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风雨西楼夜》风雨西楼夜 不听清歌也泪垂。 历史小说 风雨西楼夜强受

风雨西楼夜

历史|秋忆鸿,曹无嬴|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37 人赞过 赞一下
《风雨西楼夜》是己不予创作的一本历史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文笔淋漓尽致,实力推荐。《风雨西楼夜》精彩内容试看 破晓时分,洛乾天带八千黑戟军行至黄梅城下,于牌坊前驻军。召城中百姓询问此地的守备士卒往何处逃窜,百姓岂会多管闲事直推说不知,其实那上万兵马就距此不过五里远。连续两日行军,全军上下均是疲惫不堪,许多将士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风雨西楼夜》为作者己不予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破晓时分,洛乾天带八千黑戟军行至黄梅城下,于牌坊前驻军。召城中百姓询问此地的守备士卒往何处逃窜,百姓岂会多管闲事直推说不知,其实那上万兵马就距此不过五里远。

连续两日行军,全军上下均是疲惫不堪,许多将士不等饭好,便要睡去。洛乾天亦是困倦,寻得一处民房和衣睡下,并特意嘱咐亲卫莫要使人打扰。

可他刚睡下不久,赵濠便提戟而来恼怒异常,非要立即请兵出战,问明缘由后,洛乾天亦被气的毫无睡意,大骂秋忆鸿手下的新军。

此番缘由也确实怪新军的手段下作,这两日行军士卒劳累,洛乾天本想趁今早安营,使全军上下吃饱喝足以图恢复精力,但没成想军中刚要开饭之时,空中哗哗落下令人作呕的粪便。

这些污秽物包裹在油纸中,随箭矢射进营中,或落入锅碗,或掉在衣甲,或“啪”的一声在地上摔得飞溅。

如此辱人行径,恶心至极,使得整个大营的士卒纷纷咒骂,不等军令便奔出营外寻敌。赵濠见众愤难平,自己也是杀意填胸,便找洛乾天请战。

曹无嬴带领五百名新军就在黑戟军驻营不远处,高声引战,那黑戟军士卒一拥而出,誓要把眼前的腌臜兵杀个一干两净。

短兵不相接,见黑戟军出营杀奔而来,曹无嬴带兵转身就跑,身为主将的赵濠亲率主力押后,让少数兵力紧撵不放。今日不管追到何时何处,他都要亲手砍下几颗黄梅士卒的人头泄愤。

“昨夜这些劲驽手发挥的如何?”秋忆鸿站立在山坡上,一边眺望不远处的黄梅县城,一边询问汤开戎。

“昨夜盲射,没什么准头。”汤开戎答道。

“重弩的穿透力够用吗?”

“三百步之内,绝对够用。”

秋忆鸿微微点头,脚下这片山丘坡度平缓呈半圆状,刚好围抱着官道,再向北则是连片的水田,那是个死人的好地方。

在他身后的两千弓弩手结阵,这直白白的埋伏,就看前朝重甲是否有胆子上前。

曹无嬴带五百人去诱敌,所用的法子委实恶心人,昨夜他便让秋忆鸿备下油纸细绳,直到今早才让众人知晓用途。

照他的话说无屎不苍蝇,对远道而来的客人,最起码也要准备一口热乎的。秋忆鸿听到此计后,都不敢去想那副场景,漫天屎尿飞舞,简直恶心的壮观。

“殿下,曹兄弟回来了。”

