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苏城灵域》灵域5 强攻 苏城灵域Size Queen

苏城灵域

职场|纪轩,韩纪轩|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45 人赞过 赞一下
《苏城灵域》作者:苏风细语,职场类型作品,主人公:纪轩,韩纪轩,本网络故事精彩片段预览:离别了悦晴之后,纪轩就开始后悔了。人生路不熟加上兵荒马乱的,他上哪去找苏慕雪啊!船到桥头自然直,见步行步呗。对于纪轩来说,他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居住所,在这荒郊野外的,弄不好会出现是什么野兽将他吃掉。对了


版权来源:互联网
《苏城灵域》为作者苏风细语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离别了悦晴之后,纪轩就开始后悔了。

人生路不熟加上兵荒马乱的,他上哪去找苏慕雪啊!

船到桥头自然直,见步行步呗。对于纪轩来说,他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居住所,在这荒郊野外的,弄不好会出现是什么野兽将他吃掉。对了,古代的话,还有很多珍稀动物尚未灭绝,将它们拍下来,等哪天回家了放出来在朋友面前炫耀一下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可是,他还能回家吗?

现在到处都是士兵,而衣着破烂的他却经常被人追赶,虽说他身体轻盈,身手敏捷,可这几趟逃窜下来,好比跑了一次马拉松一样,精疲力竭,加上饥饿缠身,纪轩急需一个可安身的地方,即使花光所有的银两也愿意。

夜幕降临,狼的嚎叫声在山林中久久回荡,纪轩总算离开那些烦人的士兵的视线。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总算找到一间客栈,虽说客栈小,但来客还是挺多的。

“客官要吃点什么?”

“就点你们店里最名贵的菜,再来壶酒,麻烦快点,我快要饿死了。”

“好嘞!”

纪轩放下了剑刃,搓搓冰冷的双手,周围的来客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

这也难怪,谁叫他穿得那么“新潮”呢?

不一会儿工功夫,菜肴和酒水都端上来了,这家店的效率可真高啊,即使来客众多也不碍事。

正当纪轩要动筷的时候,有东西从他口袋中掉了下来。

是检验水质的试纸,纪轩做实验时留下的,想不到还带到这里来。

不是说我信不过这家店啊,我只不过想在吃饭前检验一下试纸过期没有。

纪轩将一点酒水滴在了试纸上,然而试纸却渐渐变黑。

纪轩直冒冷汗,他扫视了周围,那些继续用那种奇怪的眼光盯着他看,他好像明白即将发生什么。

这不是电视上放的剧情吗?还真让我韩纪轩遇上了!你们肯定是一伙的!

我该怎么办?纪轩思考了一番,哦,对了,像汉高祖一样,如厕逃离鸿门宴。

“哎呀,小二,请问茅厕在哪里?人有三急唉。”

“客观您出门右转就可以看到了。”

“谢谢!”

纪轩故作淡定,不慌不忙地走出了客栈。然而有两位剽悍的大汉也跟着纪轩走出来,这两大傻子,我韩少上厕所也要跟着,分明居心不良,会不会是两个gay佬?真是细思恐极!

可是我能怎么办?硬上嘛?打不过,逃吗?我觉得可以,毕竟我跑得快,就这么决定。

正当纪轩要做好逃跑的准备的时候,他突然听到细微的呼叫声。

“救……我……”

他回头看了下那两个大个子,他们似乎还没有察觉到。

可能来这里我的耳朵、鼻子都灵敏了吧,就是运气差了点。

那声似乎是来自于一个仓库,纪轩想,那里面还不知道藏着多少个无辜受害的人。

我不能走,纪轩握紧了拳头。

纪轩发现前面有块废弃的青铜器,以他的经验,用它砸到人的后脑就会让人不省人事。

纪轩抛了几块银两到空中,大汉见钱眼开,注意力完全被银两吸引了过去。

银两落地,他们便扑了过去,争得你死我活,互不谦让。

还真是丑陋。纪轩微微一笑,捡起地上的青铜器,蓄力一跳,空中翻转三百六十度,跳到了大汉的后方,直接砸到他们的后脑勺去,再一脚踹了下他们的屁股。

如纪轩所想,他们已经不省人事了。

“小东西,敢跟踪我韩少?”

纪轩扫视了周围,幸好还没有人擦觉到他。

仓库是锁着的,纪轩没办法打开,他听着呼叫声却爱莫能助,自责感渐渐涌上心头。

“哎,韩纪轩,自己的顾及不了,还多管什么闲事呢。”纪轩自言道。

“求……你……救救……我们……”

“大哥,没钥匙呢,怎么救呢?”纪轩双手交叉放在胸口前,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纪轩的举动惊动了客栈里的人,他们提起武器,朝仓库走来。

“灭口!”

有人叫喊道,显然他们已经看到了已经倒下的那两个大个子。

“寡不敌众,只能走为上计了!”

纪轩赶紧逃离,然而那些人已经堵住他的去路。

纪轩慌忙之下一跃而起,顿时轻功了得,踏雪无痕,踩着那些人跨出了重围。

“原来我还会这招。”纪轩沾沾自喜,然而敌人已经追赶而来,纪轩只能使劲冲,纪轩那种逃生技能还真让人叹为观止。

“杀了他!”

