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下载 强强 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总攻

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

豪门|简长晴,乐茗|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91 人赞过 赞一下
此回本汪安利给各位读者们江小安原创网络故事《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主线人物是简长晴,乐茗,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抱着这种侥幸,Lisa摆出一副无辜,“还请简小姐明示,究竟我哪没做好。”简长晴观察着她神情变化大致猜到她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指了指乐茗,“来,你来说给她听。”乐茗确实看出来了,她朝着Lisa看了看,


版权来源:互联网
《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为作者江小安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抱着这种侥幸,Lisa摆出一副无辜,“还请简小姐明示,究竟我哪没做好。”

简长晴观察着她神情变化大致猜到她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指了指乐茗,“来,你来说给她听。”

乐茗确实看出来了,她朝着Lisa看了看,重新落在了简长晴身上,她沉默了一会儿,简长晴也没催促她,她能感觉到Lisa眼刀刮在她身上,背脊生凉,不过她仍挺起了背,朗声回道,“太多了。”

Lisa脸色一变,她的视线一直放在简长晴身上,她一直期盼着不是她想的那样,简长晴不会知道,她怎么会知道,可是在乐茗点破的那一瞬间,简长晴脸上的神色无动于衷,她一副尽知的样子,让她心底的那抹侥幸彻底破灭了。

“这就是我要换你的原因。”简长晴道。

Lisa不甘心,她嘴硬道,“什么太多,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文件,文件太多了,远远超出了应有的数量。”乐茗替简长晴把原因说破,不再给Lisa嘴硬的机会。

其他三人看向桌上,那文件确实多的离谱。

“哪多了,简董去世,这都多少天了,堆积的要处理的文件难道不用批复了吗?”Lisa还在为自己狡辩。

“那也没有这么多,我们秘书处的工作就是为董事长去繁化简,增加效率的,而不是倒行逆施。”乐茗只是刚在秘书处做了三年都知道这个道理,不可能Lisa这个老前辈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才进来三年,用得着你来教训我该怎么做事吗?”Lisa恼羞成怒,大声呵斥着乐茗。

简长晴二话不说,将左手边的文件统统向着Lisa扔去。

“那你来好好告诉大家,你是怎么做事的!”简长晴没想到事情败露之后,Lisa还是这么不知悔改,强言诡辩。

文件被推了在地上,不少文件的内容袒露出来,在场几人都是秘书处的,一看就知道这文件是怎么回事,大家纷纷用异样的眼光看向Lisa。

“你是觉得我不懂公司上的事,就拿着这些来敷衍我,看着我每天处理这些文件,是不是很得意,我简氏用不起你这样的人才,你明天不用来了。”简长晴直接开除了她。

Lisa脸涨得通红,可被揭穿之后,她再不好意思留在这,掉头就跑出了办公室。

“你们要是想另谋高就,我也欢送。”简长晴沉声道。

见了简长晴很一手,其他人哪还敢敷衍了事,草草工作,这位从未涉世的简小姐,可一点都不好拿捏,这段时间风平浪静的,只怕就是在谋而后动。

几人更觉简长晴城府深沉,老老实实的退出去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乐茗被留了下来。

“怎么样,有信心能胜任得了总秘的位置吗?”简长晴问她。

乐茗点了点头,“简董,你放心吧,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的。”

这算不上什么漂亮话,对于简长晴来说确实足够的,她给了薪水,当然希望对方能给自己带来相应的回报,公司到底不是做慈善的。

书本点评
这本是作者(江小安)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目录

作者相关

江小安

作者:

江小安

VIP精品试读

  • 《如意天魔》天魔化血神刀 小说完结版 如意天魔大叔受

    如意天魔

    《如意天魔》是随想逸新出的一本仙侠网络小说,主线扣人心弦,文笔无与伦比,值得追。中午进入末日世界,有着筷子飞镖相助,到下午的时候,吕岳已经斩杀掉百余头丧尸。眼看太阳一点点落下,就在吕岳想要一鼓作气,将今天猎杀丧尸的数目冲上两百的时候,从城市中心的方向忽然传来猎猎的风声。吕岳抬头一

  • 《娱乐之唯一传说》娱乐之唯一传说txt下载 Size Queen 娱乐之唯一传说反攻

    娱乐之唯一传说

    火爆小说《娱乐之唯一传说》是呆萌小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新篇,设定中的主线人物是苏落,谢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值得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哎哎哎!你们先冷静点。双脚打字那个兄弟你过分了啊,好的,谢谢各位,欢迎冷雨萱~~~!”欢迎曲过后,看着嗨翻的弹幕,苏落喊道。“我知道你们很多话想说,不过请先排队,我先来的好吗?”苏落无耻的说道,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