秋忆鸿定睛看去,曹无嬴跑在最前排,身后跟着穷追不舍的黑戟军,如一线黑潮气势汹汹。

“曹将军带五百人诱敌,当为赴死之士。”汤开戎看到黑戟军的气势后,动容道。

“现在可是送屎精锐。”秋忆鸿大笑道,身边众人听后也跟着笑起来。

“还不放箭!”曹无嬴带人赶到坡下,已经与部分靠前的黑戟军交战。

“抬高驽身,别射到自己人。”秋忆鸿交代道。

汤开戎传令身后的劲驽营,连射三轮箭矢,压制跟在曹无嬴身后的大批追兵,秋忆鸿则带少数士卒冲下山坡,帮助曹无嬴解决撵到跟前的黑戟军。

与曹无嬴混战的黑戟军不过区区数百人,见到山坡上的重弩埋伏后,纷纷散开与流民新军混战,使敌军的重弩投鼠忌器有所顾虑。

而秋忆鸿则想,当着不远处黑戟大军的面,把这小股黑戟军斩杀殆尽,此举更能折辱激怒他们。反过来若是这小孤敌人全身退回,也一定会折损自己一方的士气。

双方混战的兵力大致相同,可黑戟士手中持“卜”形戟,让秋忆鸿这边的士卒难以近身,这兵器钩、啄、刺、割无所不能。

眼看自己这边要吃亏,曹无嬴闪身到秋忆鸿身边商量办法,秋忆鸿见他身后背负轻驽,便有了计较。

两人使混战的士卒向他们靠拢,而后让他们用弩扰敌,并尽量拉开双方的距离。曹无嬴所带的五百劲驽手本是去诱敌,每人所带的箭只不多,只好两三人配合,把箭只交给准头好开驽快的同伴,其他人则在一旁持刀扰乱敌军耳目,给持驽手创造机会射杀。

双方混战哪方若想取胜,就一定要有主心骨组织己方的士卒,做到混而不乱进退有度。

此时秋忆鸿与曹无嬴两人便是这五百流民新军的主心骨,众人纷纷向他们靠拢,并与身边的同伴相互配合,持刀者灵活诱敌,持驽者择机射杀。

新军士卒自然知道对方重甲在身不易射杀,所以专挑裸露的部位攻击。很快敌军中便有人出现伤眼,伤面或者被一箭穿喉的情况,而秋忆鸿这边的人也不再近身搏斗,有的干脆拾起地上土块碎石向跟前的黑戟士砸去,给持驽的同伴创造机会。

见流民新军改变战法,黑戟军只好相互靠拢结阵,此种做法在秋忆鸿看来就是在送命,他们没有护盾遮挡弩箭,结成阵列反而更方便己方士卒进行射杀。

不远处的空旷之地,已经是黑压压一片,黑戟军主力赶到后,立马派出一队人持盾救援。可护盾能够遮挡山坡上重弩,却挡不住床弩的千钧之力,数十杆特制长枪呼啸破空,直接把那数十名盾牌手钉死在地。

被困的小股黑戟军,见己方人马救援不得后,便作出鱼死网破之举。数百人列阵冲锋,不顾秋忆鸿这边士卒射出箭矢,径直上前冲杀。

如此一来反倒让秋忆鸿担心起来,他刚才的策略不过是稳住战局,以求慢慢射杀敌军。而现在这伙敌军,用鱼死网破的战法变被动为主动,只待杀净曹无嬴的五百士卒,这些黑戟士便直冲山坡上的驽阵,准备赴死。

双方相距不远,这股黑戟军一个猛冲便能杀到眼前,在这短短瞬息之间弩箭又能射出几支,更枉论对方已经不避箭矢但求速死。到时,山下的黑戟军主力会随这股赴死之士一同发起冲杀,那将势不可挡。

秋忆鸿令士卒射光身上剩余的箭只,而后全部提刀应战,他不敢带人边退边战,因为这种情况下一退即溃,退就是逃。

这不足千人的混战就代表着流民新军与黑戟军两方士卒的战意和士气,这片山坡就决定着今天战局的走向。

目光越过山下的黑戟军,定在老刘与四千新军隐匿的地方,秋忆鸿心中道:你大爷可得忍住,小爷今日需的死战一番,省得新军有人碎嘴,秋家男儿做得了皇帝却也提得了战刀。

“三刀阵学过吗?”秋忆鸿慌忙中发问,其身边的士卒连忙点头。

“那便好,此阵倒能少死人。”秋忆鸿吩咐下去,要全部士卒结成三刀阵。

“诸位随我杀敌!”

