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邪王的盛宠妖妃全文免费阅读 猎奇 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BL

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

玄幻言情|红瑛,云白|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48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的网络创作,是作者仲孙珑月创作的玄幻言情网络创作,新篇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司徒云白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一把拽住落红瑛,将其抵在了旁边粗|壮的柳树上。落红瑛的胳膊,直接被他压在了头顶,姿势说不出的暧昧。周围原本好奇的人,在看到司徒云白垂下的袖摆,将落红瑛的面容遮挡住以后,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为作者仲孙珑月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司徒云白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一把拽住落红瑛,将其抵在了旁边粗|壮的柳树上。

落红瑛的胳膊,直接被他压在了头顶,姿势说不出的暧昧。

周围原本好奇的人,在看到司徒云白垂下的袖摆,将落红瑛的面容遮挡住以后,才意兴阑珊地离开。

“那个名字,不许再说了!”

凌厉地声音,让落红瑛死死咬住了下唇,坚定的目光里多了些许哀伤,“我是落红瑛,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司徒云白手掌攥紧,狠狠压在了枝干上,“落乃国姓,即使到了现在,你也不能说这个名字!你要将过往的一切全都忘掉!”

落英瑛嗤笑,因为牙齿用力,斑驳的血从唇上渗了出来,“落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落云!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这个姓他们不能忘!我总有一天,会让他们为我死去的亲人殉葬!”

倔强的眼神,让司徒云白的心陡然抽痛。

他低下头,眸中划过复杂的神色,脸上的怒气渐渐散去。

另一只手抬起,食指轻轻蹭过落红瑛的唇瓣,“我懂……”

他的眸子暗了暗,再开口声音淡了很多,“下次注意场合,”他松开钳制住落红瑛的胳膊,站直了身子,“我知道你做事一向很有分寸,今日是我小题大做了。”

落红瑛低下头,遮掩住脸上复杂的情绪,“今日多谢你来陪我。”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司徒云白摇头,目光在盒子上挪移,“一万金的罗盘,藏宝阁的阁主,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落红瑛狠狠瞪了他一眼,“我早就料到简玉珩会使绊子……”说着,抱着盒子率先抬脚离去。

“一万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小姐的脸都快皱成苦瓜了,还早就料到,”旁边的沁柔,从不远处冒了出来,嗤嗤笑了两声。

她原本离两人有五步远的距离,如今见落红瑛离开,这才跟了上来。

司徒云白看着落红瑛扬着傲娇小脸,快步往外走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变得宠溺。

怕是这只小野猫也没有意识到,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因为听到了简玉珩的嘲讽……

明明平日跟自己划清界限,恨不得当不认识,其实无形之中,也将自己划进了保护圈。

口是心非的家伙……

司徒云白越想越觉得好笑,脸上都是掩不住的春光。

回司徒府的路上,沁柔坐在他的身边,偏头就看到司徒云白食指支着下颚,唇角斜斜的上勾,沁满的都是暖人的笑意。

她不由惊恐地咽了口干沫,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在外司徒云白向来一副放荡公子的模样,整天皮笑肉不笑的,可是私底下就是个冷面阎王,话都吝啬多说一句。偏偏今日却如同撞了鬼一般,笑的她心里发毛。

落红瑛回到百花楼的时候,小丫头独自坐在一楼,已经等候多时。

见她买东西回来,小丫头立马兴奋起来,“能让小姐买回来的,一定物有所值吧!”

可是等看到盒子里摆放的罗盘,表情瞬间僵硬,机械性地扭头,看向上楼要换衣服的落红瑛,哀嚎道:“小姐,这是什么鬼东西!”

书本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红瑛,云白)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仲孙珑月)这种迥异与其他玄幻言情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作者相关

仲孙珑月

作者:

仲孙珑月

VIP精品试读

  • 《绝世惊颜》绝世惊凰免费阅读 健全 绝世惊颜H

    绝世惊颜

    《绝世惊颜》是花容倾世所编写的一本婚恋网络小说,内容环环相扣,文笔成熟,极力点赞。队长大大记忆恢复不了,我该怎么攻克?更惨的事情貌似也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才嫁入东宫一日,没有带路的妹子……我左顾右盼,宫绝世并未把我扔进东宫的正门处,这里是哪里?而且还没看见人。这处院子里面,只有一扇破

  • 《快穿:反派,给撩吗》快穿:反派,给撩吗txt下载 全文章节 快穿:反派,给撩吗69

    快穿:反派,给撩吗

    热销小说《快穿:反派,给撩吗》是梨不言墨下的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新篇,本佳作的主角小猫咪,盛亦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喵喵喵!喵喵喵喵喵!”你你你!你快把衣服穿上!小猫咪底气不足的叫唤着。谁让原主的人设是一个纯情少女,所以盛亦宁不得不假装自己是一只纯情猫咪。天知道她多想扑到少年的身上,顺便把他身上唯一的一块儿浴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