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生骗子纵横仙界》遮天之仙帝出世第一章 强强 天生骗子纵横仙界健全

天生骗子纵横仙界

仙侠|凤九,庞培|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02 人赞过 赞一下
《天生骗子纵横仙界》是吃票票墨下的一本仙侠佳作,设定百看不厌,文笔出神入化,值得加入书单。凤九忽然笑了:“你要老子抽签,老子偏偏不抽,老子就选最难的双子血劫!”啥?他要选最难的?这小乞丐疯了吗?云珠子傻了;广和子傻了;广元子傻了;广微子傻了;所有仙长全傻了!庞培荣傻了!谢元让傻了!赵同心傻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天生骗子纵横仙界》为作者吃票票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凤九忽然笑了:“你要老子抽签,老子偏偏不抽,老子就选最难的双子血劫!”

啥?

他要选最难的?

这小乞丐疯了吗?

云珠子傻了;

广和子傻了;

广元子傻了;

广微子傻了;

所有仙长全傻了!

庞培荣傻了!

谢元让傻了!

赵同心傻了!

月映秀傻了!

所有孩童也全傻了!

为什么?

所有人实在难以理解。

不过,在下一刻,大家又全都明白了。

啪~!

凤九一掌猛拍,签壶打落地上,摔碎八片,哗啦啦,百多块黑色木牌从中翻落出来,每一块木牌之上都印刻了四个字,四个一摸一样,赤艳如血的字:

双子血劫!

“哈哈~”

凤九放声大笑,轻蔑看向云珠子、广和子等四位脸涨红如猪肝的仙长,讽刺一笑:“四位‘公平’又‘公正’的‘正直’仙长,请带路吧,就让九哥我好好见识见识这阵中之阵,难中之难的双子血劫!”

全场哑然。

此时此刻,无论敌友,看向凤九的目光之中都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

明知不公;

明知艰险;

永远不服!

永远不屈!

这就是……

硬骨头小九!!

随着四位仙长的脚步,一盏茶时间之后,凤九见到了那阵中之阵,难中之难的双子血劫幻阵。

一见之下,登时懵了。

此时,跟来瞧热闹的,除地上参加入门考核的众孩童之外,天上又还多了许多脚踏飞剑、仙风道骨的仙长,其中就包括那位对凤九颇有好感的玄阴殿真传弟子妙音子。

听说居然有人不知死活地主动选择双子血劫幻阵闯关,众多道心稳固,早就不为外物所动的仙长们都坐不住了,好奇心大起:

是谁?

行吗?

所有仙长心中都是这两个疑问。

双子血劫是什么阵?

凤九不清楚,众孩童不清楚,无极仙宗的众位仙长们却是太清楚不过:

一百零八真之仙阵之第一阵!

万年以来,万千真传天骄之中,只有156人敢闯此阵;

156人之中,无一人闯阵成功,全被抹杀神志,变成白痴;

号称:吃人之阵!

而现在……

时隔一千二百三十八年之后!

居然又有人敢闯此阵!

能不惊,能不奇吗?

看着阵前那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绝美的妙真子脸上浮现起绝美的笑容,轻咬红唇,笑语:“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你真能破阵出关,本真人一定破例收你为座下真传弟子,唯一衣钵传人,无论你其它修炼资质怎样,哪怕就是最最垃圾的下品仙根,也绝不食言!”

从来眼观六路、心细如发的凤九却是没有发现,天空云端密密麻麻突然多了这么多仙长,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懵了。

因为,他看见,双子血劫幻阵的阵门……

有两扇!!

门两扇,人一个,这阵……

怎么破?!

凤九傻了,看着两扇朱红阵门,心沉到谷底,冰凉一片,呆呆发傻,面若死灰。

“嘿嘿~”

雷电仙长广和子暗暗朝广元子比了个大拇指,低声阴笑:“还是师弟鬼点子多,任是这小乞丐聪明绝伦,多智近妖,可他就一个人,怎可能破双子之阵?”

“呵呵~”

烈焰仙长广微子也附声笑道:“双子阵,双子阵,名为双子,当然要双子,两个人才有可能破阵,就算这小乞丐真的具备真勇气、真毅力、真意志、真性情,四真合一,可巧妇难为无米炊,一个人怎么进两扇门?莫非他还能会分身术不成?哈哈,师兄此计大妙。”

摸了摸又肿又痛的脸颊,寒冰仙长广元子恨恨盯着凤九,残狠冷笑:“小杂种,破阵失败就会被抹杀神智变成白痴,而宗门可不会收一个白痴为真传,到时候看道爷抓住你怎么整治!即使没了神智,也要抽出你小杂种的三魂七魄祭炼天灯,魂飞魄散,永不轮回!”

云珠子也在笑,冷笑:“凤九,我堂堂仙门,自然不会故意刁难你一个小小孩童,不错,双子血劫阵必须两个人同时进门才能破阵……”说着,指向其他参加考核的孩童,接着道:“这些人都是你老乡,有熟人,有朋友,还有……兄弟!你可以在这些人当中任选一人陪你过关,只要他们愿意。”顿了一顿,对众孩童道:“你们愿意吗?!”

愿意?

愿意个屁!

一百零八真之仙阵之第一阵;

万年以来没人成功破阵;

闯阵失败抹杀神智变成白痴;

吃人之阵!