言罢,秋忆鸿提刀带头,径直冲向那数百杆大戟组成的戟林。闪过刺来的戟尖,借坡度带来的冲劲跃起挥刀劈下,一刀斩开那人厚甲,刀尖带血而出,不做停留也难以停留,秋忆鸿继续往戟林中劈杀。

老刘的骑战刀法轻灵快变,梅鞭军的步战十六式沉稳有力,秋忆鸿各取所长随心而用。

“随太子杀敌!”曹无嬴大声吼道,领四五百人摆三刀阵冲杀而上。

三人一组,一人在前两人于左右压后,呈“箭尖”状,阵阵相连,却又各为一体。三刀阵,一人先死引敌注意,两人后至杀敌,这是正面对上持长兵之敌时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相比于一拥而上的混战送死,这算是有章法的死法。

好在双方兵力大致相同,黑戟军只有兵甲优势,使得此战法尚可一用。

最前排的士卒,对上黑戟军后,打头阵的第一人大多被长戟穿透身躯,其身后的士卒随即擎刀而上,不等长戟抽离便要了对方性命。接着便是再一轮的摆阵厮杀,后排的士卒快速补上,重新成阵循环往复。

眼下战局就是这般互换性命,两方厮杀没无一人出声嘶吼,刀戟相交在前,兵士倒地声在后。

随着双方持续绞杀,秋忆鸿这边的士卒极力维持着三刀阵,堪堪保全阵列不溃散,不仅未退一步,反而渐渐逼迫黑戟军后移。

越往后,黑戟军阵列分散的越乱,也预示着此番两军阵前的厮杀胜负将分。

待秋忆鸿砍翻跟前站着的最后一人时,周边已经没有黑戟军士卒,而五百流民新军只剩数十人,且大多身负重伤。

望着山坡下列阵齐整的敌军,秋忆鸿放声大笑,随之斩掉一名黑戟军士卒的头颅,一脚踢出。血淋淋的头颅沾染着灰土草屑,朝着黑戟军阵营翻滚而去,身边的曹无嬴跟着连踢三颗头颅,亦是大笑不停。

那士卒见此情景,亦是如此作为。数十人沐血而笑,笑声如利箭般刺入山下敌军的心中。

“太子威武,殿下勇猛!”曹无嬴高声喊道。那数十人本来都忘了秋忆鸿是何身份,经曹无嬴这么一喊,跟着齐声呼喊。

秋忆鸿搂着曹无嬴低声赞道:“舔得好,时机把握的挺准,就是用词不太出众。再练练,没事多跟江南的读书人学些骚词浪语。”

“啧啧啧,三年不见脸皮又增三分厚,我曹无嬴甘居下风。”

“哎,懂码。”

秋忆鸿招手,示意山坡上的汤开戎派兵,让他们清理出的己方尸首抬上山去。

在此过程中,黑戟军亦派兵上前,想要抬回尸首,但汤开戎没有给他们机会,驽阵前移不留余地的射杀。

“大战来了。”曹无嬴回首一望,沉声道。

山下黑戟军变动阵型,两千人持铁盾按每排两人站列,摆出细长蛇身,又选出三百名身形魁梧者持重盾在前,作蛇头。

黑戟黑盾黑甲,好一条黑蛇长阵。

战鼓声由缓变急,声声震荡人心,细长黑蛇阵随战鼓声冲向山坡。

床弩发动,驽弦紧绷,驽架上的枪头直指蛇首,那是敌军最坚固的地方。

汤开戎在等蛇阵到达床弩射杀威力最大的距离,地势的限制使得这段距离不能太近。

“放!”

