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女配修仙劫》穿书嫡女修仙六岁 傲娇受 女配修仙劫娘受

女配修仙劫

仙侠奇缘|任雨飞,任雨蝶|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11 人赞过 赞一下
《女配修仙劫》为三十里烟火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剧情回顾:任雨蝶虽然回了自个儿的住处,但她一直处在提心吊胆、心神不宁中。虽然她心肠狠了点儿,总喜欢欺负任雨飞;但她毕竟也是个孩子,杀人这种事也够一个七岁的孩子吓破胆的,虽然她是无意的。她离开后没多会儿,原身已经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女配修仙劫》为作者三十里烟火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任雨蝶虽然回了自个儿的住处,但她一直处在提心吊胆、心神不宁中。虽然她心肠狠了点儿,总喜欢欺负任雨飞;但她毕竟也是个孩子,杀人这种事也够一个七岁的孩子吓破胆的,虽然她是无意的。

她离开后没多会儿,原身已经魂归,之后任雨飞穿越过来。她好像做了个梦般,好多画面走马观灯的出现在她的意识中,她朦朦胧胧间下意识的一吸气,差点儿把自己给呛死!睁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水中!她还疑惑上了,自己刚才不是被推下三十层的高楼了吗,怎么成了掉进了水里?由不得她多思索,先赶紧的扑腾出去吧!

这一扑腾任雨飞又发现了问题,这胳膊腿儿咋这么短呢,根本用不上力啊?任雨飞扭头一瞅,可不就是短吗!这分明是个小孩子的身体啊!可这会儿当务之急是出水,她想算了,出去再说。算是暂且先放下了心中疑惑。

任雨飞在现世算是半个旱鸭子,学了两天游泳,但也没怎么学成,要是在大海汪洋或者水深的地方儿那就铁定的把自个儿淹死了!但是任府这湖水还不是那么深,而且她又离湖边不远,不断扑腾游摆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到了岸。后来仔细研究、回忆、思索种种,任雨飞这才发现自个儿穿越了!

任雨飞呆呆愣愣的凭着记忆摸索着往中院寻着自个儿的小院儿;她虽然像个落汤鸡般,可耐不住刚穿来的好奇,一路上左瞅瞅,右看看,那模样真像是第一次见这些灵植、景观。她这会儿刚穿来,对这个世界一片茫然,几乎是一无所知,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但好多东西自己没经历过就不是那么真实。

任雨飞摸索着回去,这次可就不像刚出来时那么顺利,路上也陆陆续续碰见了三个下人,看她这身湿漉漉的模样,个个都好奇的紧,不过还是耐着礼数止步招呼了声:“十一小姐。”任雨飞也不拘束,只是淡淡的“嗯”一声,便继续往回走去。

坎坎坷坷,最终总算是找到了自个儿的小窝儿。任雨飞又摸索着找了身衣服,从头到脚的换上,把头发给擦了擦。

而此时那丫鬟巧言趁着没人的路正好绕到后院,一番查探才知湖面上没有任雨飞的尸体。她即刻回去回禀了自家夫人。

六夫人心里纳闷,皱着秀眉思索开来。

难道那任雨飞没有死?莫不是被人救了么!如此这般岂不是要暴露出蝶儿向她索要丹药一事!如果事情这样进展,那任俊何岂会轻易放过蝶儿!就算他对那潘月灵厌恶的紧,也没有轻易放过她任俊柯一家的道理!

不行,她得过去一趟!

六夫人王素云急匆匆的便往外走去。而那巧言自是快步跟了上去。

任雨飞刚收拾妥当,正坐在桌前发呆。门哐啷一声被推开了!吓的她“咯噔”一个哆嗦。

王素云先是在屋内一扫,这才发现任雨飞正乖乖的坐在桌前。她一阵讶异,眉头先舒后紧。她心想不管怎么说这人活着也好!可又转瞬想到任雨飞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任雨飞此时正抬头打量着推门而入的王素云,在脑子里急急过了一遍,这是任雨蝶她娘,卧槽,该不是替任雨蝶出头的吧!任雨飞反应很快,吐槽的同时,便装作手忙脚乱的急急推开凳子,哆哆嗦嗦下来行礼道:“给六夫人请安。”