那些人知道跑不过纪轩,纷纷念起了咒语,各种远程炮弹追赶着纪轩,若不是他敏捷得超乎常人,恐怕早已成为炮灰了。

“这些人是疯的吧!”纪轩开口大骂。

敌人穷追不舍,纪轩不敢回头,只管勇往直前。他气喘吁吁,加之肚子咕咕直叫,恐怕要到了极限。

客栈中仅留三个壮汉在把守,却见有一个蒙面的男子冲进了客栈,其速度快到让壮汉看不到踪影,刀光一闪,三名壮汉栽倒在地。

蒙面男子一刀砍断了仓库的锁,却见仓库内有许多昏迷的人,还有一位留有意识的女子,不断地低声呼喊:“救…….我……”

男子摘下了蒙布,将女子抱在了怀里。

话说纪轩依旧狼狈地逃跑,他跑到一个地势复杂的地方,那里树木众多,加之天色较暗,那群追赶的人根本就看不清纪轩的踪影。

“要不把这里都烧了吧。”

“你傻的吧!万一烧到我们糊口的地方怎么办?”一个女人狠狠地敲了一个光头男子的头。

“那怎么办,老大?”

“那里猛兽众多,加之夜色昏暗,即使我们不追他,他也活不了多久,走,我们回去看看其他的人。”那个女人发话道。

“啊!”后面的一个壮汉大叫了一声,便栽倒在地。

“有刺客!”大家叫喊。

蒙面男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再次以他的快刀砍下了众多的壮汉。

当蒙面男子要砍向女人的时候,女人一声怒号,大地一声震动,岩石块飞起,男子被强大的冲击力击退。

“来者何人!”女人怒号道。

“你们作恶已久,我是来惩治你们的人!”

“那你得掂量一下自己有无这个本事!”

两人打斗在一起,刀光剑影,其金属强烈的碰撞声撼动天地,女人经验老道,武艺高深,男子哪是他的对手,一轮打斗下来,男子身中几剑,无奈之下,只得剑刃插地,随后爆发一声巨响,扬起了滚滚的尘灰,女人用灵术驱散了灰尘后却发现男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就这点本事吗?”女人仰天大笑,扶起她那些不争气的手下,走回客栈,却发现客栈已经被大火吞噬。而那些被囚禁的人早已在男子的策谋下全部救出。

女人咬牙切齿,愤怒不已,她不断敲打她的手下以此泄愤。

“若再见到你定将你碎尸万段!”

纪轩见那些人没有追来便松了一口气,可他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加上密林阴暗,他根本就找不到回去的道路。

“这下惨了,虽然逃掉了追杀,但也迷路了,恐怕要暴死野外咯。”饥肠辘辘的纪轩哀叹道。

敏锐的纪轩听到杂草晃动的声音,不得不警惕起来。

是猛虎,还是两只!这下纪轩只得上演一波武松打虎的好戏,万一戏没拍好就只能成为猛虎的口中美味了。

猛虎扑向了纪轩,饥寒交加的纪轩是真的没有力气去打虎,他不断躲闪,却不慎被石头绊倒。

猛虎刮伤了纪轩的手臂,疲软无力的纪轩已经跑不动了,猛虎在渐渐靠近他。

“想不到我会沦落此地。”纪轩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来将他带头。

一条巨大的尾巴将猛虎扫开,一阵强光闪耀,刺痛了猛虎的眼睛,猛虎扑向了强光,却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击飞。猛虎见势不妙,立即撤退。

纪轩尝试睁开眼,但强光刺痛着他的双眼,他隐隐约约看到眼前的是一个庞大的物体,好像是一条龙。

最终纪轩饿得眩晕了过去。

天色已亮,山间的空气让人感到神清气爽。

纪轩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已经天亮了,谢天谢地,他还没有死。

“老虎呢?”纪轩自言道。

“被我赶走了。”传来一个回复的声音。

“哦,这样啊,谢谢了。”纪轩再次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饿得出现幻听了,很快就会去见阎罗王了。

不对啊,这泥地怎么这么柔软?还有这女声是?

纪轩抬头一看,眼前的是一个清纯秀丽的女孩,长得跟慕雪一样乖巧可爱。

而他的头正压在那个女孩的大腿上。

“这一定是幻觉,感谢上天,在我死之前给我享点福,让我再多活几分钟吧。”

“公子,这不是幻觉哦。”女孩捏捏纪轩的脸蛋。

哎?痛的,不是幻觉,那?

纪轩赶紧跳了起来,惊讶地说道:“我还没死?昨天的老虎呢?昨天我好像见到一条龙,天啊,我肯定是饿傻了!”

纪轩思绪混乱,已经在胡说八道了,而女孩却捂着嘴巴轻轻作笑。

书本点评
平台的职场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苏城灵域》。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纪轩,韩纪轩)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苏风细语)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目录

作者相关

苏风细语

作者:

苏风细语

VIP精品试读

  • 《炫舞之竹林深处》炫舞之竹林深处 宝盖于 章节目录 炫舞之竹林深处Twink

    炫舞之竹林深处

    《炫舞之竹林深处》作者:宝盖于,职场类型网络小说,主人翁:韩竹,林子,本作品精彩内容:别墅外灯火通明,大小各异的彩灯或错落有致的被放在草地上,或被挂在树枝上。美不胜收。“哎呀,林经理您真的来了,我还以为真要跪着求你你才会来呢。欢迎欢迎啊。”一位长相清秀的男子,笑盈盈地向林子泽打招呼。韩

  • 《梦回之遥而可期》热血江湖梦回10年7期 H 梦回之遥而可期MB

    梦回之遥而可期

    火爆新书《梦回之遥而可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冰芯璃落,主要人物小羽,王诺,是一本青春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我一直在想,人为什么要活下来,人活下来又是为了什么,活下来的动力又是什么,如果活下来是为了寻找爱,那么我的爱又在哪,为何我在困难时没有人来帮助我,为何我见到的又是亲人么的冷漠,为什么父母一去世他们全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