长枪飞射,透穿三层阵首处的黑戟士卒。

在黑蛇镇蛇首部位,布有十五层每层二十人的防护,前后左右替身后的蛇身抵挡床弩的袭杀。

黑戟军阵型稍稍停顿,蛇身处的士卒向蛇首补充,转眼间蛇阵再次完整,接着跨过前方倒地的尸首向前推进。

秋忆鸿见此情景不禁皱眉,这种距离下床弩最多再射发两轮,便无法再用。到时就只能用脚踏驽,而攻上来的黑戟军人人持铁盾,脚踏驽即使能穿透护盾,也难以再伤敌性命。

汤开戎把握的距离也就够床弩射发三轮,黑戟军经过三次补阵后,猛然加快步伐向山顶的驽阵攻来。

箭雨呼啸而下,大多钉射在铁盾上,伤不到后面的人,此时两者相距不足两百步。

黑戟军主将赵濠持“十”字戟整备人马,只等黑蛇阵到达敌军阵前,他便率军全力进攻。

“总不能提前暴露长枪营吧。”曹无嬴来到秋忆鸿身边说道。

“两翼的长枪营现在不能动。我带兵去把这长蛇拦腰截断,小爷就不信山下的黑戟军还他娘看戏!”

秋忆鸿带两百暗卫及一千新军从山丘右侧潜行而下,此时的黑蛇阵蛇首已经快要触及驽阵。

“杀!”

秋忆鸿再次擎刀,一千二百人以三刀阵型向蛇阵中央杀去,蛇身受袭,蛇首被曹无嬴带人困住不能折回求援,整个长蛇阵就此停步。

山下的赵濠挥旗下令,战鼓稍停而后再度擂响,鼓声犹如骤雨拍湖,全军上下高呼“大冥”。

黑戟军势如黑潮奔涌,发起总攻。

山顶汤开戎压驽阵前移,与黑蛇阵仅留一线之余,箭雨升空随即挥洒而下,没入奔涌的黑潮。

赵濠持大戟穿过箭雨划出的隔离带,狂奔数十步与先前的阵尾会和,继而领兵猛攻,所过之处那杆黑戟无人可挡。

黑戟大军见主将奋身勇猛一马当先,士气愈加高涨,纷纷作赴死状,如潮水般涌上山坡。

此时黑戟军兵力占优,使得山坡上的驽阵射手纷纷弃驽,抽出腰中战刀随汤开戎杀入战局,支援秋忆鸿与曹无嬴两人。

这一刻,双方全部杀红眼,有的黑戟士卒一戟刺去还不解恨,还要转动戟身把对方的胸腹搅烂,秋忆鸿这边的新军士卒也不再讲究阵型,有人直接冲上去以命换命,后至的士卒挥刀而下,再给那黑戟士补上几个透明窟窿。

三声响箭破空,山坡左右两翼的伏兵应声出击,挺长枪破入战局。

一隅之地汇聚了上万人马的厮杀,真可谓是步步踏血,长枪营的加入使得秋忆鸿这边的压力减轻不少,但总体来说,黑戟军依然占据上风。

重甲步卒最擅长的便是步战厮杀,凭着长兵利甲很快便抵住长枪营攻势。

这片山坡如同下了场血雨,满地皆红泥,双方士卒的血肉混在一起,凛冽的冷风竟吹不散腥味。

黑戟军主将赵濠一杆大戟血淋淋的,十步之内无人敢近其身,尽显无敌之势。

“充你娘呢。”曹无嬴见敌军主将勇猛,边骂边提刀上前,想要斩杀赵濠。

还未杀到跟前,汤开戎先他一步,持长枪赶到,枪戟对刺,于阵中划出一片空地,单供两人搏杀。

秋忆鸿猛下回身,把那没断气的黑戟士卒结果掉,而后粗略扫一眼战局,双方士卒犬牙交错难分难解,必须把己方人马聚拢起来,给老刘那四千定鼎之军腾出地方。

“曹无嬴,想法子把人聚在一起。”秋忆鸿喊了两三声,才让远处的曹无嬴听清。

这种情况下都杀了红眼,哪容易把人聚起来。

曹无嬴急中生智大吼道:“救驾,救驾!都他娘的跟我向太子身边靠拢,就那个穿白袍的!”

