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病娇老公靠边站》宠妻有瘾总裁老公靠边站 娘受 病娇老公靠边站小说TXT

病娇老公靠边站

婚恋|景昱,花露水|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62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病娇老公靠边站》的网络故事,是作者神逗执笔的婚恋网络创作,佳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故事。“那君总大概要在S市呆一辈子了。”路西雪轻笑着,想要去将沙发上的衣服给拿来穿上,裹着个浴巾跟人说话,算个什么意思?然而,君景昱就挡着她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的脖子肩膀,以及一切露出来的地方,就不让她拿


版权来源:互联网
《病娇老公靠边站》为作者神逗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那君总大概要在S市呆一辈子了。”

路西雪轻笑着,想要去将沙发上的衣服给拿来穿上,裹着个浴巾跟人说话,算个什么意思?

然而,君景昱就挡着她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的脖子肩膀,以及一切露出来的地方,就不让她拿到衣服。

路西雪双手抱胸,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君总,就算咱们曾经有过要契约结婚的想法,但那也是曾经,我现在真是对你一点想法都没有,你这样盯着没穿衣服的我,实在是不太好吧!”

“怎么会被蚊子咬了这么多包?”君景昱眉头微微皱起,看了看四周,“君煌竟然有蚊子,明天卫生组的都不用来上班了。”

“不不不,不是你君煌有蚊子,你别冤枉好人。”路西雪急忙摆手,笑道,“我可不希望因为我害得一大群人失业。”

君景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继续问道:“那怎么会有这么多包?”

“你要是在野外被关了一夜,你也会被咬这么多包的。”路西雪白了君景昱一眼,想了想,又是笑道,“君总的皮比我的还嫩,说不定包会更多!”

这女人竟然对他如此冷嘲热讽,君景昱想着,他可以生气吗?

不可以。

他只是拨通了前台的电话,吩咐道:“拿点花露水来。”

路西雪听了噗嗤一笑,想不到高高在上的君总竟然喜欢花露水!

难道作为华人首富的君总,不应该随口就叫阿玛尼香奈儿之类的吗?

“笑什么?”君景昱有些不解地看着路西雪。

路西雪摇摇头,假装自己根本没笑。开玩笑,歧视君总品味这种事情,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不一会儿,花露水送了过来,路西雪笑道:“君总,现在你去喷你的花露水,总该让我穿衣服了吧?”

“你穿上衣服,怎么擦?”君景昱反问道。

路西雪这才正眼看着君景昱手上的那瓶花露水,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给我的?”

君景昱点点头。

路西雪就呵呵笑了,果然,她跟花露水才是一个档次的,君总怎么会没品位到用花露水!

她急忙将花露水从君景昱手中夺了过来,转身朝厕所跑,以敏捷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尴尬,谁知君景昱看着路西雪的背,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背上也有,你怎么擦?”君景昱反问道。

“没事,我手长……”

君景昱才不管这女人找了些什么愚蠢的借口,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轻声声道:“我帮你擦。”

路西雪一个劲儿地挣扎,君景昱却死死将她按住。

“你干嘛!”路西雪有些怒了,瞪着君景昱骂道,“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暧昧?”

君景昱这才冷静了下来,是了,他为什么会这么执着要亲手帮她擦花露水呢?

不过,机智的君总想了一秒钟,便想到了答案,他这是在收买人心,为了把这女人骗回去,他不介意用一下美男计。

“我知道。”君景昱冷声道。

路西雪一把甩开君景昱的手,骂道:“知道还这么玩儿!”

“能有亲手喂你吃东西暧昧?”君景昱反问道。

“那怎么一样!”路西雪白了君景昱一眼,解释道,“吃个东西,又不会出事!”

君景昱一听,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在路西雪耳边轻声问道:“原来是怕会出事?”

他们距离太近了,君景昱的气息太浓烈了,还真是让路西雪有点怕,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

君景昱看着怀中的女人,她眨巴着眼睛,脸颊微微泛红,怕得不敢动的样子,真像个小白兔。

刚认识这女人的时候,她又冷又硬,还打昏他,现在这样子,倒是可爱多了。

君景昱看着她,竟忽然有股冲动想要去吻住她微微嘟起来的唇,微微俯身,正要吻上去。

“你要干嘛?”路西雪忽然瞪大了眼睛问道。

果然,这女人小白兔的样子不会超过三秒钟。不过,她这问题倒是让君景昱冷静了一点,将刚刚那点小冲动给抑制了下去。

“没什么,我就是,忽然有点犯困。”君景昱随意说道。

“困就快滚去睡!”路西雪指着沙发,却是笑道,“不对,你不用滚,因为床是我的,沙发是你的!”

因为刚刚的尴尬,君景昱只好放开了路西雪,不再勉强她让他给她擦花露水。

不过,等西雪睡着了,看她一直在抓痒,君景昱看着,不知怎的,有点心疼。

这女人怎么那么麻烦,睡个觉就不能安稳一点吗?君景昱实在没有办法,缓缓走到路西雪床前,将被子一掀,只见她还穿着白天里穿的衣服。

该死,这样的衣服穿着睡觉,能舒服吗?

路西雪忽然觉得身上一凉,猛地睁开眼,见君景昱站在自己床头,不由地吓了一跳,问道:“你要跟我抢床吗?”

