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异世界真美好》为美好的异世界送上祝福 腹黑攻 异世界真美好激H

异世界真美好

奇幻|林初义,陆美|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09 人赞过 赞一下
今日本汪安利给各位读者们荫松原创网络创作《异世界真美好》,主角是林初义,陆美,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六尾妖狗,九阶高级魔兽。夜行魔兽。有人曾在死去的六尾妖狗身边,亲眼目睹过熠灵兰的长成。两者都是白天不怎么晒太阳,晚上则热衷于沐浴月光的存在。“我来安排!”亚尔当即拍板。转眼,又过了两天。这天,亚尔又找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异世界真美好》为作者荫松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六尾妖狗,九阶高级魔兽。

夜行魔兽。

有人曾在死去的六尾妖狗身边,亲眼目睹过熠灵兰的长成。

两者都是白天不怎么晒太阳,晚上则热衷于沐浴月光的存在。

“我来安排!”亚尔当即拍板。

转眼,又过了两天。

这天,亚尔又找来林初义。

一个人。

一个面色苍白全身苍白神态颓废的青年男子。

看上去,俨然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这个人的精神之海已经开始步入萎缩的阶段。他的精神之海正每天每天的减小,这是一种危险的征兆。谁都知道,如果人的精神之海彻底覆灭,那这个人即便不死,要么成为植物人,要么成为低智者。无论哪一种,对于这个男人的家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可怕后果。

但是,青凰魔法学院找上了他们。

青凰魔法学院无法承诺什么,但人们却愿意相信青凰魔法学院。虽然青凰魔法学院的境况早已一年不如一年,但在民间,青凰魔法学院的声誉,还是依旧居高不下的。

所以,青凰魔法学院的找上门,就是机会。

星毛鼠一下子自觉地从林初义的怀里跳了出来,几下就跑上了男子的头顶,嗅闻之后,显得十分欣喜。

“月光吗?”林初义想到的是,很一般植物不同,相比起阳光,熠灵兰这种灵花,原来更需要月光吗?

“月光。”亚尔则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第一步已经跨出去了,并且从结果来说,还不错。

但摆在面前的第二个问题才是真正的麻烦。

熠灵兰能从人的头上移植下来吗?

谁也不知道。

这个过程中,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同样,也是谁都不知道。

就算可以移植下来,就算失去了熠灵兰之后人不会有危险,那么,熠灵兰又要如何才能满足人工种植的可能呢?

依然,还是没有人知道。

转眼,欣喜刚来,就又陷入僵局。

接连几天,整个学院里的氛围都显得压抑。

老师们也在想办法,这也势必会影响到他们平时的教学,在情绪的带动下,这几天,堪称是学院有史以来最凝重的一段时间。

“吱吱!”这一天,忽然,星毛鼠高兴了起来。

于是纵身一跃,就跑了。

林初义立即跟上。

周经纬,这便是那名男子的姓名。

星毛鼠跑到了他的头上,然后不停地嗅闻着,像是熠灵兰正散发出某种常人无法闻到的奇香,刺激着星毛鼠的嗅觉。

“这个人,恐怕活不久了。”青凰这时道。

这段时间里,青凰也在不断的想办法,因为对她来说,熠灵兰同样是可遇不可得的宝物。一旦人工种植熠灵兰成为可能,她怎么说也会有一份功劳。这份功劳别人不知道,但林初义肯定是心里有数的。那个时候,她开口要个一两朵熠灵兰尝尝,青凰不觉得林初义有理由拒绝。

“活不久了?”林初义的心里有点难过。

按照这些天他们的推测,熠灵兰极有可能是以精神之海为食物,一点点地汲取来自精神之海的营养。从而,也等同于在剥夺一些人生的权利。

如果想要避免这种情况,一般来说,平时勤晒太阳是一个省力又有效的办法。至少目前为止,已经找到了不下上百例案例,但拥有熠灵兰的人仅仅两个——陆美和周经纬。

其余人,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点,平时有晒太阳的习惯。即使少部分人无此习惯,但他们从不介意在白天做事,然后在做事的过程中或多或少的接触阳光。

陆美偏爱月亮,喜欢月光,所以白天就躲在第三研究所里避太阳,晚上则会去沐浴月光。

而周经纬则是有一种皮肤病,不能晒太阳,不然皮肤很容易受伤。这也是周经纬看上去病入膏肓的根本原因之一,他的身体本就不好。

“或许,我们有必要冒险试一试。”林初义咬牙决定。

深夜时分,几位学院的高层集中在第三研究所。

周经纬深知自己的一切。

“来吧,尽管来吧。”他的声音虚弱。

“我已经活不久了,也许今天,也许明天。但活过的每一天,若都只能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我倒情愿死了算了。既然临死前还能做点什么,这不也挺好的吗?”他倒是蛮乐观。

“好。”亚尔看着他,神色复杂。

“青凰,我想到一种可能,你帮我分析一下怎么样?”这时,林初义却在和青凰商量。

“什么可能?”

“我打算,让周经纬大哥自己吸收掉他的熠灵兰,你觉得可行吗?”

“自己吸收掉?不争取一下把熠灵兰移植下来了?”

