子在室内看着是纯黑的头发,在这个时候才会有一抹若有似无的暗金色流动。

“原来他还是个混血,我当时都没注意到。”乔如彤嘟囔了一句,又想起当初在拉斯维加斯那几天里,那男人大有提前补足十年“分量”的劲头,两个人几乎都是在卧室那张KINGSIZE大床上度过,她根本就没时间考虑对方的发色是不是有暗金嘛!

那个时候明明有用安全措施,大概就是因为“太拼了”,结果还是不小心中奖。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去上班!”

经过上班高峰期地铁的蹂躏,乔如彤总算四肢健全地进了公司。

她一边熟门熟路地走向办公室,一边在心里想着今天该去超市采购的东西,一个不留神,就和在走廊上的某个人撞个正着。

“对不起,对不起!”乔如彤坐在地上,仰头看向那个明明被她撞,却反而害她摔倒的家伙。

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能把她吓死。

“怎么是你?!”

“夫人,主人来接您了。”

当年那个站在湛明远身边,永远只听他一个人命令的保镖,现在正面无表情地站在乔如彤面前。

书本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爹地,妈咪又逃了》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小灭)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作者相关

小灭

作者:

小灭

VIP精品试读

  • 《沉沦的记忆》往日的记忆使我沉沦 大结局 沉沦的记忆小说TXT

    沉沦的记忆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沉沦的记忆》的小说,是作者肖水木笔下的青春网络创作,创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实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第七章:保密二冯桦磊是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家门,看到索桂梅在厨房洗菜赶紧左转走到盛水的盆旁洗了几把脸,居然有些丝丝的痛,毕竟除了彦水哲就属冯桦磊受伤最重了。“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索桂梅这时从厨房出来洗

  • 《神傲苍穹》苍穹龙骑神是什么 小顶 神傲苍穹BG

    神傲苍穹

    《神傲苍穹》由网络作家文盲小书童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吴子,穆雪琪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吴子落刚出酒馆,屋内便是一道剑花甩起,原是那孪生兄弟,坐立不住,首先发难,一个舞剑攻向含笑生,一个身法微妙,直抓剑谱而去。“尔敢”含笑生一鞭打出,登时空气嗡嗡作响,这鞭若狂龙,生猛之极。而那剑谱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