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爆宠狂妃宁息 作者是啊哦哦的小说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御姐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

架空|谢檀,慕容|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04 人赞过 赞一下
传奇人物是谢檀,慕容的网络故事《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此文是啊哦哦执笔的架空文,文笔行云流水剧情引人入胜,绝对是极力推荐的热销新书,精彩片段试读 “嗯,你叫什么名儿?”谢檀有些慌张,压着嗓子说道。那女子盈盈一笑,眼波流转,媚态毕生,微微施了一礼,这才柔声说,“小女子名叫媚儿。”珠玑看着两个人热络的聊起来,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拉住谢檀说道:“小


版权来源:互联网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为作者啊哦哦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嗯,你叫什么名儿?”谢檀有些慌张,压着嗓子说道。

那女子盈盈一笑,眼波流转,媚态毕生,微微施了一礼,这才柔声说,“小女子名叫媚儿。”

珠玑看着两个人热络的聊起来,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拉住谢檀说道:“小……公子……应该不会真要去青楼里玩吧?若是被夫人知道了,可又要责罚奴婢了。”

谢檀摆了摆手,这青楼她自然是不会去,只是总得有人替他跑个腿,便从袖中拿出一个银锭子,扔给媚儿,这才道:“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儿,那银锭子就是你的。”

媚儿心中大喜,平常在楼里接了客人,老鸨子总是会拿走很多的抽成,三两年也攒不下几个钱来,若能在外面把事办了,这钱可就是她一个人独自吞了。

“小公子但请吩咐,媚儿自当竭尽全力。”媚儿说着又靠前几步,身上的胭脂味呛得人直酸鼻子。“停停停,这第一步呢,就是离我远一点。”谢檀忙说道。

媚儿见状,推开了几步,又盈盈行了一礼,“小公子吩咐。”

“你去帮我看看,天香园的后院里有没有什么看似很落魄的人,那种深受重伤,藏在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谢檀淡淡的吩咐,此话一出,别说是媚儿了,就连跟在身后的两个丫头都是面面相觑,不知为何。

“小公子……”媚儿犹豫道。

“去做不要问!”谢檀冷冷的说道。

媚儿点了点头,这才快步走了进去。

见不相干的人走了,珠玑这才露出头来问,“小姐,您这是有何目的啊?”

“有些事情呢,我不说,你们就不要多问。”谢檀转过头来,虽然是笑意盈盈的语气,但是,话语中却难免有几分威严。

珠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心中却越发的好奇。

没过多久,那个媚儿便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摇了摇头说道:“找遍了整个天香园的后院,都未曾见过小公子所说的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枚银锭子可以拿走了吧?”

谢檀点了点头,又从怀中掏出一枚银锭子,放在媚儿的手中,“我还需你帮一个忙,只因家中琐事繁多,不能天天来天香园,还希望你能够时时刻刻注意天香园的后院。如果找到了我所说的人,就请先把他救下来。过几日之后,我会给你更多的钱。”

媚儿眼前一亮,瞪大眼睛问道:“这可是真?”

“自然了,定金都已经给你了,难道你还不相信吗?记住不要让任何人带走他,将他藏起来听明白了吗?每一天都要去看,如果办事不力,不仅没有钱,我还会要了你的命!”谢檀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吓得那个媚儿姑娘直缩肩膀,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谁曾想到这样一个玉面白冠的小公子,说起话来竟是如此的狠毒!

谢檀说完,又笑了笑,“当然,如果你做得很好,我不仅会给你钱,还会帮你赎身。”

媚儿点点头,开心的捧着那一枚银锭子,“你放心吧,小公子,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每天去个十次八次的,就不信找不到那个人。”

“好,过几日我会来。”谢檀缓缓的说道。

“放心吧小公子。”媚儿笑着说完,又见眼前的人没有别的话吩咐了,便连忙蹦蹦跳跳的跑回了天香园,只是进去之前也不忘把那枚银锭子妥帖的藏好,走到门口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头来感激的抛了一个媚眼。

珠玑心中一阵恶寒,若被男人抛媚眼也就罢了,同为女人还真是有点儿不适应。

“事儿办妥了,随处走走吧。”谢檀笑了笑,总算是免除了她一大烦恼,这个天梁国太子,她一定是要握在手中的。

以前天梁国和慕容国,虽地处邻国,但是关系却不好,边境常有摩擦。前世慕容常笑,就是借着此事,让天梁国称臣。

这个太子也很有忍耐的毅力,一直岁岁纳贡,足有数年,直到慕容墨在江南起兵,慕容长啸自顾不暇,这个当初的太子爷,就趁着此时撕毁了一纸协约。

谢檀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大概就是因为这一个人犹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究做了这天梁国的君王。

又在街上四处逛了逛,谢檀也失去了兴致,看着什么东西都好玩,拿到手里的时候却又不如之前远远一关是有趣。

大概这世界上大多的东西都是如此,得不到的是最珍贵的,得到了反而没那么在意了。

“打道回府吧!”谢檀笑了笑,将手里的两盒糕点抛给身后的丫头。

她记着母亲是最爱吃着徐福记的糕点了,尤其是桂花酥,香酥可口,吃完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刚走了几步,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惊疑的声音,“是谢家小姐?”

