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悍妃修炼手册》穿成七零白富美 君臣文 悍妃修炼手册健气受

悍妃修炼手册

穿越|夜九宸,柳青|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27 人赞过 赞一下
主线人物是夜九宸,柳青的网络小说《悍妃修炼手册》此文是欧小元墨下的穿越文,文笔行云流水内容回味无穷,绝对是书单必备的独家完整版小说,精彩片段预览 破庙里,夜陌寒沉着一张脸,寒气逼人的看着冷月逃跑的背影,下意识想要追,可是下半身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立刻起身,只能冷眼朝躺在地上,尚还有意识存在的络腮胡瞪了过去。络腮胡见到夜陌寒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吓得不


版权来源:互联网
《悍妃修炼手册》为作者欧小元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破庙里,夜陌寒沉着一张脸,寒气逼人的看着冷月逃跑的背影,下意识想要追,可是下半身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立刻起身,只能冷眼朝躺在地上,尚还有意识存在的络腮胡瞪了过去。

络腮胡见到夜陌寒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吓得不敢再哀嚎了,这会儿子接触到夜陌寒的目光,顿时浑身一抖,顾不上下半身和手腕的疼,立刻连滚带爬的爬到夜陌寒身边跪下。

“四皇子……”

“废物!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

你不也被女人踹了么!

当然这话络腮胡是肯定不敢说的!

“属下没用!”

夜陌寒深吸一口气,朝一直守在门外不远处待命的柳青和朔风厉呵一声。

“追!”

“是!”

……

夜色微凉,月光皎白。

冷月一路在林子里奔跑着,可是身体里的燥热越来越浓烈,像是滔天的洪水一般,几欲将她吞没。

夜陌寒、冷若雪!

这两个狗东西,竟然敢暗算自己!

等老娘恢复过来,必须把场子找回来。

身为女人,脸面和排面,必须不能丢!

跑着跑着,不远处,有火光窜入视线,冷月用仅存的理智快速权衡了一番,随即便朝前方跑了过去。

靠近火光,冷月才发现这里是一处水潭,深沉的潭水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粼粼的波光,幽暗神秘。

水潭边正站着一个男人,男人只穿了一件单衣,如墨染一般浓密漆黑的发丝自然的垂在脑后,映衬着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硬朗冰冷。

男人此时正站在一堆火前,冷月仔细瞧了瞧,火里好像是在烧衣服。

似乎是察觉到了冷月的存在,男人猛地转过头,看了过来。

一瞬间,四目相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内燥热的关系,冷月只觉得男人长得简直不要太好看,剑眉星目,眸光深邃,鼻梁高挺,唇瓣薄而性感……甩自己穿越前在电视里看见的那些流量小鲜肉不知道多少条街。

只是看向自己的目光,冰冷、审视、不带一丝感情。

嗯,怎么感觉好像越来越热了呢?

下一刻,几乎是下意识的,冷月便挪动脚步,朝男人扑了过去。

嗯,长得这么好看,先占点便宜再说。

夜九宸没想到深更半夜,荒郊野外,会碰见人,还是一个女人。

她是谁的人?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跟踪自己过来的?

想着,夜九宸眼里已经有了杀意,尤其是在看见冷月朝她跑过来的时候,夜九宸的手,已经摸上了后腰。

那里,放着一把匕首。

冰冷,在月光的反射下,闪着银光。

冷月现在几乎已经没剩下多少理智,结果被那银光一晃,直接清醒了。

厉害了啊,居然想要杀她!

老娘好歹也是枪林弹雨里闯过来的,子弹和枪炮都没能杀的了我,一把破匕首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思忖间,冷月已经一头扎进了夜九宸的怀里,右手顺势穿过腋下来到夜九宸的后腰处,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

夜九宸先是一愣。

这个女人居然察觉到了他的动作!

而且他试着挣扎了一下,竟然没有办法挣开那只按着自己手腕的手。

她会功夫,而且不在自己之下。

书本点评
说实话,欧小元这本带点穿越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夜九宸,柳青)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欧小元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欧小元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作者相关

欧小元

作者:

欧小元

VIP精品试读

  • 《快穿之富贵花》快穿之绝对攻占 立场倒换 快穿之富贵花耽美小说类型小说

    快穿之富贵花

    今天给老铁们展现旦烨创作的耽美小说网络小说《快穿之富贵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青青,洪北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原来不知何时自己挡住了道路,差点被撞到了。聂青青看向来人,眼中闪过惊艳。对方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却笑容温和,一派淡然,面容俊美,身着低调的湖蓝色长袍,仿佛身处凡尘的仙子。聂青青看着他一副闲淡悠然的模

  • 《三元门》北京三元门 别扭受 三元门圣水

    三元门

    本次给老铁们鉴赏王蜀蜀撰写的奇幻作品《三元门》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敢,王宇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县城街道小巷青色石板地面上嘀嗒着顺屋檐坠落而下的点点雨滴,夜色逐渐变得深沉,醉月楼门上空荡荡的破洞内此时闪着黯淡的灯光,而门前那些被雨水浸泡如烂木般的尸体此刻却显得诡异莫名。高瘦护卫首领站在湿漉漉的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