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七分野》七分野小说免费 猎奇 七分野YD

七分野

浪漫青春|喻理,季执生|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65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七分野》的新书,是作者池恹新出的浪漫青春新书,网络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周末,从沈齐夏那儿出来,喻理抓着单肩挎包细链的手慢慢收紧。这次来没让喻欣陪着,喻理点开软件叫车,站在路边一根电线杆旁边等车过来。“——!”机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而后猛地停住,发出刺耳又嚣张的刹车声。喻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七分野》为作者池恹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周末,从沈齐夏那儿出来,喻理抓着单肩挎包细链的手慢慢收紧。

这次来没让喻欣陪着,喻理点开软件叫车,站在路边一根电线杆旁边等车过来。

“——!”

机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而后猛地停住,发出刺耳又嚣张的刹车声。

喻理抬眸,看见男生抬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条斯理地解安全帽的扣字,一条腿踩在地上,黑色的破洞长裤衬得腿笔直。

他摘下帽子,撩了撩被帽子弄得有些乱的发丝,把帽子挂在后视镜上,语调漫不经心的,“小同学,怎么一个人?”

“你又要说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了吗?”喻理靠在电线杆上,双手环胸看着他。

季执生低低地笑了声,带着些意味不明,“要我带你吗?”

“我喊车了。”喻理说。

他低沉着“啊”了一下,拖着音调,似笑非笑:“那不就更不安全了吗?”

刚才在沈齐夏那儿说的心浮气躁的,喻理不太想和他多纠缠,拿了手机点了一下,说:“安全帽呢?”

这下换季执生愣了下,转而浅浅的笑从喉中一点点溢出,“戴我的吧。”

喻理微微蹙眉,这会儿悠悠地走到机车旁边,“那你呢?”

“我是男生,哪儿那么娇气。”季执生说着,拿下安全帽套到了喻理的脑袋上。

这一下毫无征兆的,喻理蒙了一下,原本就躁,这会儿更是,刚皱着眉想要说什么,季执生抬起手拉住了扣子。

可能是第一次帮别人扣,他的动作不太熟练,手指时不时蹭到喻理小巧白嫩的下巴。

喻理怔住。

“怎么,傻了?”季执生轻笑着说着,手轻敲了敲安全帽,“上车。”

“哦。”喻理应了声,坐到了机车的后座,身体和季执生的离的很近,她不着痕迹地往后坐了些。

季执生的眸昏暗不明地闪烁了几下,只是发动了机车,风驰电掣地驶了出去。

喻理没注意,整个人扑到了季执生的背上。

他带着笑意的声音揉碎了夹杂在风里,传到了喻理的耳中:“抱紧,这么小只别飞出去了。”

“……”她怀疑他是故意的。

心里悄悄嘀咕着,喻理磨蹭着伸手环住了季执生的腰。

男生身上淡淡的薄荷香钻进鼻中,隔着薄薄的衣料,体温的温度传到了喻理的手上,那温热随着手上的神经一路蔓延,像电流穿过全身。

耳边是呼啸的猎猎风声,喻理却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嚣张又强势的宣告着它的存在。

-

喻理也没说去哪儿,季执生就带她到了一家海底捞。

今天程觉和于靳河约他出来,他那会儿刚和唐迟夏一起收拾了职高的人,没想到路上碰到了喻理。

“一起?”季执生等她下车后笑问。

喻理垂眸解扣子,解开之后把安全帽摘下来套到了后视镜上,理头发。

“不用这么不给我面子吧?”季执生笑了声,脚撑着地,话说的漫不经心,眼睛却盯着喻理。

“……哦。”

季执生推开包间的门的时候程觉、于靳河和唐迟夏已经在了。

“阿执,迟到这么久你……”程觉还要说什么,在看见了跟在季执生身后的喻理之后,戛然而止。

唐迟夏反应过来,笑着调侃道:“我说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来呢,原来是去接女朋友了啊?”

“不是女朋友,同学。”季执生拉开唐迟夏旁边的空位,示意喻理坐,自己跟着坐在旁边。

“哦。”唐迟夏拖长了语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显然没信。

程觉和于靳河是见过喻理的,之前期中考完翻墙去一中找季执生的时候,还有五一放假去网吧的时候。

那时候季执生就开始不做人了,没想到啊,现在就带着小姑娘来了。

“喝什么?桃子汽水?”季执生低声问道。

这会儿已经煮开了,菜上了两车,程觉和于靳河已经开始烫菜了,桌上摆着的是听装啤酒和可乐。

喻理没答话,只是微微起身拿了离自己有些远的一听啤酒,熟练地单手开啤。

季执生低低地“啧”了声,抵了抵自己的左腮,语气里夹杂着些不耐,“女孩子在外面喝酒就安全了?”

