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凤落宫廷》花落宫廷第一季 紧缚 凤落宫廷蕾丝

凤落宫廷

古代言情|黎旭,黎玉|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13 人赞过 赞一下
《凤落宫廷》由网络作家慕以婳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黎旭,黎玉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慕以婳微微笑着没有回答,转身便迈步而去。慕真捂着心口,有些心惊肉跳地想着,刚刚发生了什么?因为黎玉纷身子的缘故,黎锋让慕以婳坐在黎旭夫妇的马车上,空下一辆马车让几个仆妇丫鬟照顾着黎玉纷。慕以婳掀开垂帘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凤落宫廷》为作者慕以婳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慕以婳微微笑着没有回答,转身便迈步而去。

慕真捂着心口,有些心惊肉跳地想着,刚刚发生了什么?

因为黎玉纷身子的缘故,黎锋让慕以婳坐在黎旭夫妇的马车上,空下一辆马车让几个仆妇丫鬟照顾着黎玉纷。

慕以婳掀开垂帘踏上马车,与黎旭和慕纤然对坐。

车厢内默然。

黎旭面色复杂,自从这个妹妹醒来,他几乎没和她说过话,他几次想开口,可是看着慕以婳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慕纤然则是有一大堆的话想问,但是有黎旭在这里,她也不方便问出来。

便形成了这有些僵持的气氛。

慕以婳抬头微微一笑,“兄长有没有想问的?”

“你刚刚真的没有碰见纷儿?”他脱口问道。

刚说完,袖子被身旁的慕纤然轻轻扯了一下,自己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明明想问她身子可好些,刚刚有没有被吓到,没想到刚刚被慕以婳乍问之下问出那句话。

慕以婳的神情没有半点变化,她含笑道:“兄长不信可问法善方丈。”

黎旭忙笑道:“我自然相信妹妹的。”

他岔开话题,“妹妹这个年纪早该生下一儿半女了,你可有喜欢的人?无论是谁,兄长一定会帮你抢到人。”

慕纤然碰了碰他的胳膊。

他说什么呢!

她忍不住看向慕以婳,长姐经历了上一世,还会成亲吗?

其实她私心希望长姐这一世能找到正确的人,至于报仇的事……

她心里微微一痛。

也许这是避免不了的吧,她还记得母亲刚得知长姐薨逝的消息后,面色一变,接着脸上浮现悲恸之色,说道:“慕府不为皇室容也!”

当时她和在场的丫鬟下人皆是面色一变,可因为年纪尚小,转身便忘了。

直到她在将军府听到慕府被抄家那一刻,脑海空空,忽然便想起了母亲说的那句话。

黎旭没有注意到慕纤然的变化,只是看着慕以婳,神情中闪过一丝认真。

“谢谢兄长。”慕以婳笑了笑,神情一顿,“但是兄长认为还会有良人愿与我成亲吗?”

黎旭一怔。

是啊,就连父亲母亲不也是对这个妹妹的婚事静默不提吗?

“即使他家世比不上黎府也可。”黎旭说道,“只要心地良善,且对妹妹好,那便也是可以的。”

慕以婳笑着说道:“涟儿又如何认识家世不好却心地良善的人?”

黎旭一窒。

慕纤然忙说道:“你别说了,让妹妹休息一会儿吧。”

黎旭止住了话,闷闷不语。

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

慕纤然摇头无奈地笑了笑,收回视线看向慕以婳,“长……涟儿,你睡一会儿吧,距离将军府还有好一会儿呢。”

慕以婳应了一声,她看向慕纤然暂时平坦的肚子,说道:“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

慕纤然一怔,摸了摸肚子,脸上带着温柔之色,“男孩女孩都可以。”

“当然要女孩。”黎旭忽然插话。

慕纤然瞋了他一眼,“怎么,你不喜欢男孩?”

书本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古代言情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黎旭,黎玉)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慕以婳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凤落宫廷》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慕以婳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择
目录

作者相关

慕以婳

作者:

慕以婳

VIP精品试读

  • 《余梦录》余梦录TXT下载 帝王攻 余梦录圣水

    余梦录

    畅销新书《余梦录》由元气怪新写的婚恋类型的创作,情节中的主人公是梅镇,孟妍,剧情环环相扣,值得品味。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苦山?”祝余和孟妍一头雾水,只有孟欢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什么苦山啊?”孟妍的柳眉皱在一起,大眼睛左翻右翻。突然孟妍恍然大悟,伸出玉指指着外面的白雪皑皑的雪山,“那个苦山?”“应该就是那个苦山。”孟

  • 《妃撩不可,妖孽王爷犯桃花》妃你不可妖孽王爷好难缠 LOLI 妃撩不可,妖孽王爷犯桃花君臣文

    妃撩不可,妖孽王爷犯桃花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撩不可,妖孽王爷犯桃花》的小说,是作者五行属二墨下的古代言情网络小说,创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这时候程向晚看着小柳:“快划呀,不划一会他们就要追上咱们了!”好在此时河面上的所有船只都行远了,只有这一只船在河中央顺流而下,速度非常的快。岸上的侍卫没有船只也只好沿岸追着,手里还挥舞着那明晃晃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