谢檀没想到自己装扮成这个样子,还有人能够认得出自己来,便转过头来,看向来人。

慕容长啸身着一袭紫色的绸缎长袍,更为她平添几分贵气,剑眉星目,更是清朗的人,只是那狭长的丹凤眼中装满了算计,让人看着总归有些不舒服。

谢檀一愣,没想到十天半个月才出一趟门,便遇见了她前世的负心汉,可真是冤家路窄!

如此想着,她便盈盈一笑,“原来是五殿下,谢檀见过殿下。”

“平身吧,不必如此多礼。”慕容长啸淡淡的笑了笑。

“多谢殿下。”谢檀笑着站起身来,眼中的笑容明朗,犹如清晨的阳光,扫去了云雾的阴霾,让人一眼望去,便错不开目光。

慕容长啸被这个笑容迷醉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稍稍咳嗽了几声,掩饰着自己的不正常,良久这才说道:“远远的便瞧见一个男子,清秀明朗,看着有几分熟悉,没想到还真是谢家小姐。”

谢家小姐又不止她一个,谢檀冷笑了一声,便很快就换了一副神色,“今日遇到五殿下还真是巧,天还尚早,不如去茶楼坐坐,喝杯淡茶,也就权当是谢檀报答五殿下救妹之恩了。”

慕容长啸没有想到谢檀会主动邀请他,眼底里闪过一丝神采,这倒真是一个意外之喜,便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好。”

谢檀笑了笑,扬手说道:“五殿下请。”

慕容长啸微微的颔首,两个人走在一起,但从外形来看还真是有些般配。

珠玑暧昧的笑了笑,错开了几步,与他们二人拉开些距离,这才拉住珠钗说道:“这个五殿下看起来好像属意咱们小姐呢。”

珠钗听闻此言,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愣愣的点了点头,“好像是……”

“五殿下和小姐看起来真登对,而且五殿下的身份又是皇族贵胄。”珠玑笑了笑。

小时候大家一起笑闹玩耍,长大了就难免会为主子的婚事操心操劳,有时候两个丫头还在那私下谈论,说某家的公子风流倜傥,配谢檀正好。

现在啊,别家的公子再好,再风流倜傥,都比不上一个慕容长啸身份尊贵。

“小心小姐听了这句话说你,都是没影的事,倒是让你说的有鼻子有眼。”珠钗轻轻地埋怨到两个人的声音压得极低,却也有丝丝飘入了慕容长啸的耳中。

谢檀微微红了脸,低下头一言也不发,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微微有些愤怒。

这两个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也不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场合!

“谢家小姐的性格真是温婉,不知谢家小姐可懂书画?”慕容长啸转过头来,轻笑着问道。

“略懂一些。”谢檀谦虚说道。

“本王那儿得了一些王羲之的字,极好却又苦于无人和阵亡欣赏。看着谢家小姐,倒像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样子,不如随我前去观赏一番这王羲之的字?留存在世上的很少,真的是难得一见了。”慕容长啸转过头来,眼神中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期待。

其实在接近谢檀之前,他私底下无数次约过慕容墨。可是每次差人去,慕容莫不是已经歇息下了,就是有事就要忙,或者是喝醉了。来来往往的次数多了,慕容长啸也反应过来,这只不过是不愿见他的推脱之词。

看来此路不通,只好择另一条路而走之了。

谢檀心中冷笑一声,英雄救美不成便用了这等法子,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呀。难道要上演说书人中那一幕才子佳人的佳话吗?

想了想,她还是拒绝了,“恐怕多有不便。王羲之的字虽好,可是小女不懂欣赏,还是作罢吧。”

慕容长啸听闻此言,眼中虽然有几分失望,可是到底没有表露太多。

谢檀知道慕容长啸不会这么有耐心等着她,一个人有野心,固然不是一件错事,而他错就错在,不该拿别人的鲜血来浇灌自己的野心!

她这一生,绝对不会再把自己,把谢家都搭进去。

进了茶楼,两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倒是引得所有人注目观看,有的人看着谢檀娇小的模样,甚至还在猜测这谢檀该不会是个兔二爷吧。

书本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谢檀,慕容)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啊哦哦)这种迥异与其他架空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作者相关

啊哦哦

作者:

啊哦哦

VIP精品试读

  • 《田园美娇娘:山野夫君放肆亲》田园追夫漫漫 㚻 田园美娇娘:山野夫君放肆亲古代言情小说

    田园美娇娘:山野夫君放肆亲

    《田园美娇娘:山野夫君放肆亲》由网络作家阳光下追你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云澈,夏乔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伏笔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赵圆圆很快在云澈的胸口撮出一个红印子。这才满意的将大嘴从那里移开。垂眸看向云澈惨白的俊脸,她“嘿嘿!”一笑。猴急的拔掉了云澈身上残缺的衣服。一把抓起云澈的手腕,大嘴在他的玉手上亲了一口。“小郎君,还害

  • 《神医毒妃》神医毒妃有声小说免费听 健气受 神医毒妃BG

    神医毒妃

    热销新书《神医毒妃》由杨十六创作的穿越类型的故事,情节中的主角是王嬷嬷,小姐,情节流光溢彩,值得品味。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来人是个老婆子,五十多岁,体态肥胖,一脸横肉。迎春开口问了句:“王嬷嬷怎么来了?”被叫王嬷嬷的婆子手里提着个竹篮,脸上的肉颤微微的,笑起来就像个癞蛤蟆,嘴都能咧到耳根子。“老奴听说二小姐回府了,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