“现在我们已经找到拥有熠灵兰的案例和条件了,只要继续找,总会再找到的。这个还可以慢慢来。但是周经纬大哥如果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很可惜?他才二十八岁,他还没有娶妻生子,他还有很长很长的人生路可以走。要是就这么结束了……我想试试。如果能证明熠灵兰能被本体的人吸收,不也是一个重大的收获吗?”

“可以试试。”青凰思虑了片刻,道。

“院长,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我想让周经纬大哥试试,看他能不能自己吸收掉熠灵兰的药力。如果可以的话,也许周经纬大哥就能恢复过来。”林初义道。

众位学院高层顿时眼前一亮,他们展开了低声的讨论。

“可以试试,如果能够成功,就会是宝贵的案例。”一位老者第一个同意。

“没错,我们暂时并没有对熠灵兰的需求,相比之下,如果能验证熠灵兰的使用方向,也是重要的突破!”另一位高层道。

“没错。”

大家的意见完全一致。

林初义有注意到,周经纬的眼里,也仿佛忽然多了些亮光。那种光芒,也许就叫希望吧?

研究的方向立即转变,大家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怎么让熠灵兰能够被周经纬吸收,这是个问题。

“熠灵兰虽然就长在周经纬的头上,但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别的不说,现在熠灵兰无形无状无体,它是否具有相应的药力?它的药力又能达到什么程度?这些问题,目前来说,我们还一无所知。”有人担忧。

“之前星毛鼠似乎对熠灵兰极感兴趣,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说,熠灵兰其实已经长成。只不过目前……”说到一半,林初义忽然愣住。

“怎么了?”亚尔问。

“我在想,熠灵兰为什么会无形无状无体?是不是因为熠灵兰根本没长在人的头上?”林初义道。

“没长在人的头上……你是说,熠灵兰其实是扎根在人的精神之海里?”有人立即兴奋的道。

“如果这样想的话,似乎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你说的那个案例,是熠灵兰在那六尾妖狗死后一段时间后才长成。那是因为熠灵兰失去了养分,于是某种生物的本能促使它离开生物的精神之海,然后在现实世界里汲取养分。”

“这么说的话,如果有人能够将自己的精神之海进行一次大的调整……”

“这样一来,也许就能将熠灵兰直接毁灭,使得熠灵兰的药效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之海中。”

“这样一来,问题就简单多了。”有人呼吸都为之一顿。

以己身的精神力侵入别人的精神之海,这不算难事。虽然这往往会对对方的精神之海造成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但这当中并非没有周旋的余地。只要目的不是为了毁灭对方的精神之海,事实上,用己身的精神力去别人的精神之海中做某些事情,这并不罕见。

比方,风系四级中阶魔法清心咒就是类似的魔法。它以自身的部分精神力为代价,强行突入对方的精神之海,但却能达到安抚心灵的目的。

当然,那种程度的魔法从难度上来说比眼下大家要做的事情要低不少。所以,到底要怎么做,需要反复思量和推论。

讨论的时间不知不觉的就已超过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一份详尽的方案被拿了出来。

这一次的实际操作,将由学院里最资深的几位大魔导师展开。

亚尔并不在其中。

众人在房外等了足足两个小时。

当外面天色大亮时,一切结束了。

门被打开。

没有人问怎么样了。

大家只是看着出来的几人,屏息静气,等候答案。

“很成功。接下来,就看长在周经纬的精神之海里的熠灵兰,最后能发挥出多少的药效了。但起码,周经纬已没有性命之忧了。最糟的结果也无非是周经纬只能做一个普通人了。”出来的人是学院的荣誉院长,艾力。金发碧眼的他,来自科迪帝国。

随即,便是一阵欢呼。

林初心和林初义回了班级。

晚上,两人便结伴来看望周经纬。

“周大哥,好点了吗?”林初义凑近道。

“谢谢,好多了。”周经纬的状态已好了很多,起码,说话已经不像是以前那种虚弱的样子了。

对此,白天前来看望周经纬的家人们,纷纷泣不成声,对学院高层再三感谢。

书本点评
在奇幻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林初义,陆美)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奇幻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荫松)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目录

作者相关

荫松

作者:

荫松

VIP精品试读

  • 《锦鲤今天又在线怼人》锦鲤今天又在线怼人博看 T吧 锦鲤今天又在线怼人GAY吧

    锦鲤今天又在线怼人

    优质小说《锦鲤今天又在线怼人》由坤极笔下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新篇,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叶回,纪凡,设定韵味无穷,极力点赞。书中主要讲述:第一个发现陆可心失踪的人是叶回。最着急的人也是叶回。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在陆家人看来也很正常。毕竟叶回对陆可心格外依赖。但这个刚刚还焦急烦躁的家伙,怎么会一转身就能过来卖人情?“把话说清楚。”纪凡双手环胸

  • 《穿越之神女夫人》穿越之加勒比海盗之神女 Mary 穿越之神女夫人御姐

    穿越之神女夫人

    《穿越之神女夫人》是月下绮罗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情节韵味无穷,文笔无与伦比,值得品味。卯时一刻,战鼓起,鲜卑与胡亥组成的胡人联军,朝寒门关发起凶猛进攻!城门传来的战鼓声、嘶吼声、箭矢破空声,关内家家户户的百姓禁闭着房门,整个街道只有镇东军的兵士们疾步奔走。战争的肃杀之气,让悠哉了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