她动作倒快,搞的王素云就是一愣。随后她呼了口气。装作沉稳大度道,“雨飞叫我六婶就好,何必如此见外。”也不待任雨飞反应,她上前拉起任雨飞,温柔的握上她的小手。

任雨飞被她拉上小手,张大着嘴巴作受宠若惊状;继而是哆嗦着试着抽回,而此时六夫人虽温柔但也用了点巧劲,任雨飞当然是悍然无功。半天吞吞吐吐道:“六六……六婶。”

“诶。这才对吗!”六夫人笑着继续道,“我是来替雨蝶道歉的!听那孩子说她一时鬼迷心窍,不小心把你推进了湖里,我急急跑去后院,却发现你已经不在那里了。雨飞,你是如何上来的?”

任雨飞只得低着头认真的听着,从她这一番言辞中提取着这六夫人真正的意思。

待六夫人说完,任雨飞才心道只怕这最后一句才是关键啊!她从善如流,“回……回六婶,我…我知十姐不……不是故意的。我两人当时就坐在湖边那两块青石上,我下水不……不深。是十姐她吓坏了就…就跑开了。我当时也是心急的扑腾了几下,侥幸顺水流向了岸,抓住青石这才爬了上来。”

王素云边听边辨别着这话真实与否。“哦,原来如此。”她缓缓应着,看任雨飞这胆小害怕的模样,还瞥了眼任雨飞刚扔在床边地上的脏衣服,上面确实不少湿泥,这才信了个八分。

“雨飞,你受惊了。还望你莫要与雨蝶她计较和置气。她毕竟不是有意的,怎么说你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

任雨飞心中哂笑,又有哪个母亲是不护短的呢!对任雨蝶她本来就没打算报复什么的。不是她凉薄;只是她刚穿来,对这个世界和这里的人根本毫无归宿感,无法那样强烈的憎恨或喜欢。并且说到底被推下水的是原身,并不是她;而任雨蝶虽然心性不太好,但到底是个七岁的孩子,让她一个奔三的老女人怎么去和一个孩子的无心之过计较和置气呢!

她也并不是个锋芒毕露、棱角尖锐的愤青;自己没有靠山,没有证据,加上她在任府这尴尬的地位,一来对这世界和这任府什么都不了解,就去控告那任雨蝶的恶行,这纯属和一个孩子置气,任雨飞内里是成年人,她还没那么幼稚。

任雨飞继续装作懦弱的低着头小声道:“我-我知道十姐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怪她的。”

“嗯。”王素云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继而又和善的拍了拍任雨飞的小手。

末了她缓缓放开任雨飞的小手,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盒糕点来,“雨飞,这个是雨蝶最喜欢吃的蜂蜜桃花酥,你尝尝;如果喜欢吃,改日我多做两盒让巧言给你送过来。”

任雨飞装作惶恐和吃惊的推脱道:“六……六婶,这个还是留给十姐吃吧。她喜欢!”

王素云却笑着上前拉着她的手,把那盒桃花酥硬塞到她两只小手上。“雨飞,拿着吧!也尝尝六婶的手艺。”

任雨飞装作颤颤巍巍、诚惶诚恐的拖着那盒糕点,低着头小声道:“多谢六婶。”

“你这孩子,这般客气作甚!”王素云似是宠溺的嗔怪道。

末了她慈爱的抚了抚任雨飞依旧有些湿漉的黑发,“雨飞,你先行休息吧!过几天可以去我的紫兰轩找六婶玩额!”

“好……好的。”任雨飞抬起黑亮的大眼睛,貌似渴望的望了她一眼。

王素云携丫鬟走了之后,任雨飞总算是松了口气。她深知王素云此番前来就是查看“她”到底死了没,或者验证她是否会去告发任雨蝶索要丹药一事。这六夫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那比任雨蝶恶毒不止百倍千倍了;她真得小心再小心的应付着!话说这修仙界真是危机重重啊,连自个儿的家族都遍布了这么多危险,真是让她一刻松懈不得。任雨飞忍不住叹息感慨到。

原身被推下水,并且溺亡一事,也就暂时先得了这么个结局。

言归正传,再说当下。任雨蝶这小妮子一嗓子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任雨飞大眼一扫,非常之无奈!她此时不顾得去思索这个任雨蝶的心理,因为她正被一群萝卜头儿那宛如恶狼群般的眼神逼问着;就算曾经历过二十多年风风雨雨,这一刻她也有那么点不自在!