“快往太子跟前跑,给老子救驾去!”

“别他娘捅了,救驾去!”

曹无嬴边跑边喊,救驾跟太子这俩词可算是引起双方士卒的注意,流民新军开始有意向秋忆鸿靠拢,黑戟军则有些分不清状况,一两个跟着走的转眼就被新军士卒围杀。

秋忆鸿一边汇聚士卒,一边往带头往一个方向杀去,渐渐的身边聚起千余人,在战场上甚是显眼,远处的士卒也开始向这边杀来。

又是三支响箭升空,那定鼎之军终于出战。

老刘策马擎刀一骑当先,身后跟着四千战意满满的新军,一路喊杀直接断掉黑戟军后路。

纵使你甲胄坚备前朝威名在身,我流民新军一把战刀却也不怂。

刘无问一骑之势,颇有千军万马傍身,自外围杀入,一手长枪一手弯刀配合的风生水起。跃马阵中弯刀飞掷腾出手来,一杆长枪若舞梨花,片刻间骤马奔至黑戟军主将身后,赵濠听见动静大喝一声,收戟回旋想要扫老刘下马,但长枪掠过贯穿其脖颈,刘无问瞬杀黑戟军主将!

汤开戎就在跟前,亲眼所见老刘那雷霆一枪,简直如神人,打心里佩服至极。他与赵濠来回不下百十回合,竟分不出一个高下,而老将一出真顶两百个自己。

“老将军神威!”

不远处秋忆鸿,曹无嬴两人也都看愣了。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曹无嬴惊叹道。

“这小爷承认,但你身为老刘的口头弟子,怎么就这么废物呢。”秋忆鸿笑道。

“还不是年少时,跟着你们兄弟俩声色犬马,这身体亏的太狠。”

“滚。人老刘之强,上马扫千军下马战花魁,年过半百从无敌手。你这年纪能怪的了谁?”

秋忆鸿边说边把踹出一脚,他那两臂早就酸软无力,只能出脚借力把插进敌兵身上的长刀抽出。

老刘手臂发力,枪头于那脖颈中晃动随之上挑,竟把黑戟军主将的头颅挑飞。

而后马踏战场高擎敌军主将头颅,秋忆鸿等人顺势带全军发起最后一击。

书本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历史小说,作者(己不予)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风雨西楼夜》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秋忆鸿,曹无嬴)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作者相关

己不予

作者:

己不予

VIP精品试读

  • 《我真是一个保安》我真是一个保安1004我真是一个保安 cj 我真是一个保安GV

    我真是一个保安

    传奇人物是赵博,黄飞鸿的新篇《我真是一个保安》此文是顿顿蛋炒饭执笔的科幻文,文笔无与伦比设定精彩,绝对是值得追的优质爆文,精彩情节试读 “又要喝苦水了。”出租房内,赵博苦着脸,端着面前的碗,碗里是乌黑的药汁。这是当初黄飞鸿给赵博准备的药方,就是能够帮助赵博在过了黄金年龄之后,还能够快速提升,这个配方可是价值千金,是黄飞鸿的秘方。就算是

  • 《衷曲无闻》衷曲无闻左大千 娘受 衷曲无闻YD

    衷曲无闻

    火爆热文《衷曲无闻》是左大千最新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风格的网络创作,传奇人物曲文君,杨帆,主要讲的是:剩下一脸浑然不知的季清逸,转头就去问曲文君,“你也不知道?”对于刚刚那个人所说的什么宴会,季清逸是半点儿都不知情。不过看着曲文君的样子大约也是不知道的!“我从不参加这些。”曲文君拿起书起身淡淡开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