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山神莫来》穿越六零之山神 同人 山神莫来Basher

山神莫来

玄幻言情|喻冥,翠云|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50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热文《山神莫来》由吃土星人执笔的玄幻言情类型的作品,情节中的主线角色是喻冥,翠云,情节曲折绵长,不容错过。精彩片段预览:那群鬼魂根本看不见隐身的喻冥和南珠,也无心再去看其他的劳什子,他们贪婪的眼里只有那碗香甜的血,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喝到那碗血!“是我的!是我的!”为首的鬼魂跑得飞快,眼珠子里滴下的黑色血块,被摔在地上,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山神莫来》为作者吃土星人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那群鬼魂根本看不见隐身的喻冥和南珠,也无心再去看其他的劳什子,他们贪婪的眼里只有那碗香甜的血,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喝到那碗血!

“是我的!是我的!”为首的鬼魂跑得飞快,眼珠子里滴下的黑色血块,被摔在地上,他身后的一群鬼魂根本无法抓住他。

那鬼魂前脚刚踏进四个石头围成的陷阱中,喻冥指尖就有一点光闪烁,灵力丝丝地悄悄爬上那鬼魂的裤脚,他并没有察觉,只是跌跌撞撞地跑向那碗血。

灵力爬上他的腿,钻进他的经络,他只感到自己的身体猛地僵硬,根本无法动弹。

但他身后的那群鬼魂眼中只有鲜血,根本没注意他的异样,也是像他一样踏入陷阱中。

喻冥手上的灵力聚集,地上潜伏的灵力化作细细的丝线,在千钧一发间抓住鬼魂的裤脚,钻进他的皮肤,流进脉络,喻冥手上用力,灵力化成的丝线即刻收紧,顿时哀嚎遍地,他们都肢体扭曲在地上,四肢的关节似乎被扭断,以各种奇异的姿势在地上扭曲着,甚至就连那长长的泛黑的舌头,都贴在脸上,恐怖至极。

喻冥双手并拢,食指尖灵力迸发,潜伏在地上的灵力瞬时射出,丝丝灵力线编织成密密的蜘蛛网猛地压在鬼魂身上,使他们无法挣脱。

那碗冒着热气的血,已被南珠拿在手里,她眼前是那些散发着恶臭的鬼魂,胃里泛着大股的恶心。

喻冥手中灵力迸发得更多,他额头的冷汗大滴坠下,面前的土地猛地变黑,就像沼泽一般慢慢下陷,那些鬼魂挣扎着,骨瘦如柴的手臂扒着地上的土屑,但是都随着土地的下陷,通通都下陷进泥土中。

他们身上冒着烟,嘴巴惊愕地长大,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盯着那碗血……

“南珠,将我的血倒在陷下去的土地中。”喻冥紧皱着眉头,双臂颤抖着,冷汗浸湿了他的后背,衣服黏在他的身上,很不舒服。

南珠听到命令,强忍着胃里的恶心,上前一步倒掉那碗鲜血,血泼洒在地上的一瞬间发出的刺啦声,刺激着那些鬼魂的耳膜,他们似乎对那血又产生了欲望,又是一阵无用的沸腾。

那些嘶吼的叫喊在南珠耳边炸开,他们身上的鲜血和恶臭,刺激着她。

实在是恶心到了极点……

那地面又发生了变化,冒出一大股一大股的恶臭,气温猛地升高,就好像有烈火灼烧着那大片的土地一般。

喻冥双手灵力再次迸发,他紧拧着眉:“鬼道之门,开!”

