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 m.kanshu.la by醉君怜 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全文免费阅读

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

总裁|陈言栖,陈总|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1 人赞过 赞一下
《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是醉君怜执笔的一本总裁创作,情节芬芳复杂,文笔横扫千军,推荐阅读。《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主要讲的是 苏雨萱的嘴巴变成了O型,这儿可是十一楼,不要命了!“顾小姐,顾小姐!”她一边喊着一边朝窗边跑去,头伸出窗户,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林少风也走到了窗边,忽然感觉不对劲,转身一看,就看到人影一闪,病房的门被关


版权来源:互联网
《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为作者醉君怜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苏雨萱的嘴巴变成了O型,这儿可是十一楼,不要命了!

“顾小姐,顾小姐!”

她一边喊着一边朝窗边跑去,头伸出窗户,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林少风也走到了窗边,忽然感觉不对劲,转身一看,就看到人影一闪,病房的门被关上,并且,还有反锁的声音。

他居然被骗了,顾淼淼躲在了门后!

连忙拨通了手下人的号码,让他们赶紧去追顾淼淼,还有将门打开。

顾淼淼出去了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眼中满是惊惧。

那个男人不是席慕渊的助手吗,他怎么会在这儿?

但是眼下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转身就朝着楼梯走去。

她住的这个病房附近就有一个安全出口,而且是通往附近的急救中心大楼。

走这边,被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下了楼,顾淼淼丝毫不在意别人打量的目光落在她没有穿鞋的脚上,也不顾自己没几个钱了,直接上了出租车。

“去思忆公司。”

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她一定要和陈言栖面对面的说清楚。

“顾小姐,陈总在办公室等您!”前台挂断了电话,看着顾淼淼的眼神透着几分鄙夷。

到自家公司居然还被人拦在楼下,这绝对是一件尴尬的事情,但是顾淼淼根本就没有时间自怨自艾,直接就跑向了电梯。

“陈言栖,你到底什么意思?”顾淼淼气冲冲的跑进了办公室。

坐在陈言栖腿上的秘书娇笑着站起来,故意的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唇印,嗲声嗲气的开口:“陈总,人家出去喽!”

陈言栖对着她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翘臀。

“讨厌!”邓莎莎笑得得意洋洋,踩着高跟鞋慢悠悠的走着,视线落在了顾淼淼的脚上,捂住嘴惊呼:“顾小姐,你怎么连鞋都不穿,陈总可不喜欢脏女人!”

“陈言栖!”顾淼淼低吼,直接就冲到了办公桌前。

陈言栖面色一冷,低声斥责一声:“出去!”

邓莎莎一脸的不满,撅起嘴哼了一声摇摇摆摆的走出去了。

“你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出现?”办公室的门刚关上,陈言栖的脸色就变了,脸上满是怨怼。

“席氏财团为什么要收购思忆?”顾淼淼怎么都想不通。

思忆公司在她妈妈掌权的时候,在兰城还算得上中等的企业,但是这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这样的一个三流公司,席氏怎么会有兴趣?

“这句话难道不是应该由我来问你吗?”陈言栖脸色很不好看,只是现在看顾淼淼的样子,她是真的不知道?

难不成,是席慕渊个人的行为,为的就是替顾淼淼出气?

想到这儿,陈言栖落在了顾淼淼身上的眼神多了几分算计。

这样看来,顾淼淼比他想象中的价值还要大呀!

“我不知道,我今天一直在医院!”顾淼淼望着陈言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愤怒。

“现在别的我不想听,顾淼淼,你记住,要是收购案成了,你妈就是你害死的!”陈言栖可不会讲理。

“陈言栖,你除了会威胁我,你还会什么?”顾淼淼伸手将办公桌上的文件都扫到了地上,歇斯底里的吼道。

陈言栖不以为然的笑笑:“有用就行!”

书本点评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陈言栖,陈总)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陈言栖,陈总)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独占鲜妻:席先生,宠不停!》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作者相关

醉君怜

作者:

醉君怜

VIP精品试读

  • 《内廷女官的二三事》内廷女官的二三事txt T吧 内廷女官的二三事腹黑攻

    内廷女官的二三事

    《内廷女官的二三事》是骁骁L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故事新颖,文笔成熟,比较不错。账本?“什么账本,昨天传话的人没说要看账本啊,这突然一说,我得回去准备准备,娘子要不先行回去,我这改日送到太子府上。”秦管家不愧是多年的老管家,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最后的拖延,过渡的非常自然。“确实

  • 《后宫:红颜乱》后宫红颜乱 娘受 后宫:红颜乱罗御

    后宫:红颜乱

    火爆创作《后宫:红颜乱》由茹初创作的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传奇人物是兰启,曾云巧,剧情空前绝后,值得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兰启一掌打在凝胭的脸上,凝胭只觉得脸上一阵的火辣,可是疼痛却是在心里。她侧过脸,狠狠地看着兰启。曾云巧见爱女受辱,连忙上前扶住凝胭,也同样狠狠地看着兰启,说道“兰启,你还是不是人啊!你对着兰雪辰就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