“把衣服脱了。”君景昱冷声道。

路西雪吓得急忙爬起来往后退,喃喃道:“君总,你在梦游吗?”

“快,脱,很快就好了。”君景昱道。

快?脱?很快就好了?路西雪有职业病,听到这些词,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早泄。

“你早泄?”路西雪试探着问着,脑子还飞快地转着,对啊,之前就发现君景昱没有不举了,但他的家人都说他有病,那就是早泄吧……

君景昱脸色一白,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说得出口!

“不是。”君景昱冷声说着,懒得跟这个满脑子男科的女人解释太多,直接拉过来,将她身上的外套给扯掉。

“君总,你要霸王硬上弓吗?”路西雪的衣服被扒,浑身凉飕飕的,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一直觉得君景昱人品很好啊!之前很多次跟他共处一室,什么都没有发生,现在这禽兽终于要撕下伪装了吗!

不行,她得呼救!

然而,她嘴巴刚一张开,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

这是花露水?

背上忽然有一股清凉,让背上被抓得火辣辣的感觉一扫而空。

“抓得这么红,还不擦,你是想抓破皮感染,好找我勒索吗?”君景昱冷声道。

路西雪脑子短路了,这什么情况?君景昱掀开了她的被子,刮掉了她的衣服,在给她擦花露水!

她一定是在做梦!

路西雪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痛得嗷嗷叫起来,妈呀,这不是做梦!

“痛?”君景昱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关切地看着路西雪。

路西雪哭笑不得,老实说道:“我掐了自己一把,看是不是做梦。”

君景昱竟然是噗嗤一笑,反问道:“那是不是在做梦。”

“很痛,所以不是。”路西雪尴尬地说道。

“稍等一下,很快就好了。”君景昱说着,继续将花露水倒在受伤,给路西雪轻轻擦着。

她背上的皮肤很细腻,君景昱越擦越觉得心疼,这么细腻的皮肤,被咬了这么多硌手的包,他真是恨不得那些包长在自己身上。

路西雪现在倒是不觉得痒了,只是感觉君景昱的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着,她似乎都能感觉到君景昱的指纹,有些粗狂,动作却是温柔极了。

这感觉比她想象的美好,她不由地抱起被子,享受了起来。

“冷吗?”

君景昱看路西雪抱着被子,还以为她冷,便挪了挪身子,离她更近了一些。

离得这么近,路西雪又紧张又害怕,这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她又一丝不挂,很容易发生一点事情的……

然而,君景昱给西雪擦完,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任务一般,还活动了活动筋骨,长长地叹了口气,朝沙发走去。

这样子,好像他终于解放了。

就这么走了!

路西雪忽然觉得心底空落落的!为什么这么多次跟君景昱有肌肤接触,却什么都没发生!

是她没魅力还是他不行?

初见君景昱的时候,他听了她的声音和脚步声,还没吃海参豆腐,还没针灸,那货就想扑倒她,所以,肯定不是她路西雪没魅力!就是君景昱,不行!

这逻辑有点不通,但路西雪就乐意这么想了。

背上凉幽幽的,路西雪是彻底睡不着了,干脆逗君景昱玩儿好了!

“我睡不着了……”路西雪幽幽地说道,这语气可是当初练过的,绝对能让君景昱醒神!

果然,君景昱一听,原本还闭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来,转头看着路西雪,喃喃道:“你想干嘛……”

很好,这次轮到他害怕了!

路西雪心头偷笑着,嘴上却是轻轻咬着唇,听说这个动作特别诱人,她今天想试试。

果然,君景昱咽了咽口水。

路西雪将衣服穿上,扣上扣子,却故意不将扣子扣好,露出雪白的脖子和锁骨来。下床,赤脚,朝君景昱走了过来。

“睡不着,所以走走……”路西雪轻笑着说道。

君景昱原本还躺在沙发上,现在立即坐了起来,挪了挪位置,反正,能离那女人远一点便安全一点。

路西雪看君景昱给她挪出了位置,干脆直接就坐在了君景昱身旁,望君景昱怀里一靠,笑道:“难怪睡不着呢,原来是枕头不好……”

书本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病娇老公靠边站》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神逗)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作者相关

神逗

作者:

神逗

VIP精品试读

  • 《抢个女鬼做新娘》我的新娘是女鬼 大叔受 抢个女鬼做新娘天然受

    抢个女鬼做新娘

    畅销新书《抢个女鬼做新娘》是古金羽生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是郑欣宜,林潇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感觉不错。书中主线围绕:“你们们进来吧!”随着声音,别墅四周笼罩的煞气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散,别墅的轮廓清晰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郑欣宜就站在别墅门口的台阶上,怀里抱着那个怨婴恶灵,几天不见,那个孩子又长大了不少,看到我

  • 《三国之毒士无双》三国之毒士无双起点 GAY吧 三国之毒士无双69

    三国之毒士无双

    《三国之毒士无双》由网络作家寇德先生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吉祥,黄盖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李吉祥的话让众人不由得笑了出来,黄盖婉叹道:”吉祥你这样的人物还要觉得人力有穷尽,真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穷途绝路,居然让你想要改名字换运气”李吉祥笑了:”不说这个了,咱们要尽快的做好计划经济的事,把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