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免费 耽美小说风格小说 好事者从天而降㚻

好事者从天而降

耽美小说|宋权嘉,慕斯|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55 人赞过 赞一下
光环人物是宋权嘉,慕斯的作品《好事者从天而降》此文是吴三沉笔下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极佳情节丝丝入扣,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火爆辣文,精彩内容 再漫长的上课时间也会结束,我们一下子就来到了十一天上课的最后一天。虽然是重点高中,但毕竟还是少年。大家都显得有些躁动,听课时候也特别心不在焉。“知道你们明天要放假了,最后一天,给点面子好好听行吗?”福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好事者从天而降》为作者吴三沉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再漫长的上课时间也会结束,我们一下子就来到了十一天上课的最后一天。

虽然是重点高中,但毕竟还是少年。大家都显得有些躁动,听课时候也特别心不在焉。

“知道你们明天要放假了,最后一天,给点面子好好听行吗?”福满溢拿着语文书,特别无语地看着我们,“我都听到你们在聊明天吃什么了。”

大家一阵哄笑。

“阿满,明天都要放假,今天谁还听得下去啊。”有人顽皮地回应老师。

福满溢好笑地看我们一眼。

“你们啊。”他拿着语文书指指我们,笑得既无奈又纵容。

不过笑归笑,福满溢还是很负责地把该说的内容都仔细说了。

“待会儿就剩最后一节课了,你们好好上啊,别让你们班主任骂你们。”下课的时候,福满溢随意地叮嘱了一句。

大家都拖长了调子说“不会的——”。

“搞笑,宋权嘉哪里管我们。”司徒在一边整理书包一边在我耳边吐槽。

“她管不管我们我无所谓,就是她英语教的太烂了。”我也对宋权嘉有点意见。

“嘿嘿。”司徒在把书放进书包,然后直起身。

“同学们,这道题选什么啊?你们看,A,about,肯定不行啦。B,of,也不对啊。C,on,明显是错的,所以——选D啊!”

司徒在捏着嗓子和表情,装模作样地模仿宋权嘉讲题。说完,他马上就换了表情,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

“就这水平,我他妈也能上去讲。”司徒在有点不屑地说。

“那你他妈上去刚她啊。”我建议性地说,“下节课就是了,你待会儿这样,她讲完一道题,你就大喊,老师,我听不懂!切忌浮夸,要像个天真的孩子一般喊出来。”

司徒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末了拿起英语书,皱起眉,委屈的像个200斤的小胖子,深情大喊:“老——师——我这道题不懂!你在讲什么吼!我听不懂!”

他说完,后面的男生和旁边的都给他鼓掌。

“在爷厉害,厉害厉害。”

我脸上带着笑,也给司徒在鼓了掌。

司徒在收回表情,很淡然地朝旁边笑了笑,然后潇洒地把书包抬起来。

“你都收拾好书包啦?”刚刚上完厕所回来的华南看着司徒在,“你下节课不上啦?”

司徒在笑说:“南南这么关心我啊?没事儿,在爷英语课不听也照样全班第一。”

你可劲儿吹吧。我低着头,嘴角不禁上扬。这家伙对自己的成绩从来就是超级自信。其它科目或许可以说有资本吹,但是据我所知,司徒在这人英语挺烂的。

离英语课还有几分钟,我翻了翻单词表。恍惚间记得好像上次宋权嘉说过这节课要单词听写来着。

反正我也没事情,就在课间这段时间里背书了。

“华南啊。”司徒在忽然拖长了调子叫华南。

“干嘛啊?”华南奇怪地看着司徒在。

“都没人理我,不跟我玩。”司徒在埋怨地说,“下课就应该休息休息,再说明天就放假了。”

华南看了我一眼,无语地看向司徒在。“我感觉你此刻就像皇帝后宫里嚣张跋扈的贵妃,明明天天被宠幸,还老说皇上不看你就知道处理政事。”

“哪有。”司徒在斜了我一眼,“根本就是冷宫妃子,这狗皇帝都不上我。”

“啪。”我一个英语书就扇到了他脸上。

“狗皇帝还打我。”司徒在捂着脸瞎嚷嚷起来,“南南,你可要帮帮我。帮我到皇宫外找一点民间的好强烈催情药,我要这狗皇帝一夜七次欲罢不能!”