说着,拿走了喻理手上的啤酒,喝了一口,又把啤酒放到了她手边。

“……幼不幼稚?”喻理嫌弃地把啤酒推回去,拿了可乐。

唐迟夏:“……?”

是我这个女生不配拥有姓名吗?

虽然季执生说这个女孩子只是同学,但季执生所表现出来的一点都不像是同学。

普通同学有这么相处的吗?

原本以为喻理是那种安静乖巧的乖乖女,但是大家吃了一会儿之后就发现她其实不是,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至少不会有乖乖女会单手开啤喝酒吧。

季执生烫完几片肥牛,顺手夹到喻理的碗里,“吃肉。”

“我有手。”喻理皱了皱眉,捧着冰凉的可乐,语气懒恹地说道。

程觉:“卧槽?”

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先不说季执生给喻理烫菜这件事是多么得让人大跌眼镜,一个女生语气这么差和季执生说话就简直是匪夷所思!

于靳河:“以后有人治阿执了。”

终于不用屈服在季执生的淫.威之下了。

之前吃烤肉的时候季执生就发现喻理不爱吃肉,这姑娘已经这么娇小了,又只吃蔬菜,这样下去不得瘦成一根竹竿啊。

季执生时不时往她碗里夹肉。

喻理心里闷着一团不知道什么的情绪,酸涩涨疼,有些烦躁又有些恼,她语气不太好地低声道:“不用你夹。”

季执生也不恼,自然地放下筷子端起啤酒喝了口,“我不夹你会吃肉?”

喻理:“……”

雨女无瓜。

一顿饭吃的程觉他们心情复杂,吃完之后瘫坐在座位上好一会儿思考人生。

季执生去结账。

唐迟夏玩得开,和喻理聊了会儿也算熟了,八卦道:“季执生在一中是不是很多人追?”

“不知道。”喻理摇了摇头,季执生转来这么久也没看到什么人来给他递情书的,之前那个还拿她做挡箭牌。

唐迟夏觉得无趣,小声“嘁”了声,“季执生追的你还是你追的他啊?我第一次看到他对女生这么好。”

喻理:“……?”

门重新被推开,季执生走进来,自然地拎起喻理的单肩包,“走吧。”

程觉和于靳河互相推搡几下,季执生轻声对喻理道:“他们要去唱歌,你要一起吗?还是回家?”

“我回家。”喻理说着,把自己的包拿了回来。

季执生低笑了声,和喻理走了出去,程觉他们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季执生跨坐在机车上,一脚踩地,给喻理戴安全帽。

于靳河:“……卧槽。”

程觉:“完了完了,阿执沦陷了。”

送完喻理再到KTV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程觉和于靳河要了好几个果盘,酒水满桌。

唐迟夏被他们两个人吵得脑子疼,这会儿看到季执生来了,抬脚就踹了下离自己近,背对着自己的程觉的屁股。

“卧槽?”程觉一口的橙子差点喷出来,抬头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季执生。

季执生哂笑了声,把包间的门关上,“你这姿势挺独特啊。”

程觉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微叹了口气,“夏姐,踹人能不能不踹屁股啊?”

于靳河在一旁笑了半天,等季执生在自己旁边坐下的时候才问:“怎么回事儿啊季爷,第一次看你这样啊。”

季执生低低地“啧”了声,倚在沙发里,懒倦地扯出一个有些不耐又不屑的笑。

怎么回事儿啊季执生,魔怔了吧。

他心想。

-

不知道为什么,再上学之后喻理就不着痕迹地躲着季执生。

祁佻一开始也没发现,直到她拿着自己和喻理的杯子让季执生去倒水被喻理拒绝了之后才发现了不对:“你和季执生吵架了?”

语气里带着些兴奋和幸灾乐祸。

她巴不得狗季执生离自己的喻理远一点。

“没有。”喻理摇了摇头,空的一只手拿过祁佻的杯子,走到后面去接水。

这会儿已是六月,天燥热无比,教室前后的两个空调都打到了二十五度,奶茶、冰天天外卖。

陆川拎着外卖进来的时候一头汗,拿了桌上的练习本开始扇风,“太折磨人了。”

祁佻拿了冰和奶茶,帮喻理插了吸管之后拿勺子挖了勺冰给她吃,说道:“那你还每天晚上那么勤快地去打球?”

“这哪能一样啊。”陆川说着,把自己的冰贴到脸上,舒服地“啊”了声。

“……你能别骚吗?”祁佻嫌弃地白了他一眼。

季执生手里漫不经心把玩着冰凉的奶茶,水珠顺着杯壁滴到了他的衣服上他也不在意,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喻理。

祁佻注意到他,转头看向他,眸中带着不满和敌意:“这么好看啊?”

