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八零有点咸》穿越七零团长大叔 kuso 重生八零有点咸蕾丝

重生八零有点咸

现代言情|叶子,桂枝|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70 人赞过 赞一下
独家创作《重生八零有点咸》是清风莫晚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角叶子,桂枝,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萧叶子想,或许,她真的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房东夫妇一听到萧叶子就一个人大老远的过来,不由得朝着萧叶子多看了几眼。两夫妻想了想,就朝着萧叶子问道,“我们之前租出去一个月收12块钱,你要是就租一周,我们收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八零有点咸》为作者清风莫晚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萧叶子想,或许,她真的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

房东夫妇一听到萧叶子就一个人大老远的过来,不由得朝着萧叶子多看了几眼。

两夫妻想了想,就朝着萧叶子问道,“我们之前租出去一个月收12块钱,你要是就租一周,我们收你四块钱,水电费另算,你租不租?”

“屋子里原来的锅碗瓢盆你住的时候都可以随你用,你住的时间短,被子啥的,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借给你用几天,省的你去买,浪费那些钱。”桂枝婶儿问道,“你要是觉得成,那你今天就可以搬过来,天还早,还有时间能收拾收拾。”

萧叶子就差没有拍着大腿的答应下来。

房子就这样定了下来,老婆婆和桂枝婶儿还帮着萧叶子一起打扫,萧叶子一想到这一周住下来能比去旅馆住省个十来块钱她心里就特别开心。

这心情一好,干活就越发的麻利。

老婆婆在边上看着,直夸,“我看你帮我收拾东西的样子就像是个会干活的,可没想到,你这姑娘看着像是大城市里娇气的大小姐,干起活来,真是半点都不差,我就知道我这双眼睛看人准。”

萧叶子给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都是家务活,她刚和项昂离婚的那些年都干习惯了。

离开项昂以后,别说家务活是她自己干,就是灯泡和水龙头坏了,也是她自己修。

以前看见蟑螂都吓得花容失色的她,后来也能面不改色的拿起拖鞋啪嗒的打下去。

一个人生活久了,除了孤单,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房子也就两三个月没有住人,所以也脏不到哪里去,面积四十几平方,所以,收拾好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事情。

一阵忙活,该擦的,也都擦的干干净净的了。

萧叶子从小就是一个人缘特别好的人,三人收拾屋子的时候,还会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说说话。

桂枝婶儿的丈夫抱着被褥过来的时候,正好就听见萧叶子在问妻子和隔壁家老姐儿知不知道一片草地和河那样的地方。

“对了,河边上应该还竖着一个牌子,白色的底,写着红色的字,水深六米,严禁下河,河很大,河边上就是一片特别特别平旷的草地。”

萧叶子问完,就看到桂枝婶儿和老婆婆两人一脸茫然的摇摇头,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遗憾,就听见正好抱着被褥进门的大伯爽朗的笑了一声。

“你这说的这地,怎么那么像额多河靠近蓄水库的那个地方啊?早几年我到过那里钓鱼,但是还没有你说的那个牌子,这些年我没去过了,就不知道是不是多了那个牌子,那地方就在一个村子,距离我们县城还是挺远的。”

大伯说完就把被褥递给萧叶子,“姑娘,这被子没用的时候我们都拿出来晒着,放心吧,都干净的,晚上保准你盖的暖和,对了,你怎么打听起那个地方啊?”

“我想去这个地方看看。”萧叶子将被褥接了过来连声道谢,就像大伯说的一样,被子是干净的,低头就能闻到被子有一股太阳的味道。

书本点评
这本《重生八零有点咸》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清风莫晚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作者相关

清风莫晚

作者:

清风莫晚

VIP精品试读

  • 《游戏娱乐帝国》超级娱乐王朝 罗御 游戏娱乐帝国小说完结版

    游戏娱乐帝国

    《游戏娱乐帝国》作者:喝一杯红酒,游戏类型故事,天选人物:杨晨,王亚梁,本佳作书中主要讲述:“对了,新的游戏什么时候进行开发?”看着瘫在沙发上的杨晨,正在给钢蛋喂狗粮的王亚梁问道。“下周一吧,财务还有程序跟美术,以及策划都已经招聘好了,《生化危机》我还需要再打磨一些,而且这个项目我也并不打算

  • 《你有一只萌妖待查收》你有一只萌妖待查收小说 㚻 你有一只萌妖待查收69

    你有一只萌妖待查收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有一只萌妖待查收》的新书,是作者聿玖创作的耽美小说作品,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你想要什么?”“想要什么,这你可得让我好好想想!”说着,恶汉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不如这样好了,你把你季氏的股份分我一半,另外再自行断一条腿,怎么样?”恶汉冷笑着道。季君晗平时不是很猖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