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神医狂妃放肆宠 GC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cj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

架空|蓝镜,小姐|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60 人赞过 赞一下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为暗夜妖妃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雁雪闻言,重重的给杨御医磕头“谢谢杨御医,谢谢您……”雁雪的这声谢谢不仅谢的是杨御医答应救蓝镜,更重要的是,从国师殉国那天开始,国师府内外没有一个人关心过她们家小姐的情况,反而一个个的逼着他们家小姐去


版权来源:互联网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为作者暗夜妖妃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雁雪闻言,重重的给杨御医磕头“谢谢杨御医,谢谢您……”

雁雪的这声谢谢不仅谢的是杨御医答应救蓝镜,更重要的是,从国师殉国那天开始,国师府内外没有一个人关心过她们家小姐的情况,反而一个个的逼着他们家小姐去送死,眼前的杨御医,是唯一一个对她们流露善意的人。

杨御医点点头,背着药箱去蓝镜的床前给人疗伤,守在床边的蓝衣姑娘恭敬的给杨御医鞠了一躬“有劳杨御医了,不知杨御医可需要奴婢给打下手?”

杨御医摇摇头“老夫给人治病的时候不喜欢身边太多人,你们且在一边候着就行,别出声。”

“是,杨御医。”

蓝衣姑娘答应一声,就退到了一边。

蓝镜其实是被疼晕过去的,这会儿杨御医要给人疗伤,就得把手臂上的衣物剪开,这一动,那些贴身的衣物未免就会拉扯到伤口,衣服还没剪开,蓝镜却又被疼醒了。

之前那些古怪的场景还在记忆中尚未消失,眼睛一睁,就看到有人拿着剪刀对着自己,下意识的抬手捏住对方的手腕,厉声呵斥“什么人?”

昏迷的这段时间,对她来说,就像是做了一个悠久的梦,云州大陆,蓝诏国,国师府一段复杂又陌生的记忆被强行塞进她的脑子里,让她几乎要忘记了身上的疼痛,甚至,在手捏上那人的手腕的时候,就已经认出来,此人就是之前来过国师府几次的杨御医。

杨御医拿着剪刀的手腕被蓝镜捏痛,下意识的就松了手,那冰凉凉的铁剪刀就那么重重的砸在了蓝镜下巴上,剪刀的尖端在蓝镜下巴上划出一道血痕,蓝镜完全不理会,利刃般的眼神盯着杨御医,良久,好像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杨御医啊,不好意思,我糊涂了。”

杨御医下意识的摇摇头“无妨,蓝大小姐,你受伤了,老夫现在正在给您疗伤,我们可以继续了吗?”

“我的伤大部分在身上,不太方便。”蓝镜淡淡道:“杨御医给我留一些烫伤的膏药和内服的方子就可以了,我身边的雁冰也略通医术,我让她给我上药便可。”

杨御医有些为难的看向门口的大祭司。

后者此时正一脸探究的看着蓝镜,对上杨御医的眼神,语气不冷不热的点点头“蓝大小姐既然如此说了,那就让让她自己决定吧。”

杨御医闻言,这才对蓝镜道:“那老夫这就开个方子,蓝大小姐务必每日及时服药,否则,您这外伤万一感染了,可是会有性命之忧的。”

“有劳杨御医了。”蓝镜躺在床上,身体虚弱,面色也不好看,该有的礼数却一样不差。

杨御医回了一句“蓝大小姐客气”就转身去开药方了。

雁雪这才找到机会跟自家小姐说话,急匆匆跑到蓝镜床前,还未开口,眼睛就先红了,带着哭腔还努力在憋着眼泪“小姐,你疼不疼啊?”

“疼。”蓝镜承认的爽快,见小姑娘马上就要掉金豆豆了,又继续补充了一句“但还能忍得住。”

书本点评
这本《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暗夜妖妃)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暗夜妖妃)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作者相关

暗夜妖妃

作者:

暗夜妖妃

VIP精品试读

  • 《甜妻火辣辣:总裁请留步》帝少的小公主 罗御 甜妻火辣辣:总裁请留步BG

    甜妻火辣辣:总裁请留步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甜妻火辣辣:总裁请留步》的网络小说,是作者甜茶茶原创的总裁故事,新书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喜欢,需要,真心。生命值就是让别人喜欢你的存在,需要你的存在,多积功德,没事多做好事。”这锦妞怎么和资料显示的性格不太一样啊,上辈子她是个十足的傻白甜可怜鬼,如今浑身都散发着森冷的气息,要多恐怖有多

  • 《邪性老公,早安!》邪性老公早安无弹幕 801 邪性老公,早安!同人

    邪性老公,早安!

    《邪性老公,早安!》由网络作家药久久所著,终于迎来了回味无穷的大结局,连宸,冷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新颖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此刻的气氛不要太诡异,她真得好想大声尖叫。感谢她的良好教养,还能令她保持住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身材同样挺拔修长,目光同样深邃执着,而此时,同样正在释放着慑人的威压。空气冷冽!又逼人