“你他妈要骚去外面骚。”我受不了的站起来,拿着书站到旁边小声背起单词。

还好这些单词我早读都会按照惯例背一遍,虽然给司徒在这比搅扰了一会儿,但这个单元的单词我都基本记下来了。

等我回到座位,司徒在已经收起了沙雕模样,神色淡淡地看着书本。

“看完了?”他抬眸看了我一眼。

“嗯。”我点点头,“正好上课。”

我看着宋权嘉走进来。她笑吟吟地看着大家。

“都准备好了吧?我们上课前先把单词听写一下。”宋权嘉在讲台前坐下,“把听写本拿出来。”

“居然这节课有听写啊。”司徒在很惊诧地看了看老师,然后去找听写本。

“我刚刚不是在背单词吗?你瞎了吗?”我翻了个白眼,嫌弃地说。

“你每节课下课都看些笔记或者课本,我哪知道。”司徒在虽然话这么说,却一点也不慌地拿出了听写本。

“第一个,conservation。”

“conversation?”司徒在喃喃自语。

我听不下去,小声提醒他。“老师报的是conservation。”

“啊?”司徒在的眼睛瞄着我的听写本,“宝宝啊,快救我。”

我假装听不见那个宝宝,轻声说:“con-ser-va-tion。”

司徒在认真地抄了下来。

“什么?va还是vi啊?ser在哪里?慕斯你重新报一遍。”我后面两个人小声地向我求助。

我又轻声报了一边。

“第二个,自然保护区。”

我快速把自己的写下来,然后把本子挪到我和司徒在桌子的中间。

“在爷!别那么自私啊,帮帮我们!”后面那几个嗷嗷叫。

没办法,我轻轻转头,“nature reserve。”

“不会拼reserve啊。”我后桌哭唧唧地喊。

我知道理科班的语文和英语会稍微弱一点,但是我开学以来一直都匪夷所思,怎么他们的英语这么烂?

“re-ser-ve。”司徒在给他们拼了一遍,然后附赠一句,“一群小辣鸡。”

“卧槽司徒在你别跟我们说,你他妈不也是抄的?”我后桌压低声音质问司徒在。

“那是我的同桌好嘛。”司徒在得意洋洋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这谁给他的自信。

算了,可不就是我给他的自信嘛。

-

开始上英语课的时候,我突然收到卫风然的短信。

“待会儿要不要去外面吃饭?把色色接过来,去外面吃一顿。”

我犹豫了片刻,回复道:

“我跟牛排店的经理说了,五点半到八点可以过去帮忙。店里已经开始忙了,老板答应给我算临时的钱。”

“那正好啊。”卫风然的回复迅速过来。

“你直接去打工,我和亭之带色色去大厦里玩一下。等快八点的时候我们在大厦里找个地方,点好菜,等你下班过来直接开吃。”

这样也行。我很久都没有带色色去外面吃饭了。明晚还是中秋节,这种时期她一个人在家肯定会孤单的。

我给卫风然回复了个好,然后看了看时间。色色比我要大概早一节课放学,现在正好,于是我就给色色发了短信。

“坐公交车来哥哥学校,风然姐姐和亭之哥哥带你去大厦玩。晚上哥哥下班了跟你们一起吃饭。”

等了一会儿,色色给我发了“好的”。

这才放心,我把手机收起来,听宋权嘉讲课。

“阅读题有问题吗?”宋权嘉正在讲上个单元的英语报纸。大家报了不会的题数,宋权嘉点点头。

“大家看第36题,这篇文章所讲的内容就是XXX。”

“老师,为什么不是B啊,感觉也没错啊。”

我怎么忽然听到我同桌的声音。

宋权嘉凝眉看了看题目。

“啊,是这样的。B所提到内容太宽泛了,我们概括内容应该全面点。好了,下一题。”

“老师。”司徒在再一次叫住了宋权嘉,声音里带着一些不虞,“为什么B宽泛?为什么不可以,你不能讲清楚吗?”