“比你好看点。”季执生哂笑,脚踩在书桌底端带着的放东西的框上,散漫地说着。

祁佻:“……艹。”

喻理安静地喝了几口奶茶,把前面传下来的作业放到季执生桌上,转过身的时候看见一个女生似乎在看他们。

那女生就是之前的CP粉。

自从之前转笔之后女生就再没怎么看见过喻理和季执生有什么亲密的交流了,心想着他俩也没有吵架吧,却只能在贴吧里看同人文。

被喻理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之后女生如惊弓之鸟,马上收回了目光。

呜呜呜太险了。

空调的温度打得有些低,喻理吸了吸鼻子,从底端拿了校服穿上,捧着奶茶接着喝。

她这几天生理期,奶茶是温的。

祁佻靠在陆川的桌子上小声嘀咕道:“他不喜欢我干嘛要一直回头看我啊……渣男。”

喻理闻言抿了唇,片刻后开口:“要是别人和你说追你的人在你后面跟着,你可能也会回头看。”

祁佻默了会儿,不甘心地磨着牙,“渣男。”

隔了一个课间,喻理起身去后面倒水,季执生抬脚拦在了喻理面前,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喻理皱起眉,从祁佻的位置那边绕过去,他哼笑了声,“喻理,我就这么可怕?”

让你这么避之不及?

喻理不吭声,倒完水往回走,走进的时候季执生也还是盯着她。

她停下,就那么静静地和他对视,倏地勾唇,像是自嘲般笑了声,“那你呢?接近我这样一个人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季执生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他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她的心里,没想到脚刚刚踏进去一半就被人推了出来,顺带“嘭”一声狠狠地关上了门。

啧……难搞啊。

陆川冒着炎热扔完垃圾回来,看见季执生垂着眸懒恹地坐在那儿,不用想也知道在谁那吃了亏。

“着急也没用啊季爷,慢慢来。”

还有大半个星期就是高考,一中作为高考考点放三天假。

高一高二的学生因为即将放假而心情躁动,而高三的学生也是各种烦躁、紧张。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窗外刮起大风,天一点点阴沉下去,风卷着满地落地呼啸着,伴随着天边传来的雷声。

和上个月一样,突如其来,声势浩大。

教室里的人都心绪飘远,而三楼教室的人都从教室里出来,趴在栏杆边看雨。

一中的教学楼分为南楼和北楼,两楼遥遥相对,一楼是高一,同理三楼是高三。

南楼实验班,北楼普通班,四楼火箭班,也算是一中的一个特色。

喻理现在的位置靠教室最里的全景窗,南北楼之间的绿化草地看得清楚,也能看见北三楼趴着的人。

学校对临考前的高三生限制很少。

一模开始就不去跑操了,食堂也会专门准备高三的营养餐,处分也会根据表现消除,点外卖被抓、谈恋爱被抓也只是口头教育。

祁佻撑着脸看着对面,默默地叹了口气:“他们看着好像监.狱里出来探风的,等我们到高三了得多惨啊。”

“……?”

这是什么神奇的形容?

这节课原本是艺术,老师出去参加研讨会了,改成了自习,也没有老师看着。

喻理写完历史作业没花太长时间,写完之后放下笔甩了下手,刚伸手去拿英语作业一团纸团就从后面飞了过来。

【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但我没什么好怕的。】

【小同学,给个机会。】

给一个让我走进你心里的机会。

书本点评
《七分野》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喻理,季执生)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池恹)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作者相关

池恹

作者:

池恹

VIP精品试读

  • 《神豪做游戏》神豪做游戏笔趣阁 出柜 神豪做游戏LOLI

    神豪做游戏

    天选人物是唐小沫,牧少的作品《神豪做游戏》此文是弱冠小贼所编写的游戏文,文笔成熟稳重剧情环环相扣,绝对是值得加入书单的火爆作品,精彩情节试读 “牧尘~”“嗯~啥事啊?”“本仙女来找你问点事情。”“emmmm~什么事情啊?”嗯?有危险!看着唐小沫凑在他面前,眯着眼睛,微微笑着。看这表情,牧尘便知道这妞准备放大招了。“呃。。。。。小沫啊~你听我

  • 《邪性老公,早安!》邪性老公早安无弹幕 801 邪性老公,早安!同人

    邪性老公,早安!

    《邪性老公,早安!》由网络作家药久久所著,终于迎来了回味无穷的大结局,连宸,冷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新颖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此刻的气氛不要太诡异,她真得好想大声尖叫。感谢她的良好教养,还能令她保持住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身材同样挺拔修长,目光同样深邃执着,而此时,同样正在释放着慑人的威压。空气冷冽!又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