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门心里哇哇凉》小说 别扭受 掌门心里哇哇凉LOLI

掌门心里哇哇凉

仙侠奇缘|沈碧舟,卓秋琰|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76 人赞过 赞一下
主要人物叫沈碧舟,卓秋琰的故事是《掌门心里哇哇凉》,它是作者有为喵青年原创的一本仙侠奇缘网文,书中主要讲述:可不等他喘上一口气,又是一道阴风四起,冲着他们就打了过去,沈碧舟眉头皱到一处,将手中的软鞭轮出风响,护住了司徒二人。卓秋琰这边被几道剑气绊住,想要过来帮忙却是不行,因为那几道剑气就好像逗着他一般,急得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掌门心里哇哇凉》为作者有为喵青年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可不等他喘上一口气,又是一道阴风四起,冲着他们就打了过去,沈碧舟眉头皱到一处,将手中的软鞭轮出风响,护住了司徒二人。

卓秋琰这边被几道剑气绊住,想要过来帮忙却是不行,因为那几道剑气就好像逗着他一般,急得卓秋琰只能干瞪眼。

沈碧舟一条软鞭啪啪作响,不敢退后一步或者往前,犹如细雨般的小剑,只要他动一下,就会寻了缝隙钻进去。

司徒云天只能压低身子,想把一直没有醒过来的商沉渊托到他处,不在束缚沈碧舟的手脚,可是他才挪了一寸,就把剑雨打了个措手不及,要不是沈碧舟反应的快,此时早就变成了一只刺猬。

沈碧舟也是吓出几滴冷汗,一双凤眼越发不敢离开,只是拆过几招后,就嗅出一丝不寻常来。

咋一看这剑雨好似都对着,铺天盖地想要把自己置于死地一样,可是但凡自己有一点疏忽,就会被对方盯上,直接冲着里面的二人而去,打算一招毙命。

难道对方的最终目的是自己身后二人?

是司徒云天还是商沉渊?

沈碧舟心中有了疑虑后,手上的动作跟着也有了目的性,将手中的软鞭微微向上高挑了半分,本来密不透风的防护就有了一丝破绽。

就是这么一瞬,不过弹指间就有一道寒光想钻了这处破绽,去袭身后之人,沈碧舟眼神一亮,一甩软鞭,扫掉近前所有攻击,回头看向身后。

司徒云天一直防备着有人偷袭,眼见寒光奔着自己而来,一个法决下来,就把攻击阻挡下来。

沈碧舟心下明了,更加笃定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就是为了司徒云天来得。

“卓秋琰!”

高喝一声卓大掌门的名讳,沈碧舟一点不拿他当外人,直接下了命令:

“别玩了,赶紧把正主找出来来。”

卓秋琰啧了一声,暗自咋舌,不过就是想偷偷懒而已还被人看穿了,可即便被人识破,也不能就这么直接去找人啊,怎么也要做做样子不是。

将一把长剑舞得器动四方,剑尖嘶嘶破风,剑身游龙穿梭,点剑而起,便似雷霆震怒,江海凝光,一时间山色沮丧,气吞万里。

等他觉得自己的风头显露够了,这才双脚一腾,将之前那几道剑气纷纷震碎,目光落在一处,把寒青骨用力一推。

寒青骨呼啸而出,直刺那一点,却在半空被一道透明的薄膜拦住,显然这是一层结界。

虽然寒青骨没有把这层薄膜击碎,却在它上面扎出几道明显的裂缝来。

卓秋琰食指一并中指,手腕一翻,唤了寒青骨回来,然后又是一个剑决,寒青骨奔着那结界又刺在同一个地方。

咔。

一声细不可闻的声响过后,整个结界顿时崩塌下来,碎了一地。

不论是袭击沈碧舟和司徒二人的剑雨,还是纠缠卓秋琰的剑气,都消失无形。

慢慢的,结界脱落之后,从里面的阴影处,踉跄地走出一人。

这人瘦骨嶙峋,脸色苍白,一头长发又干又燥,一直拖在地上,说是病入膏肓都绝对要人相信。

卓秋琰落在沈碧舟一处,也住了手,二人拿着软鞭长剑一脸戒备的盯着他。

一步一步走到近前的男人,目光越过卓秋琰二人,对着司徒云天潸然一笑:

“好久不见,我到底把你等来了……”

书本点评
有为喵青年的《掌门心里哇哇凉》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仙侠奇缘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目录

作者相关

有为喵青年

作者:

有为喵青年

VIP精品试读

  • 《异能九元素》我的时空异能 小攻 异能九元素清水文

    异能九元素

    今日本汪分享给各位书虫们半克拉原创新篇《异能九元素》,主线人物是古庚,保时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九种人,他们分别是能够控制自然元素火的——控火者,控制自然元素水的——控水者,控制自然元素风的——控风者,控制自然元素电的——控电者,控制自然元素冰的——控冰者,控制死物的——控物者

  • 《一世纵容》一世纵容什么意思 最新章节 一世纵容cj

    一世纵容

    《一世纵容》是南瓜Emily新写的一本总裁新篇,故事跌宕起伏,文笔行云流水,可以一阅。这下,夏恩宁也惊呆了。旁人不知道,她却明白这是沈司洲的衣服!苏雅琴怕闹下去不好收拾,忙说:“既然是误会大家快别说了,真是不好意思谨言,衣服我让张妈洗了再送去你家里。”张妈狗腿得要去拿衣服。夏恩宁一把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