那地面上忽的出现一道裂缝,下面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冒着大股的热气灼烧着那些鬼魂。

鬼魂的模样甚是可怖,他们惊诧地张大了嘴,长长的舌头贴在自己的脸上,灰尘和泥屑揉在他们的脸上。

他们扭曲的肢体从撕裂开的缝隙掉下,有沉重的坠落声,还有他们的嘶哑的喊叫。

喻冥倒是一脸镇定,在最后一个鬼魂嘶吼着摔下缝隙时,喻冥手间的灵力消失,地上的裂缝猛地阖上,土地恢复了原样,就好像刚刚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呼——”喻冥轻松地呼出一口气,耸了耸肩,轻轻甩了甩酸痛的胳膊,银白色的眉毛已经被汗水沾湿,粘到他长长的睫毛上。

他低垂着头,手随意地糊了一下眼睛,抹去即将滴下的汗水。

“这便是抓冤魂,牢牢记住了,下次就是你自己来了。”喻冥冷不丁抬头盯着南珠,一脸清冷的模样,大量的灵力散失使他此时的表情更冷。

南珠点点头,胃里的恶心在那群肮脏的冤魂掉下去就平静下来,脑中飞快回忆之前抓冤魂的过程,重温一次后,记忆更深。

喻冥抬头望望天,轻轻叹出一口气,稀碎的星洒满夜空,安静地熟睡着,月儿弯弯,摇着摇篮,皎洁的辉光洒在山上,将喻冥的银色头发,映得泛着银白的细碎的光。

“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吧,等灼温回来。”喻冥此时身心俱疲,他一手撑着草地,盘腿坐下,手上有些干燥的土屑,他只是拍了拍,毫无嫌弃的模样。

南珠点点头,应了一声,瞧了瞧地上没什么脏物,也是盘腿直接坐下,也并不扭捏。

喻冥闭眼养神,南珠警惕着四周环境,生怕飞来的一只小虫打扰了喻冥。

分界线——————————

“哎呦,我的腰——”雪盛迷糊地睁开眼睛,以为是在地上,想翻身,却没想到一下子翻去后,却直直地落在地上,她扶着腰,一手撑着地,疼得直叫唤。

“怎么了?”翠云捕捉到声响首先打开房门,手疾眼快地将雪盛扶起,她皱起眉头,一脸担忧,在雪盛身上四处打量:“没事吧?”

雪盛被大力扶起,她一手揉着自己的腰,摆了摆头:“没事没事。”

翠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双细细淡淡的叶眉拧成了八字眉:“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雪盛摇摇头,强行挺直了腰板,虽然有些痛,不过没伤到里面,只是磕到了而已。

“先出去吧。”雪盛一手搭在自己的腰上缓解疼痛,刚刚似乎脚也扭到了,她一瘸一拐地想要走出房门。

“先别走了!坐下来!”翠云有些急了,看她一瘸一拐的样子,心里更是着急,但她偏是要走。

“没事没事。”雪盛已走出木屋,才没走几步,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不偏不倚是在三尾面前几个拳头之遥。

三尾拧着眉头,一挑眉,略带担忧:“怎么了?”

雪盛摇摇头,还是有些怕他,声音不自觉弱了:“没事。”

三尾的眉扭得更紧,他手上紫雾呈现,不由分说地直冲她的脚踝。

翠云去添来一杯茶,任其三尾的紫雾包裹住雪盛的脚踝。

“哎呦!痛——”雪盛只感到脚踝猛地一个“咯哒”,一阵剧痛之后,竟然神奇般地消失了痛感,只有一阵酸麻。

“这就好了,以后好好看着点,别又摔了。”三尾说出来的话如此毒舌,但还是心疼地将雪盛的脚踝治好——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雪盛自然懂得他的心意,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尽管这声谢谢声音小得如蚊子嗡嗡般,但还是让三尾那傲娇的脸上,有了点异样温情。

三尾似有似无地嗯了一声,表示回应,但孩子般地扭头看向其他地方,有些害羞。

“雪盛,喝点茶。”翠云两手都拿着茶杯,递给雪盛温热的一杯,将那杯稍凉的,递给了三尾。

三尾点头接住,拿在手里,等那杯水彻底冰凉。

雪盛吞下水,稍显干燥的嗓子终于被滋润,她咳嗽两声,四处张望:“山神他们呢?”