教室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奇怪,头顶电风扇的声音变得十分清晰。

“嗯,是这样的啊,你比较一下,虽然B也有道理,但明显C更像是正确答案吧。写题目的时候选择可能性最大的。”

宋权嘉还是说不到点子上。

“老师,就算不是为了学习知识,就算只为了应试,你确定你这样的讲法,能让我在下一次写到类似题目的时候,也能准确判断哪个可能性更大吗?我是出卷人吗?”

全然不似课间“演练”的那般浮夸天真,司徒在提出质问的时候,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嚣张。

宋权嘉怏怏地看了司徒在一眼。“你还有不清楚的就下课来问我吧。”

她敷衍地带过了,然后继续开始下一题。

“操,什么时候能不划水了?学校请她过来干嘛。”司徒在翻了翻书,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听说她爸爸当年是很有名的老教师,现在在学校国际部办事。”司徒在旁边的人回了一嘴。

司徒在很受不了地摇摇头:“教学水平也能遗传吗?笑死人了。”

“你是不是看她哪儿都不顺眼啊?”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司徒在转过身,朝我笑得很好看。

“怎么会,我这人就事论事的。目前来看,她做的事情,暂时没有让我觉得超级nice的。”

“那你觉得哪个老师很nice?”我也回看他。

司徒在想了想,说:“物理老师讲课超级棒,人也很好。不过总体上,学校给我们物化生班配的物化生老师,教课都不错。而政史地嘛,文科的课程也教不出花来,都无功无过。”

“虽然我不喜欢语文,但语数的老师教的都很好,阿满和多龙都是很负责那挂的。”

司徒在摸摸下巴,“这么看来,好像只有英语老师不太行了。”

“我们可以给校长写信,申请换一个英语老师。”旁边有人悄悄说。

“得了吧。”司徒在笑笑,又看向我,“慕斯,你英语好像不错吧。”

我点点头,也懒得谦虚。“是还行。”

“要不你抽时间教教我英语吧。”司徒在歪歪头,笑出一排整齐的贝齿。

“你牙齿保护得挺好的。”我看着他的嘴巴。

“你别转移话题——不过我牙齿确实长得很好。”司徒在咧嘴笑了一下。

“你牙齿都能保护得那么好,何愁英语考不高呢?”我蒙混过关,不去看他。

“诶诶诶,这什么人啊,说的什么话啊。”司徒在摇摇头,叹了口气。

书本点评
《好事者从天而降》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耽美小说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耽美小说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吴三沉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作者相关

吴三沉

作者:

吴三沉

VIP精品试读

  • 《浮沉的众生》山海浮沉 泯然众生 Basher 浮沉的众生耽美狼

    浮沉的众生

    火爆新书《浮沉的众生》是枯索新出的一本现实风格的作品,天选人物邹胜,杨剑,主要章节节选:许二毛亦是第一次上通班,到了后半夜就坚持不住。邹胜看事情不多,便让他多休息了一会,六点过才把他喊起来。许二毛知恩图报,打扫起卫生也是格外卖力,很多就把楼上的卫生清理干净。杨剑把工资一发,邹胜就带着他去

  • 《黑夜之永世传说》传说黑夜是二的魔法 诱受 黑夜之永世传说健全

    黑夜之永世传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黑夜之永世传说》的佳作,是作者谈笑破愁城最新力作的玄幻言情创作,故事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故事。“哎呀!墨仙大人!”棘花一个仙女转身,仰面躺进了那迎面而来之人的怀中。“别闹!”那人一把推开她,夏雨芊定睛一看,那竟是一个穿着金色大花袍,画着女人妆容的男人!他的脸上涂着厚厚的胭脂腮红,头上插着双色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