“小十一,你到底什么意思?”任安君身侧那个趾高气扬的小姑娘,也就是任雨飞同父异母的胞姐任雨萱率先提着嗓子质问道。

“我-当然没有那个意思。四哥的灵根值一定很高。”任雨飞赶紧弥补过失。

“那为何任安勋说四哥为满灵根的时候,你在摇头?”任雨蝶依然揪着不放。

任雨蝶可就没那么安分了!她从娘那里知道了任雨飞还活着的消息后,起先很疑惑任雨飞为什么没去告发她,可后来一想任雨飞性子懦弱,胆小如鼠,加上他爹也那么讨厌她娘,也一定很讨厌她,她怎么敢去告发她!

这种假设猜想可让任雨蝶大松了口气,甚至嘴角上挑,笑意开怀,愈加得意的想,任雨飞就是好欺负。此时她已经妄图进一步欺压任雨飞,在她身上找优越感和自在感了!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以为的那个任雨飞早已经被淹死了,而她就是罪魁祸首。

卧槽,敢情是她刚才摇头被这小妮子看见了!任雨飞听音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她深吸了口气,无语的看了任雨蝶一眼,“我在想事情!”她拽拽的说完,也不理会旁人,愣是要迈开小短腿儿往回走!

这算什么回答?

任雨蝶不禁有些发愣!可一细想这小妮子一向胆小的很,被她明里暗里欺负多少次了,从不敢顶撞她,更何况是白眼她,今日为何如此反常!难道还能被她索要月供逼的变了性子么?

于是她愣了一下后急急向前一步捞住了任雨飞的小胳膊,“任雨飞你在说谎,你把话说清楚!”

任雨飞被她捞住,无奈转过头又给了她一个很是同情和审视的眼神,忍不住心里吐槽:唉,明明自己资质差的要死,还不好好修炼,成天找人麻烦,真是无知!

任雨蝶不禁被她那个看似同情和俯视的眼神看的火上心头:她那是什么眼神!她没看错吧,她凭什么以可怜的眼光看她!这种眼神她只在长辈的身上看到过。

可还不待她有所反应,任雨飞下面的话更是让她气上加气!

任雨飞边施舍着同情的眼光,边不急不缓的一个一个掰开着她的手指,拉长着声音软糯轻柔道,“十-姐,有时间还是想想怎么引气入体吧!”

什么?让她想想如何引气入体!这下气的任雨蝶即刻热血逆流,冲上脑际,满脸热辣辣的,那眼神简直要吃了任雨飞一样!

她明明是双灵根,修炼也很刻苦,却一直无法引气入体。而且任雨飞到现在也没有引气入体,凭什么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她,她要被气死了!

或许因为太恼怒,以至于那一刻她明明双眼盯的是任雨飞,却陷入自己的情绪,连抓着任雨飞的手被她掰开也没有理会。

任雨飞淡定的瞥了她一眼,看她正沉浸在自个儿的怒火中,正好自己撤!于是乎,她大大方方的转身要走!

她都已经迈着小短腿儿跨出了两步,任雨蝶才回神紧握双拳,怒吼道:“任雨飞你给我站住!”

她还妄想着任雨飞能像以前那样怕她,任她调侃讽刺,明里暗里的欺压。谁知任雨飞太淡定,继续往前走,头都没有回,嘴上也没理会她。

这种不予理会更是让她满肚子的怒火无处可发,她紧咬唇齿、恶狠狠的盯着任雨飞小小的背影。此时任雨飞已经离她好几步,虽然距离不远,可她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面子却是不好意思再去追。只得暗自咒骂:三灵根的货色,怎么比的过她的双灵根!以后有机会再收拾她。她就不信任雨飞的资质会比她好!

任雨飞就那样大大方方的与前面的人错身而过的离开了,谁都不曾理会,留给呆滞的众人一个小小却又无比大气利落的背影!

怎么就这样走了,他们看戏还没看够呢!嫡系弟子争个你死我活,跟他们这些旁系没半毛钱关系,他们乐得看热闹。可这个小十一是怎么回事?