谁要愿意,那就已经是白痴了,也不怕被抹杀神智。

这会儿,众孩童已经知道了此阵之艰难之凶险,因为为了大家人身安全着想,广和子已经十分“好心”的给大家详详细细解说清楚。

更何况,云珠子问“你们愿意吗”之时,“愿意”两个字特别重重加深了语气,阴阳怪气的,瞧那韵味儿,赤裸裸的威胁。

即使侥幸破阵,也必然深深得罪这位位高权重的内门长老,往后在门中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所以,鬼才愿意!

赵同心;

月映秀;

元午阳;

……

凤九目光瞟向哪个,哪个就眼神闪烁,慌慌张张朝后退闪,藏进人群,生怕凤九点到自己名字。

“呵~”

凤九嘴角挂起一丝轻蔑笑,他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本就从没奢望这些老乡熟人会帮忙破阵。

是的,他帮他们过了关,帮他们踏进梦寐以求的仙门,可在生命面前,这些算个屁!

毕竟大家只是熟人,只是朋友,让人家以命相报,的确是太过分的要求。

世上,相依为命、以命相报的有且只有两种人:

父母;

兄弟!

父母?

不存在的。

被抛弃的乞儿又怎会有父母?

兄弟?

瞟一眼曾经的兄弟,经过云珠子仙法治疗,庞培荣废掉的四肢又活蹦乱跳了,以一种恨入骨髓的仇恨目光狠狠反盯着自己。

“呵呵~”

凤九一声轻蔑笑,扫向庞培荣裆部,恶意地想:“第五肢怕是不容易医好吧,即便医好外伤,能用吗?”

再看过去,庞培荣旁边,臭不可闻,满头满身全都是口水口痰,狼狈不堪的谢元让也是恨入骨髓地盯着自己,恶狠狠的,咬牙切齿似乎恨不得吃光自己的肉,嚼碎自己的骨头,嘴里全是嘲笑和讥讽:“穷逼凤小九,你不是挺能吗?还傻站着干嘛,你倒是赶快闯关破阵呀。”

凤九沉默。

他纵有不屈,纵有不服,纵有聪明绝伦,纵有千般万法、奇谋妙计,可真如广微子所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一人怎能破两阵?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难怪云珠子会出此题,因为自己只有一个人,孤伶伶的一个人,而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破得了双子阵。

而破不了阵,必被赶出山门,而赶出山门则……

蛇妖的利齿;

张德凯的尖刀;

云珠子的冷笑;

还有那……

冻彻心扉的寒冷!

深入骨髓的饥饿!

一切的一切,都将是那么难熬,纵使千难万苦熬过了今年冬天,明年呢?后年呢?

刀子一样的寒风吹来,割在面上生疼生疼的,凤九更冷了,缩了缩身子,肚子咕咕咕叫得更加厉害。

从来不屈的他,冻死、饿死、打死,也永远不服的他,即便千难万险也永不放弃的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

深深的绝望!

死一样的绝望!

漂亮大眼之中,灵动不再,全是死灰一样的……

绝望!!

“哈哈~”

嘲笑声又起。

看着面若死灰、悲凄绝望的小乞丐,在他手上连吃大亏的谢元让心头痛快无比,亲热搂住庞培荣肩膀,放声讥笑:“你不是硬骨头小九吗?你不是讲义重情、义薄云天吗?有情有义当然兄弟无数,可你的兄弟呢?叫来帮你破阵呀。你有兄弟吗?你个臭要饭的贱逼也配有兄弟?!”

凤九沉默。

“哈哈哈~”

谢元让痛快大笑。

不过……

他笑得太早了。

太早太早!

在肆意嘲笑中,在不怀好意的冷笑中,在残狠冷酷的目光中……

在风雪之中!

踏~

一声轻微脚步响起。

一双破烂草鞋踏在冰雪上,露在外边的大脚趾冻得又红又肿。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万物作刍狗,狎苍生作玩物。

雪正大,风正疾,一条又瘦又小的单薄身躯踏着冰雪艰难蹒跚而来,膝深的冰雪淹没了破烂的草鞋,却淹不住骨子里的不屈!

脏兮兮的小脸;

脏兮兮的小手;

脏兮兮的小乞丐;

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

一双虎目却是干干净净,明明亮亮,尤其是见到凤九的那一瞬间,绽放出发自内心的喜悦光芒,虎头虎脑的面庞之上笑容憨憨厚厚,嘴儿一咧:

“特么的!谁说我家九哥没有兄弟!!”

书本点评
吃票票算是仙侠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天生骗子纵横仙界》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凤九,庞培)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仙侠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目录

作者相关

吃票票

作者:

吃票票

VIP精品试读

  •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百度云 章节列表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君臣文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是花未老执笔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小说,剧情跌宕起伏,文笔一气呵成,值得加入书单。锦瑟脚步都没停止,只顾一路往前走。这些人,她也不认识。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对她又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曾经作为一棵树,皮厚的程度还是要足够的。刚进篱笆院,锦瑟下意识的就觉得有危险

  • 《原来周先生不高冷》原来周先生不高冷免费全文 BI 原来周先生不高冷强强

    原来周先生不高冷

    主人翁叫童鸣西,周墨琛的网文是《原来周先生不高冷》,它是作者肇希最新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网络创作,小说剧情回顾:童之遥一脸黑线,她原本以为自己说的够明白了,没想到他连这一点常识都不知道。虽说他不是女生,但是男生长到他这般的年纪,还不知道这些,她不免为他将来的女朋友担忧了,真是不知道将来是那个女孩,瞎了眼,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