“下山去了,抓冤魂!”翠云提到这件事额外兴奋,就连语调都不自觉地提高。

雪盛点点头,想起之前在木屋里与喻冥那暧昧的拥抱,神色有些异常。

“雪盛,”翠云的目光灼灼,大眼睛忽闪忽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雪盛有些疑惑,扭头看向她,似乎预料到什么,故意逗逗她:“有哪家书生看上你了?”说罢,她便笑开。

“才不是呢!”翠云脸上浮上红晕,想起楠嵌的面貌,有些害羞。她立马解释:“我已经开启灵识了!还是可以窥看别人心思的天赋!”

雪盛听到这个消息,眼神里的光和翠云一样灼灼,两人兴奋地抱在一起:“太好了!太好啦!”

翠云点点头,激动地眼泪几乎要流下来,放开抱她的手,与她面对面:“真的,我太高兴了!”

雪盛点点头,眉毛飞起,一脸兴奋期待的模样。

翠云忽然又很神秘,轻轻细语:“我还拜了神旅的小玉作师傅。”

“啊?真的吗?太好了!”雪盛更加激动,身子上的疲乏早已忘却,只顾着与翠云开心了。

“我感觉太幸福了!”翠云眼睛里泪光闪烁:“先前我还一直怕会拖你的后腿,但现在我终于可以在以后帮助你了!”她食指擦了擦眼下,抹去即将滴下的泪水。

雪盛安抚性地拍拍她的肩膀,真情流露:“就算你只是个凡人,我也不会抛弃你的。”这句话字字真心,听得翠云心中又是感动。

“好!好——”翠云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这么多天都在灵山经受着从未体验过的考验,甚至被魔王抓去,这些天过得惊心动魄,但是只要雪盛在身边,她就觉得无悔了。

三尾在一旁看得鸡皮疙瘩竖起,他无奈地叹口气,一手扶额:“好了好了,别煽情了。”

翠云自知失态,连忙擦去泪水,雪盛也在平复心情,两人终于有了片刻的安静。

三尾打了个大哈欠,眼中有蒙蒙的水雾,眼前的东西在一瞬间看不清虚实。

他看着雪盛,兴致大发,想起之前喻冥对雪盛那不争气的模样,他有了些好奇:“雪盛,你老实告诉我,你对喻冥,到底是什么感觉?”

雪盛本来还沉浸在翠云开启灵识并且拜了师傅的喜悦中,忽然被三尾这么一问,她愣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是说——”三尾依旧不放弃,看她那傻傻愣愣的模样,竟然直接开门见山:“你对喻冥,有喜欢的感觉吗?”

书本点评
当年吃土星人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吃土星人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山神莫来》是吃土星人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喻冥,翠云)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作者相关

吃土星人

作者:

吃土星人

VIP精品试读

  • 《漫威里的次元餐厅》漫威里的次元餐厅 起点 小攻 漫威里的次元餐厅弱受

    漫威里的次元餐厅

    火爆小说《漫威里的次元餐厅》是疏影L原创的一本二次元风格的佳作,传奇人物白胡子,白痴,主要章节节选:耳边的风声在呼啸,白胡子与他的番队队长们各展神通,加速自己下坠的速度,只要他们下坠的速度够快,沐秋就追不上来。他们可是堂堂白胡子海贼团!是刀架在脖子上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响当当硬汉!才不说那羞耻的台词呢

  • 《七分野》七分野小说免费 猎奇 七分野YD

    七分野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七分野》的新书,是作者池恹新出的浪漫青春新书,网络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周末,从沈齐夏那儿出来,喻理抓着单肩挎包细链的手慢慢收紧。这次来没让喻欣陪着,喻理点开软件叫车,站在路边一根电线杆旁边等车过来。“——!”机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而后猛地停住,发出刺耳又嚣张的刹车声。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