众人到现在还有点云里雾里。这简直是神转折,不是在质问她摇头否定她亲哥的灵根值之事吗,怎的她这样三言两语把矛头对上那个总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的任雨蝶!然后就这样坦坦荡荡的离开了?

还有她不是也没有引气入体吗,怎的好意思那样奚落旁人!

众人这次真是败给了这个瘦瘦小小的小十一了!为何他们也觉得往日里那个不起眼的小十一好像变了,平日里嫡系弟子数她最胆小,看见谁都是唯唯诺诺、温声细语的,今天看上去却如此张扬!

被一群旁系子弟簇拥着的任安君也饶有意味的审视着那个他一向瞧不上眼的妹妹,然此刻看到的也只能是那个坦荡离开的小小背影。

任雨飞走后,任雨蝶气恨的咬牙碾地,望着她的背影好半天!她也说不上来,任雨飞怎么就不再像以前由着她欺压了呢!好像不一样了。末了她回神,也快步离开了。

萝卜头儿们又是一阵乱哄哄的嚼舌根!

当然那些嫡系子弟想到这是家主院外,就早早的转身回了各自的院落。其他萝卜头儿也渐渐觉得在家主门口八卦实在不妥,并想到神识这个东西,遂赶紧的散了。

任雨飞懒得理会那个无聊透顶的任雨蝶和那群意欲看热闹的萝卜头儿,悠哉悠哉的向自个儿的小院子走去。

她穿来后也有想过要不要替原身报仇什么的,好像一些小说中老有穿越者为原身报仇,杀了那个害了他的人这样的梗;但瞬即任雨飞便摇了摇头,就算是报仇也不是现在,现在她还没那个能力。再者两个都是娃娃,让她这个内里奔三的人去杀一个七岁的孩子,她做不到。至少现在她是做不到的!以后有了机会再说报仇一事吧!

此时又想到此事,毕竟她呈了原身的情,得以在这异世继续的活了下来。欠人家的总是要还的。任雨飞深深呼了口气,继续坚定的向前迈去。

还别说,任雨飞走没多会儿就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努力的想啊想啊,真是费了好大一番周折老半天才到了自个儿的小院子!

众萝卜头儿回到各自的小院,都进行着紧锣密鼓的入宗门准备;唯任雨飞除外。

一连几个晚上她垫着自己的小胳膊仰躺在床上,都在想到底要不要拜进千山宗;这可是女主所在宗门,也是文中被炮灰的那个她所在的宗门啊。

可惜她只是在想想,自己却没有答案。也不是因为她是个特别纠结的人,只是她总是问了自己一遍之后并不去深入的想答案,没一会儿就悄然入睡了!

也不知她是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懒得去想答案;还是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更无语的是她也不去修炼,仿佛不急着引气入体,没有一点危机感似得。整日里吃了玩,玩了吃,再不然就是睡觉,偶尔和她那个丫鬟娇婞随便聊两句儿;看上去好不逍遥惬意!

书本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仙侠奇缘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女配修仙劫》,会想起任雨飞,任雨蝶,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目录

作者相关

三十里烟火

作者:

三十里烟火

VIP精品试读

  • 《虫族代码》群星虫族女王捕获代码 章节在线试读 虫族代码虐文

    虫族代码

    《虫族代码》是零微风笔下的一本灵异网络创作,内容精彩纷呈,文笔惟妙惟肖,比较不错。《虫族代码》精彩内容 高亮峰却做了噤声的手势,然后摆手示意我继续跟着他。又过了三道那种“石门”,在第二个门外的一个房间里,我们换上了防护服,之后便来到了一处玻璃门前。透过玻璃门我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类似病房的屋子,几名穿着

  • 《互换人生之守护男神》我和男神 清水文 互换人生之守护男神㚻

    互换人生之守护男神

    《互换人生之守护男神》为风铃碎梦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等路紫说完整个过程和情节,诺依又想了两三来分钟,才回过神来。她一边考虑,一边组织语言,试图理解这件事:“如果,你是路紫……而现在在路家的,是殷鸽舅妈……那你们就是灵魂转换?”嗯嗯!路紫赶紧点头。谢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